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2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做都是为了他和母亲,他又有什么可以痛苦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布下禁制,将赵启明拿给她的玉石托在手掌中细细看了,这枚玉石若是炼制成抵御筑基初期修士的玉符才可惜了,只是她手里只有一瓶灵丹了,为赵启明消耗,舍不得。

好一会她才平心静气,思虑了一会,决定冒一冒险,在这块品质上佳的玉石刻画一套不曾尝试过的阵法。

防护法器有两种,一种是可以抵御攻击次数的,另一种是抵御强度攻击的,后一种需要在玉石山刻画的阵法更为复杂,炼化的手法要求更高。

范安心对自己的炼器手法还是很自信的,难得又有这么合适的玉石。

她沉思了一会,将手里的玉石换做一枚普通的的,拿出刻刀,另一手祭出灵火,缓缓包围住玉石。

一旦开始炼制法器,范安心就全心权益之地投入进去,很快就忘记了时间,不出所料,这一枚玉石无法承受阵法的力量,在阵法刻画了不足一半的时候碎掉。

范安心很快就再拿出一枚玉石,重新开始,这一次,玉石承受住了三分之二。

天已经亮了,范安心却沉迷在炼器中,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和范安贵的约定。

晨起,一夜几乎没有动地方的范安贵神色yīn沉,他给自己施加了个清洁法术离开房间,等了一会不见范安心过来,走到范安心房间的时候,看到上边布置的禁制,疑惑了下。

他还不知道范安心答应了给赵启明炼制玉符,在范安心门前站了一会。

这个时间,几乎所有房间都布着禁制,前一日发下来阵法的玉简,又测试了灵力强度,接下来就会是阵法的演练。

每个修士都明白成为阵法一部分的作用,所以都开始抓紧时间修炼。

修为高一点,维持阵法的时间就多一点,在阵法中生存的几率就大一些,这个道理太简单了。

范安贵在驻地转了一圈,除了守卫的,难得见到驻地这么安静。

他的心里却愈发不平静起来,心中闷气不断积郁,消散不得。

“范师弟,早啊。”怔神中,才发现王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

王泉,是简若尘小队的队长,筑基后期修士,不论是队长还是队员都是范安贵有意安排的,见到他走过来,范安贵急忙也问好。

“这么早,难得范师弟清闲,到我房里做做。”王泉温和地邀请道。

范安贵知道王泉一定是事情要说,点点头,两个人很快就坐在王泉的房间内。

“高玉的陨落,范师弟可有什么眉目?”王泉坐下后,开门见山道。

范安贵眉头皱了下,他以为会是应森催促他,不想却是王泉,便道:“暂时还没有。”

这话说起来自然心虚,王泉盯着范安贵看了会道:“从王泉遇害,我就一直想要抓住凶手,凶手显然不是与简仙子jiāo善,而是有仇,我也曾经请简仙子帮忙,一起做个扣,找到凶手,简仙子却拒绝了。”

范安贵“啊”了一声,问道:“拒绝?简仙子不想要找出凶手?”

王泉摇头,缓缓说道:“我想,简仙子是担心凶手再出手,对我们不利。”

第367章 毫无迟疑

范安贵清清楚楚地知道杀死高玉的凶手是谁,可那个时间,简若尘应该还不知道,也没有怀疑上范安心,他沉吟了下,反过来问道:“王师兄,你可是怀疑……”

范安贵不是想要把王泉往歧路上引,而是王泉的话很合理地让人怀疑。

能对王泉这个筑基后期修士不利的人还有谁?除了筑基后期的,就是结丹期的了。

王泉再摇摇头,“本来没有怀疑谁的。”

本来?范安贵凝视着王泉,等待着。

“我们几个将宝船上所有女修都排查了,到后来,有可能对我们不利的修士都排查了,可还是没有找到谁可能是凶手,直到……”

王泉的微一停顿,竟然让范安贵的心一紧,虽然他此刻紧张是应该的。

王泉的视线还落在范安贵的眼眸上,缓缓接着道:“我们发现,竟然漏掉了一个女修。”

听到了想要听的话,范安贵的心却奇怪地落了底,点头道:“你怀疑我的姐姐?”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才响起王泉的声音:“如果不是范仙子一次次到太子府上,如果不是范师弟是领队,如果范师弟不是三公子,更重要的是,范仙子惯用左手,那杀人凶手的手法,也是惯用左手。”

“就凭借家姐惯用左手,是女修,就因为家姐常到太子府,我三公子是领队,就断定家姐是杀人凶手,王师兄不觉得太武断了?”范安贵听到他镇静的声音,不疾不徐。

王泉显然没有以为范安贵会一口否定,眉毛动了下,微微诧异,好一会才道:“范师弟,我以为你不会……”

“不会否认?家姐第一次离开山门,之前甚至没有离开过内门,为何要与简仙子有仇?家姐少有接触外界,在太子府的宴会上得到赏赐,之后表示感谢,又与简仙子有何关系?

我是三公子,早有定论,怎么也成了家姐的罪名之一?那凶手杀人时候用的手法,又怎么不是有意留下的破绽,就是为了将怀疑的目标从自己身上抹去?”

范安贵说得足够冷静,就好像这些话已经在他脑海里想过很多遍一样,也确实,潜意识里,他一直在找为范安心推卸的理由。

“那,三公子怎么解释,你与简仙子一直jiāo好,忽然就形同陌路?你与简仙子jiāo好,令姐也本来该与简仙子成为朋友的,又为何与简仙子几乎没有jiāo往?”王泉质问道。

“我不想再为家姐辩解什么了,如果王师兄没有确切的证据,希望今天的言论就到此为止。”范安贵直视着王泉,强硬地说道。

王泉盯着范安贵好一会,忽然点头道:“如此,是王某看错了。”

王泉没有说看错什么,只是简单地说句看错了,范安贵听到这两个字,简直如一盆冷水泼下来,心瞬间一冷。

他着急了。

范安贵想要说着什么缓和,心里却全是苦涩,勉强维持了略带气愤地离开,可是一回到房间,所有的心里防御全都破灭了。

王泉能发现的,应森怎么能不发现?

他的手按在腰间的储物袋上,想起那一日在店铺内,他和范安心得到见面礼的情形,他一直怀疑袁青为何要送他和范安心如此贵重的见面礼,真的是与他父亲有故?

现在他明白了,分明是应森有意的,在那般情况下,他和范安心都会被飞剑宝器吸引的,尤其是范安心,根本就想不要掩饰什么。

应森就是为了要简若尘看到范安心是惯用左手的,而这一对飞剑,大约就是对他和他父亲的补偿。

应森早就全都明白了,可还放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