祸害修仙界_第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过程也不能动用灵力,还有去除枝杈,剥树皮,更不用说废弃的边角余料还可以拿来自己练习制作符纸。

又能完成外门任务,又可以趁机练习淬体术,至少一举两得。

简若尘接了这个任务,那老者却没有任何异样的表示,仿佛理所应当般,只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黝黑的斧头和一页纸,上边写着砍伐银松的注意事项,简若尘习惯xìng地道了谢,将纸张收入怀里,拎起斧头,肩膀就是一沉,这斧头比想象的要沉很多。

这一晚,简若尘再服用了一次养气丹,果然进阶之后,养气丹的yào效就显得弱了好多,不是真的弱了,而是经脉可容纳和需要的灵力更多了。

第二天一早,简若尘就再来到何雨春的小院,郑强已经搬到东厢了,西厢整体都留给了她,简若尘打了招呼,也说了自己接取的任务,看着何雨春睁大眼睛吃惊的样子笑着道:

“短期没有什么合适的任务,这个感觉还适合我,这段时间我也不一定能时常回来,如果晚了,我还是回那边屋子休息。”

任务接了,自然不能退回,可这任务,就算何雨春有心帮忙,也还不如一个身体强壮的凡人,何雨春的反应在简若尘的预料之中,她接着道:“这个任务不需要修为,师姐师兄们也没有工具,我先自己试试。”

说话的时候另外几人也都从房间里出来,听到简若尘接的任务,都和何雨春一个反应,简若尘也不多说就离开了,留下四个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法术册子和斧头自然都放在了储物袋内,简若尘出了外门乙庄,走了一个时辰,才到了另外一座山脚,整座山全是密林,大部分是银松。

山脚的平地处有一排简陋的房屋,还有三个被数根柱子支撑起来的巨大的雨棚,每一个都有百米多长,四五十米多宽,一字排开,其内堆积着还未经处理的银松,数十人在忙碌着,见到简若尘向这边走来,先有人望过来,接着干活的都停下来。

第39章 砍伐银松

简若尘一向这边走,就被人注意到了,简若尘也打量着棚子下劳作的人,这一看,就明白为何大家都停止手上的活直起腰来看着她。

实在是雨棚内全都是精壮的汉子,时节正是盛夏,这些汉子们都精赤着上身,下边也只有一条宽大到膝盖的裤子,猛然看到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女修走来,自然都奇怪极了。

在一间稍大房屋前坐着的一个修士也站起来,他同样的灰色长袍,看到简若尘向他走来也是面露吃惊,待离得近了,看到简若尘的修为,吃惊的表情一下就被奇怪和无措代替。

“这位师兄,在下简若尘,接了砍伐银松的任务。”简若尘先给那修士看了接取任务的玉符,然后才是自己的身份木牌,那修士瞪着眼睛挨个看了,又看着简若尘,还是不敢相信道:“你接了砍伐银松的任务?”

简若尘点点头道:“是的。”

“你……”那修士上下打量着简若尘,也顾不得失礼道:“你知道银松是什么不?不能动用灵力,全要靠臂力,砍伐银松的全都是凡人杂役,你一个女修凑什么热闹,就没有人告诉你这任务不是女修接的?”

简若尘笑了下:“任务都接了,只好完成了。”

那修士一时吃惊才说了这些,听简若尘这般回答,忽然就笑了,热情道:“是我失礼了,我叫朱和,是这里的管事,这里与外门住处远了些,在这里劳作的就都住在这里,天气热的时候,也有人就睡在外边,师妹是住在这里还是回去?要是住这里,还有空的房间,就是简单了些,只有张床,哦,平时的三餐都在这里。”

“有劳朱管事了,不用管我三餐,我也不住在这里,砍伐银松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简若尘客客气气道。

“越是高处的银松,年份越长,砍伐起来也越不容易,相应的得到的贡献点也多,砍伐和后续的处理贡献点都不一样,宗门要求,只能砍伐十年以上树龄的银松。”朱和殷勤说道。

简若尘点头道了谢,再看一眼周围望着她目瞪口呆的汉子们,转身就上了山,身后忽然传来嘈杂的说话声,简若尘充耳不闻,很快将声音抛到后边。

上山的路已经被踩踏出来了,走不多久,就进入了山林中,半山腰之下几乎没有太过高大的银松,也没有人,又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就见到影影绰绰的人影,简若尘脚步加快,很快就越过了这些人,走到更高处。

走山路是很累人的,尤其像简若尘这样已经疏于锻炼两年多了,好在她有灵力傍身,这时候就不逞强了,一路走来都运转灵力,随时解除身体疲劳。

银松生长极快,十年树龄就有半人合抱粗,二十多米高大,笔直的树干到顶部才有分支,形成一个华盖,树与树之间的间距通常有二三十米,中间生长的是不喜欢阳光的树种。

简若尘挑了个看上去最细的银松,将长袍下摆掀起缠在腰间,从怀里的储物袋内拿出黑色斧子。

简若尘没有砍过树,别说砍树,就是看人砍树也才在上山的过程见过,围着银松转了一圈,活动活动手脚,将袖子再挽了一圈,双脚一前一后站立,双手握住斧子,高高举起,用力一砍,斧子狠狠地砸下来,浅浅地嵌进树身上,连半厘米都没有,反作用的力道震得简若尘两手麻了下。

拔出斧头,简若尘一鼓作气,但在五六下之后,就手掌发软了,两年没有体力锻炼的身体,不是以前那个在健身馆一呆就是两个小时,或者对练两个小时跆拳道还能精神抖擞的了。

原地站着休息了会,运转功法,灵力在体内循环,很快,力量得到了补充,简若尘再握住斧头。

朱和上山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简若尘抡起斧头,用力砍向银松的样子,阳光透过头顶的树叶碎片般落在她的脸上,白皙透着红晕的面庞满是活力。

“朱管事。”简若尘放下斧头,用衣摆擦了下汗,笑着打了个招呼。

“简师妹,你还真亲自动手啊。”朱和不赞成地摇摇头,“简师妹要上jiāo外门任务,让这些杂役一天给你报一棵银松就可以了。”

简若尘笑笑:“多谢管事好意了,只是我头一次接任务,砍树这事也觉得好玩,我先自己做两天。”

朱和“啧”了一声,看着银松上的口子道:“简师妹要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我也就不多话了,不过说实话,这砍伐银松,真不是我们修士该做的,不能动用灵力的活,就该是凡人做的,天道宗也不能白白养着这些凡人不是。”

两个世界的人,总是有不一样的三观的,简若尘从来没有想过勉强别人的三观与她相合,但她也不想迁就别人,就岔开话道:“砍伐银松,一直都是用这种斧子吗?”

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