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3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辱及人格,莫小言全程打抱不平,反而是范安心那个女修,说话真上不得台面了。

别说天道宗与剑宗已经是仇人了,就从她也是天道宗弟子的份上,就不该要简若尘向丰智鸿道歉。

不过心里怎么想是心里的,大面上,这几位结丹修士真犯不着与筑基修士一般见识,连丰智鸿都默不作声了。

大厅里忽然就安静下来。

“真无聊。”简若尘的识海里传来几个字。

简若尘怔了下,忽然笑了,可不,争这个高下是无聊,好在不是为自己争的,而是为了莫小言,她拍拍莫小言的手,因为得到了简若尘的大力支持,莫小言已经完全不生气了。

“前辈说得是。”简若尘也在神识内回了一句。

神识内也安静下来。

简若尘以为很平常的一句话,听在血煞那里,却不平常了。

简若尘不经意地一句前辈,让他很难平静。

自来契约中服从一方就没有半点尊严可言的,可简若尘不经意间还是以前辈称呼,让他心内起了波澜。

也许这个女修真如她说的那样,契约,真是为了自保。

哪怕是元婴修士的元神,也会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简若尘和血煞全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到来会这么早。

而简若尘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各位前辈,请这边来。”皇宫的侍卫到来,打破了平静和尴尬,众人站起来,向正厅走过去。

郑皇在主位上高坐,见众人来,站起来以示迎接,大皇子和六皇子分列两侧,众人纷纷见礼,郑皇从主位走下来。

郑皇的脸上明显带着压制的怒容,大皇子和六皇子也全都沉着面孔,大家分作两侧站立,各自在哪一个阵营,清清楚楚。

郑皇环顾众人,视线在周城主和赵春秋这里停留了一瞬,不为人知地点点头。

“各位这一次在九曲洞内,会十分艰难,想必各位都已经有所准备了,我别的不求,只求各位能带回皇珠回来,也将我的两个皇子都带出来。”

郑皇语气里的无力显而易见,大家纷纷应承,气氛一时竟烘托得格外热烈而愉快,郑皇也不多言,说了这话之后大踏步向外走去。

皇宫禁飞,但郑皇允许之下,自然就可以飞行,一时飞剑闪亮,雪白的、蓝汪汪的、火红的,各种飞剑纷纷落在半空,唯有简若尘脚下一块灰不溜秋、方方正正的方砖。

视线再一次被简若尘脚下的飞行法器吸引,各种视线中,唯有范安贵垂下了眼眸,他不可避免地记起他与简若尘一同赶路的过往,他没有忘记,但他也知道,曾经的情分,正在一点点消散。

郑皇在前,大皇子和六皇子一左一右,身后跟随双方修士,简若尘和洛凡落在这一边最后,在双方人数上看,却在对方队伍的中部。

“小主人,咱打个商量,那两个姓范的留给你了,其他的,就都归我了吧。”血煞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进去你就动手,我玩什么?”在识海内,简若尘也不伪装,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

“不是给你留两个人了么,都是筑基中期的,还不够你玩?”血煞打着哈哈商量着,他十分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说话中力求不让简若尘记起彼此的地位。

“你不许随便出手,我可不想让我这边的人以为我是个邪修,前辈,我们话说在前边,你若是逼得我灭口,别忘了我们可是签订了契约的。”

第377章 不想藏了

简若尘深知给个甜枣,也要让对方记得还有棒子威胁的道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味谦和,有时候换来的是得寸进尺。

已经签订了契约,她却不会完全放松,抡起驭人之术,她也有一套心得的。

随意地提醒了血煞一句,她便不再作声,专心赶路,同时,将视野所见之处与脑海里得到的地图一一对应。

人在皇宫,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她自然也不能祭出神识来查看,但视线所能看到的也不少,与安山送于她的皇宫地图很快就对应上了,视线没有看到的,自然也可以想象出来。

简若尘还是对这一次九曲洞之行存在怀疑,她忽然在识海内问道:“前辈,郑皇现在皇冠上所带的皇珠,你能认出来吗?”

“我还以为你会忘记呢。”血煞先懒洋洋地说了句,才道:“有什么不认识的,一个法器而已,护得了整个皇宫而已。”

接着又好心好意地解释道:“这些文明等级不高的国家,皇室的地位也不高,要是没有皇珠护卫,说不定哪天就换了另一个姓氏的当皇上。

不过呢,一般有希望进阶的修士,都对皇位没有啥大兴趣的,长生和管理凡人、修士比起来,还是长生的吸引力大。”

不同文化,总会产生理解的诧异,在简若尘以为,有了权利,才会有更多的资源,才会距离长生更近,这里的皇室反倒没有人愿意争夺,也是奇怪了。

不是权利和利益互成正比的,到这个世界不成立了?

“皇室的收入,要拿出一大半来维持皇珠的能量,这,你明白了?”血煞接着道。

简若尘缓缓点点头,要是这么看,这个皇位也真不是谁都坐得稳的,那,大皇子和叶非还争什么?一个义务大于权利的位置,这么吸引人?

郑皇在前,飞剑的速度不断加快,几名结丹修士紧紧相随,莫小言几位筑基后期修士在其后也跟随着,洛凡明显落后了一段,简若尘自然也与洛凡并肩左右。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简若尘头稍稍往前示意下,意思是洛凡还能加速不,洛凡眨眨眼睛,嘴角牵了一点。

简若尘也不由笑了,比起谨慎,她还真不如洛凡。

不过她干嘛要谨慎呢?在这个实力至上,拳头至上的世界里。

若说之前,她步履薄冰也就是她这么认为的是因为真实了解自己的底细,充其量只能与筑基中期修士为敌,现在,有了玄铁母刀的主人做后盾,她觉得,完全可以放开手脚,随意去做了。

骨子里的破坏yù望忽然就充斥到心里,就好比写出一个破坏xìng的病dú,看着这个病dú侵入到网络世界,让她可以随心所yù。

她喜欢的就是这种所向披靡的入侵,可以随意破坏,还有破坏之后的修补,就好像恶作剧,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在她心里,真没有绝对的善恶标准,要非说有,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对道德的尊重。

总有些东西在生命之外道德之外的,而每个人对道德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对道德更是有双重标准。

不过简若尘并不在意这些,她也不会用双重标准来要求人,她承认,她所做的事情损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甚至损害了很多人的利益,也触犯了法律。

但她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