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2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他做这个领队,还放任范安心再驻地进出,分明,他已经与简若尘达成了协议。

回过头来再看六皇子和太子之间的争斗,六皇子明目张胆垄断了郑国木系、火系灵yào灵丹他哪里来的灵石?就是一年前他还在天道宗内,只有一个小小的朱雀堂,如今朱雀堂开遍郑国各大城镇,如果不是简若尘,他哪里能做到这些?

天道宗已经将剑宗打压下去,如果不捧起来六皇子,就会随着六皇子一起被碾压,所以,暗地里,天道宗已经也支持了六皇子,不仅仅是简若尘自己。

不,天道宗已经在支持六皇子了,应森这么做,只是在向简若尘表态,天道宗会和简若尘站在一起的。

一个结丹修士要向一个筑基初期的女修表态,简若尘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他之前都在想什么?浑浑噩噩的,这么简单的形势竟然没有分得清,还竟然在大皇子和六皇子谁会最终成为太子这点上左右徘徊?

可他忽然警醒过来,范安心怎么办?他的母亲怎么办?

此刻,他一点点也没有想到简若尘会不会支持他做宗主的事情上,既然范安心陷害简若尘在前,简若尘明确说明不会放过范安心在后,他还怎么能想到简若尘能送他到天道宗宗主的位置上呢?

范安贵的手脚都在发凉,胸腹之内一团灵力在激烈冲突,他忽然张口吐了一口鲜血,这口鲜血涌出,冲突的灵力忽然慢慢平息下来。

他呆滞地看着面前的鲜血,缓缓激发灵火,将鲜血燃烧殆尽,胸腹内一片疼痛,他却一点也不想理睬,脑海里全是与简若尘相处时候点点滴滴的事情,还有莫小言的。

若是没有简若尘,莫小言会高看他一眼么?

好久,他才惨笑了一声,他以为无法说服范安心,潜意识里不也是希望借助范安心的力量得到宗主的位置么?

只是现在他醒悟了。

运转灵力,缓缓消除胸腹中的疼痛,却消不去心中的不甘、悔恨、痛楚、希望,种种复杂的情绪jiāo织心中,他知道他彻底失败了,虽然,他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

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什么才是最应该做的,可那是他的姐姐啊,为了母亲,为了他做出牺牲的姐姐啊,他怎么能背弃自己的姐姐,自己的母亲。

范安贵沉默地站起来,打开门,范安心正走到门前。

“姐,怎么才过来,走吧。”范安贵听到他温和的声音,毫无迟疑。

第368章 决定了

简若尘此时正在房间里修炼,这种修炼不是完全闭关,可以感觉到禁制被扣动,但是如果没有人惊动禁制,自然也就得不到外边的任何声音。

不过再稍后,她房间的禁止就被扣动了,如此不得不遗憾地结束了并不太长的修炼。

禁制打开,同时房门也打开,简若尘很意外地看到了王泉。

两人分别落座,简若尘沏上灵茶,王泉接过来喝了一口,不由为灵茶的品质震惊。

“范领队和他的姐姐刚离开驻地。”王泉的话让简若尘捧着茶杯送到唇边的过程停顿了下,她微微侧头,露出惊讶的表情,说不清是吃惊这件事情,还是吃惊这件事情是王泉要来说的。

“本来我是想要找应堂主的,可是想要先听听简仙子的想法。”王泉接着将话说完。

简若尘将茶水送到唇边喝了一口,并不隐藏她思考的神情,问道:“我的想法?很重要吗?”

“在宝船上简仙子拒绝了我们寻找凶手的帮助,但我们也并没有停止寻找凶手,我想,简仙子也应该知道凶手是谁了吧。”王泉盯着简若尘的眼睛道。

“哦。”简若尘发出个没有意义的单音节,然后道:“然后呢?”

王泉皱皱眉,他头一次遇到这么个谈话方式,任何态度都没有,他很不习惯。

“为了宗门这些弟子,简仙子不该说些什么么?”王泉道。

简若尘放下茶杯,双手十指jiāo叉,叠放在腿上,道:“外门四位弟子,高师兄的死,就算与我无关,追查凶手,也是我辈的责任。”

王泉挑下眉毛,“可我们并没有看到仙子有何举动。”

简若尘笑笑:“王师兄可是有证据了?”

王泉笑了下:“可以用心魔誓言,如果简仙子也确定的凶手,我们可以要应堂主来主持公道。”

简若尘想想道:“刚刚王师兄说领队出去了,这种事情,先要与领队说吧。”

王泉有些不明白简若尘的意思。

“王师兄是有意挑了领队不在的时间,那,可考虑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天道宗驻地忽然bào发出门下弟子自相残杀的丑闻,领队弹压不住,有弟子不清楚内情,人心涣散,以至于皇室不得不介入等等问题?”

王泉楞了下。

“领队和他的姐姐一起出去了,据说,范仙子与太子府相jiāo甚密,不知道领队是否也是到太子府。”

简若尘再平平淡淡地加了一句,然后就看着王泉,等着他的反应。

王泉沉默了会道:“简仙子与六皇子私jiāo,据说也是甚密。”

这话说着,他仔细注意着简若尘的反应。

简若尘轻笑一声,毫不在意道:“是啊,我们很友好。”

王泉好像明白了什么,不由重新审视简若尘,她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在他这个筑基后期修士面前丝毫没有怯意,而自己,明明高出她两个大层次,竟然不自觉地就忽视了彼此修为的差异。

他有些心惊,不由神色一凛,带出了威压。

就在王泉神色一凛的时候,简若尘感觉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眉头一皱,胸口的玉坠忽然绽放出来橘色光芒,将她笼罩在护罩中,两个人全都惊讶了下,王泉倏地撤回了威压,简若尘身上橘色光罩还停留了一瞬。

简若尘什么也没有说,甚至连个意外的表情也没有,王泉眯了下眼睛,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合适。

难怪这般有恃无恐,就因为有防护法器,还有很多?

“不好意思,不自觉……”王泉点了点头,“简仙子以为,六皇子与太子,谁更有希望?”

简若尘好像也忘记了之前的威压,悠悠道:“我想要做的事情,好像还没有失败过。”

简若尘明明刚刚受到了威胁,可就好像没有被威胁一样,明明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可她也分明就是回答了,王泉一时看不透简若尘来,她这是依仗着六皇子的后台,还是六皇子依仗着她?

他审视着简若尘,简若尘却泰然自若,他不提问,简若尘就绝不多说一个字,他忽然明白了,简若尘这是谨慎,因为彼此修为的差距。

他本来是要提醒简若尘来的,可却在简若尘身上看到了拒绝,警惕,他重重地哼了一句,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