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3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没有以为她是个好人啊!

她也从来不认为她是执法者,真要有一天,法律找到了她的错处,她觉得,嗯,她肯定不会束手就缚的。

她站在板砖上,迎着风,让风将她的秀发、衣襟肆意地吹向身后,心情却是无比惬意。

管他什么权利与地位呢,她对皇权真的半分兴趣也没有,也不想担负任何责任,就帮叶非这一次,也算是对叶非、天道宗都有个jiāo代,之后,该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简若尘的脸上露出笑意,看着脚下的大地在向后退去,看着远处的修士在拉开距离,忽然心中豪气顿生。

再不想隐藏什么实力,也没有必要了,她猛地一催脚下板砖,板砖忽然向前一冲,瞬间,就拉开了与洛凡的距离。

“咻!”识海里响起口哨的声音,简若尘简直不相信会听到这种喝彩声,接着血煞大笑的声音响起来:“就该这么的嘛,小主人,你这么做对我脾气!”

简若尘哼笑了一声:“是吗?你不是巴不得我被这些人分尸了?”

“冤枉啊,小主人要是陨落了,和你签了契约的我,岂不是也……”说到这里,血煞哈哈一声,“倒也不能再陨落了,可我这个元神,上哪里再找你这样的小主人呢。”

“你放心,我陨落之前,一定也带着你的元神,一损俱损。”简若尘也哈哈大笑道。

“唉唉,”血煞叹了一口气,“小主人还是别陨落了,喏,功法我给你刻录好了。”

简若尘挑一下眉毛,回手抓过头顶的玄铁母刀,秀发立刻全都飞扬起来,玄铁母刀靠近储物袋,一枚玉简无声无息地送了进去。

“哎哎哎,我就看不得这种小心翼翼的。”血煞道。

“所以?”简若尘举起玄铁母刀。

“有我呢?你要不要郑皇这个位置?我帮你夺了皇珠,整个郑国的防御就全在你的手里了,皇位就唾手可得。”血煞诱惑道。

“呵呵,这个皇位还是留给郑家人吧。”简若尘说着,随手再挽起头发,将玄铁母刀别在发上。

“天道宗的宗主?那个什么三公子惦记这个位置很久了,抢过来?”血煞继续道。

“阁下是元婴前辈吧,怎么还对一个小小的三级国家的皇权,宗门感兴趣?”简若尘随口道。

“拿来玩玩嘛,闲着不也是闲着。”这个声音有些言不由衷的。

“玩?”简若尘斜视着身后,虽然知道看不到玄铁母刀,不过这个字也对她的脾气。

“那就玩把大的。”

“多大的?”血煞好奇道。

“还是先把皇珠弄到手我看看的。”简若尘笑道,“我一个才筑基的修士,你一个藏头藏尾的元神,什么都还没有呢,就要玩大的?”

第378章 皇室悲哀

简若尘的提速,引起了两队所有人的注意,各种目光纷纷扫shè过来,大多数是惊诧。

简若尘一个如此理智的人为何要这么早的就暴露实力?

要知道速度对修士而言,在战斗中是至关重要的。

“哼,现在炫耀,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声冷哼传来,所有人都听到了。

莫小言的速度一下子就落了下来,跟在简若尘身边,不同于担心,她是满脸的得意。

“简师妹,就知道你不会那么慢的。”

赵春秋的速度也落下来,在简若尘的另一侧道:“怎么现在就露出来了?”

简若尘笑着:“忽然就兴奋了,豪气冲天。”

赵春秋狐疑地看着简若尘,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不过也并没有再说什么。

洛凡孤零零地掉在末尾,完全没有追上来的意思,耳边忽然传来细细的声音。

“洛师弟,良禽折木而栖,大皇子是郑国名正言顺的太子,三公子是天道宗的领队,不论在哪一点,洛师弟都该站在这边的,现在过来,还来得及。”

洛凡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范安心殷勤的面容,他忽然有些失笑,他一直在减少存在感,就是不想被这个无脑的人盯上,不小心还是没躲过去。

他干脆就当没有听到,也不作答,视线转回来,目视着前方简若尘的背影,不觉再失笑一次,这yào王谷的两人,一左一右在简若尘身边,怎么看,站得位置都不对劲的。

范安心没有得到回答,咬了咬嘴唇,心里就嫉恨上了,也转过头。

不觉,大家飞到了后山。

郑国皇宫御花园的后山,端得是巍峨高大,顶峰甚至还在白云中间,山峰绿树成荫,百鸟歌唱,一片祥和。

大家随着郑皇站下,郑皇背对着大家道:“九曲洞,离开只有皇家人才可以进入,各位只要进了这九曲洞,日后便是皇家的人了,终生得以叶家马首是瞻,如有违背,则要受到整个皇室的追杀,现在哪一位后悔退出,还来得及。”

大家都莫不做声。一路跟到这里,显然,是不会退出的。

“我叶浩然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一天,要亲手将我的两个最得意的皇子送入到九曲洞内,自相残杀。”郑皇忽然的话,让大家心里都是一凛。

郑皇缓缓转过身来,眼神锐利地看着大家:“我曾经将非儿送到天道宗,想给他一个富贵闲人的一生,我也以为给了真儿太子的位置,我的皇子们就都能够平平安安。

事实上我错了,我剥夺了非儿施展才华的机会,却给了他重新回到皇室的机缘,给了真儿太子之位,却没有为他做到断绝威胁。

并且,在非儿回到皇宫之后,我眼看着他们互相争夺,没有制止,反而推波助澜,才有了今天,我要眼睁睁地送你们进入到九曲洞,和你们一样在猜想,究竟能有几人出来,出来的会是谁?”

大家的心都是一沉,虽然都知道这是事实,但是由郑皇亲口说出来,还是吃惊不已。

自来这些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哪里会说出来授人以口实,可郑皇就说出来了,还是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说出来了。

叶真和叶非全都不做声,事实已经如此,没有什么要辩解的,说明的。

“我曾想到过今天,但想到的,是你们身后跟随的无数修士,就好像来到皇城的那些弟子,不曾想到的,只有你们身后的寥寥几位,真儿,你做太子多年了,肯与你赴死的,为你赴汤蹈火的就这么几人,你真心觉得,这郑皇的位置你能坐得稳?这太子当得可有意义?”

大皇子的脸色一下子有些涨红,跟着就消退了,他站在这几十人面前,只觉得一阵难堪。

“父皇,来日,这些随同儿子一起的,都将是儿子的心腹。”

郑皇点点头,转头看着叶非,“你呢?看看你身后的这些人,再看看太子的身后,真儿,现在退出,你仍然可以做一个富贵闲人。”

“父皇,”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