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3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简师妹,你和洛师弟坐错了位置吧,你们的领队在这边。”范安心忽然说话道。

范安心微微仰头,睨视着简若尘,心理上,也同样睨视着,她如此说,就是不忿范安贵对简若尘的忍让,在她眼里,简若尘就是一个小小的才筑基的修士,根本就不值得正眼相看。

可要是让范安贵开口说话,不失了领队的身份?

简若尘眉毛挑了下,看着范安心如同开屏的孔雀一般张扬,面上微哂,不说范安心以何身份说这种话,就是以范安贵姐姐的身份,这时候,不该看着弟弟是领队的份上,温言挽回弟弟的声誉?

“范领队,好久不见。”简若尘疏离地打了个招呼。

大厅内安静了一瞬,大家都看着简若尘,范安贵微微点头,“好久不见,简仙子。”

明明就是几天的时间,可他们确实有种好久不见的感觉,彼此不仅仅是言词带着疏离,连神色都是如此。

即便是对简若尘再不了解的人,也知道简若尘与范安贵之间的友谊,他们一起从yào王谷离开,期间还被筑基修士追杀过,虽然那些追杀者都莫名其妙地被杀掉了,可这中间的经历,足够引发联想的。

尤其是这两个人现在的疏离,那种明明很是熟悉又特意增加的距离感,还有简若尘的身份,与六皇子特殊的关系,刹那,大家看着二人的眼神都微妙了。

“简仙子,你们一个宗门的,又一起来皇城的,怎么就好久不见了?”对面的王修士好奇道。

“王道友,你这消息可就落后了,这几天,简仙子都在朱雀堂内闭关呢,与天道宗的领队,可不就是好久未见了。”另一位结丹修士李某道。

好久未见这四个字,被李修士咬文嚼字了下。

王修士眉毛一挑道:“朱雀堂?那不是六皇子殿下的?哦哦!”

后两个字,那是个意味深长啊。

简若尘还没有怎么地,莫小言简直要被气zhà了,这分明是在说简若尘与六皇子之间颇为暧昧不清,还有与范安贵也是如此。

别说这事情到底是有没有,单单就被人拿出来这么说说她都是受不了的,在她心里,简若尘就是她的,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是她的!

“王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莫小言瞪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王修士。

“莫大小姐还不知道啊,你身边这位简仙子,可是未来的六皇子妃的。”王修士呵呵笑着,眉眼里瞟着简若尘,带着不屑。

莫小言握着简若尘的手猛的一紧,不敢相信地回头看着简若尘,大厅里众人的视线也一同落在简若尘身上,了然的、鄙视的、好奇的,简若尘纵然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在这般视线下也不由皱皱眉头。

“王前辈还请慎言。”简若尘说着,安抚着拍拍莫小言的手。

“呀,原来是六皇子妃,难怪要坐在对面。”范安心忽然跟了一句。

简若尘冷冷地看了范安心一眼,这一眼眼神锐利,极具威严,简若尘好像从一个筑基初期的小修士一跃而成高阶大修士般,饶是范安心筑基中期了,也不由心中一瑟。

可跟着,范安心就怒了起来,她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凭什么要惧怕筑基初期的简若尘。

“简仙子别忘记了,别说你还不是六皇子妃,就算是了,你也是天道宗的修士,也要听凭宗门吩咐。”

简若尘简直要被范安心气笑了,与这样的人打嘴仗,真失了身份,她眼神里的锐利忽然换做了嘲讽。

“范仙子说得是啊,天道宗还是有一两个明事理的,简仙子,你若是依仗着六皇子妃的身份,就不把宗门、领队放在眼里,你就不怕六皇子训斥?”王修士高高在上道。

莫小言噌地就站了起来,柳眉倒竖,一张天真的少女脸被气得通红的,叫道:“王前辈,你凭什么说简师妹是六皇子妃,是有聘礼了?还是有人做媒了?”

激动之下,莫小言有些口不择言。

“莫大小姐,简仙子是不是太子妃,你激动什么啊?”王修士愕然了下。

“莫大小姐,难道简仙子已经有了联姻对象?你才这般激动?”李修士也道。

“招蜂引蝶,水xìng杨花。”丰智鸿也补了一句。

莫小言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谁说一句,她就瞪着谁,到丰智鸿说完,她的手就要往腰间的储物袋上摸去了。

赵春秋脸色一沉,莫小言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当然知道莫小言对简若尘的不寻常,可竟然听不得半句对简若尘不利的言词,就不对劲了。

他觉得好像有哪个地方失去了控制,可一时无暇顾及,眼看着莫小言就要失控,就要站起来,可一瞥见到简若尘安抚的手,又停下来。

第375章 全是曾经

简若尘先一步站起来,轻轻按住莫小言的另一只手,道:“莫师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么?”

一句话,就好像有魔力般,莫小言的失控一下子就得到了控制,她扭头看着简若尘,眼神里的愤怒忽然就化为了乌有,变成了委屈。

“他们,他们说你是六皇子妃。”

这一声简直就是控诉,其他人听着这控诉,简直比听到简若尘是六皇子妃这句还要惊诧,yào王谷的大小姐,何以要因为简若尘是六皇子妃就委屈,就要控诉?

简若尘也哭笑不得,这些人对她诋毁什么的,她并不放在心上,可莫小言这么控诉,她压力山大了。

“嘴长在他们身上,要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师姐不要生气了,大不了,咱们也可以说他们都是六皇子妃。”

简若尘温言安抚着,将莫小言的另一只手抓着,放在jiāo握的那只手背上,空出的手轻轻柔柔莫小言的头,然后才拉着莫小言坐下。

大家都震惊了。

一是因为简若尘的语言,什么叫“大不了,咱们也可以说他们都是六皇子妃”?有这么说话的?他们可都是男修,还是结丹修士!

可简若尘前一句又说了,“嘴长在他们身上,要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这话不就是说,简若尘根本就没有将他们说的话放在心里,换个意思就是,她也就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的。

二就是简若尘的动作,那个莫小言可是yào王谷的大小姐,还是筑基后期修士,有名的喜怒不定,多少比她修为低和同辈的修士都被她琢磨戏弄过,可在简若尘手里,竟然如此温顺。

不但简若尘一句话就没有了脾气,还可以被摸头,那是头,是修士的头,怎么能被触摸!

所有人的心里一下子出现了四个字:男女通杀。

因为太过震惊了,大厅里一时安静下来,就连赵春秋的脸上也yīn晴不定起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洛凡皱了皱眉,他看着简若尘和莫小言,手指微微动动,却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