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2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然简仙子这么有把握,我也就不来打扰了。”

竟然是拂袖而去。

简若尘站了起来,看着王泉离开,房门关上。

王泉看样子是知道范安心是凶手了,范安心被发现,也不意外,但王泉找到了她,才是意外的,而且,在王泉隐晦的意思了,他是找过范安贵了?

简若尘抬手按住额头,她没有想要将范安贵逼得投靠到太子那边,但现在,范安贵显然做出了决定。

简若尘靠在椅子上,颇有些犯愁,她并不想与范安贵直面上,最好,范安贵能约束了范安心,是将她送回到宗门也好,将她嫁出去也罢,只要不再乱杀人,她口里虽然说得严重,心里也并不想真做到最后一步。

但现在看,事情真有点要脱离掌控了。

她想了想,站起来,也离开了房间。

简若尘慢慢悠悠地进了皇城,又慢慢悠悠地进了朱雀堂,不多时,朱雀堂内出来一个人直奔皇宫,不多时,六皇子从其内出来,也进了朱雀堂。

这一切自然都被该看到的人看到了。

“等你的决定真不容易。”叶非悠闲地坐在靠椅上,因为太不顾及形象,还往后靠了靠。

“这还不到十天吧,时间还长?”简若尘道。

她站在窗边,一直看着窗外,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回头。

“该看到你过来我也过来的人都看到了,不用总站在窗户边了。”叶非说了完全不相干的话。

简若尘从善如流,转身离开窗户,坐回到椅子上道:“怎么让大皇子也一起进入到九曲洞内,就是你的事情了。”

“我大哥可是结丹了,你我才筑基。”叶非乜斜着简若尘,“你确定我们两个人打得过结丹修士?”

简若尘想了想道:“你可能打不过了,不过我么,倒是有点把握,你确定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第369章 等待中

叶非懒散地摇摇头,“我还想着把二哥找出来,就让大哥在二哥住的地方住着好了。”

简若尘惊讶了下,“你不要郑国?”

叶非瞄着简若尘,见到她的惊讶,笑了:“意外吗?你不也不要天道宗的?”

简若尘想了想道:“有些意外,不过这是你的自由。”

说着又笑了声:“你确定,你父皇会同意你这个决定?”

叶非道:“要是二哥没有出来,自然不会同意,不过有二哥么,父皇会同意的。”

简若尘点点头,“还有一个人,你想办法能让她一起进去。”

“谁?”叶非脑袋转转,没有想到是谁。

“范安心,范安贵的姐姐。”简若尘说着,不由皱皱眉。

“你就不怕三公子找你的麻烦?要我说,随便约出来做掉算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叶非也皱眉道。

“你也没有打算杀了你大哥,我也算给三公子一个情面。”简若尘叹气出生。

叶非嗤笑了声,不无讥讽道:“头一次见到你简大小姐为难呢,也好心,怕我大哥独处寂寞难耐,还给他带进去一个女修。”

“谁说要他们两个禁锢到一起了?”简若尘白了叶非一眼。

“你不知道三公子的姐姐已经钟情了太子?”叶非道。

“就算知道了,我有什么理由成全她?”简若尘站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别啊,这么你就回去了,我拿什么理由说服父皇放你也进到九曲洞内。”叶非半真半假地道。

简若尘睥睨着叶非:“六皇子以为,郑皇什么也不知道?”

叶非叹口气,从靠椅上站起来,“你就不怕我卸磨杀驴?回头将你也送到九曲洞内?”

简若尘哼笑一声:“怕,怎么不怕,怕死了。”

叶非盯着简若尘,简若尘却不给叶非再说话的机会,也站起来道:“还是好好打算怎么能进去再说,还有,怎么出来。”

叶非无言地看看简若尘,好一会才说道:“和你在一起久了,就不像修士了。”

简若尘摇摇头,“我还等着事情了解了,就闭关修炼呢。”

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奇怪了,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到莫小言找我?”

莫小言都跟到皇城了,她们就一起在皇城溜达了一圈,这又是好几天了,竟然连消息也没有了,估计是闭关了。

想到十年之约,要进阶道结丹,简若尘忽然觉得有些压力,莫小言都是筑基后期了,还这么努力,她这一天一天的,要还是这么着分心,真要最后受制于人了。

“要不,你也别回驻地了,就在这里闭关好了。”叶非邀请道。

“总要给领队说说的。”简若尘虽然这么说着,也觉得还是在朱雀堂内好,她也不想回去再面对范安贵。

“我给范安贵发个传音符,说邀请你在皇宫内住几天,他还能到皇宫内查不曾。”叶非说着和简若尘摆摆手。

叶非离开之后,叶水泉才进来,亲自给简若尘安排了静室,又奉上五瓶五系真元丹,简若尘虽然手里不缺灵丹,也没有客气,直接收下。

说来她给朱雀堂出的主意得到的收益,足够买下整个郑国所有真元丹的了,自然也就无需客气。

“简仙子,我还是有个不解。”在静室门口,叶水泉道。

简若尘站了下,等着叶水泉继续问。

“简仙子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掌握郑国以至于所有三级文明国家的经济,为何……”叶水泉道。

简若尘笑了,“这么不也很好么,我也不缺修炼的灵yào,真要是缺了,就再和朱雀堂做两单生意,灵石这个东西,缺了现赚也不是很难。

可要专注在赚灵石上,修炼的时间就不够了,就比如现在,想要像过去那样一闭关就是几个月就做不到了。”

若是别人这么说,叶水泉还怀疑,简若尘如此说,就证明简若尘真有这个能力。

能将灵石看得如此淡和如此轻易的,叶水泉第一次看到,如果不是他了解简若尘,也知道简若尘真的对这些不在意,他真想要劝叶非将简若尘禁锢起来,或者,干脆在功成名就之后杀了她。

忍不住就脱口而出:“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简仙子,你的头脑与你的修为并不对等,你就不担心我们对你有不轨之心?”

简若尘笑了:“叶管家都说了我的头脑高过我的修为,我怎么能看错人呢。”说着推开静室的门,却没有急于进去,回头道:

“我觉得内,人最重要的不是聪明与否,而是对别人有没有利用价值,只要你对别人有用,他总是舍不得对你下手的,你的主人刚和我说完卸磨杀驴,这不磨还没有卸么。”

简若尘并不在意比喻中的用词,她只是不想与叶水泉有任何间隙,她欣赏叶水泉对叶非的忠诚,但不喜欢他一次次的试探,干脆就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