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2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炼器师一直就是她的梦想之一,而赵启明竟然说相信她,并且说出她梦想,并且认为会实现。

这一刻,范安心的心里涌出强烈的幸福感和满足感,那种被人承认被人需要的感觉如此强烈,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不是那种平日做出来的温婉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也不知道在这一刻她的面庞上全是自信的光芒。

赵启明欣赏了下,接着将两人之间的玉盒往前再一推,果然,范安心迟疑了下,这一次伸手接住玉盒,收了起来。

“安心仙子不请我进去坐坐?”赵启明适时提出了建议。

果然啊,心思还是单纯啊,这么几句好话就开心了,赵启明走进范安心的房间。

驻地的房间都是一模一样的布局,一间会客室和一间充作静室的卧房,但赵启明还是被范安心房间里的简陋惊呆了。

他知道天道宗穷,可作为一个堂主的女公子,会客室内除了桌椅就再没有其它,也是太穷了吧。

不,不是什么也没有,还有一簇盛开的花chā在花瓶中,只是花不是灵植,花瓶也不是法器。

这个房间简直连凡人女子的房间都不如。

赵启明有些可怜范安心了,同时也在心里鄙夷范安贵,更不自觉鄙夷了下天道宗。

范安心的脸微微红了下,赵启明环顾室内时候脸上的怜悯,让她说不出的难受,更想起太子府上的摆设,就想起太子的温柔,手不觉放在胸口上,隔着衣服触摸到那件玉坠,心里才稍安一些。

“这是我准备的玉料,麻烦仙子了。”赵启明只当做没有看到范安心的窘迫,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块上品玉料。

这是一枚带着蓝色水润的玉料,晶莹剔透,水光潋滟,范安心看到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

这枚玉料要是炼制成一个挂坠,佩戴在胸前,不单单是法器,还会美到将人的眼睛都吸引进去了。

她不觉将玉料在自己和赵启明身上比较了下,然后真心实意地觉得,这枚玉料真的最适合她的。

不过她很快就克制住了这个想法,她已经有太子了,很快就是太子的人了,现在她只是要给赵启明炼器而已。

等到范安贵忙过了想起赵启明的时候,赵启明已经离开了,他转了一圈,却发现在整个驻地,除了驻地内的议事厅和自己的房间,他竟然无处可去。

“弟弟。”范安贵在自己房间门口看到了范安心。

一起进入到房间内,范安心先坐下,微微仰视着范安贵:“弟弟,你是宗门领队,到皇城这么多天了,该去太子府拜见太子的。”

范安心的语气里,少有的多了些教导和不满,她都已经将太子府的路趟平了,范安贵还是一点动作都没有。

“知道了,姐。”范安贵不想与范安心谈论这些,一想到范安心这些天去了几次太子府,他就不舒服。

“姐,母亲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明天,我带姐姐到各个宗门走走。”范安贵也想起到了皇城里,他就领着范安心出去了一天,心有愧疚。

“出去,让他们笑话我们天道宗穷吗?”范安心咬咬嘴唇道。

这突然的话让范安贵吃了一惊,“姐,你怎么这么说?”

范安心抬起头道:“弟弟,我不会再让我们被人嘲笑了,明天你不忙了,我们一起去太子府,上次我已经见到太子了,太子妃的意思是希望我多去太子府走动。”

范安贵沉默了下道:“姐,你已经见到了皇城的繁华,见到太子府的华贵,还有那天的宴会,其它宗门世家子弟,姐,我更希望你找到一个称心的道侣。”

“就因为我见到皇城的繁华,太子府的华贵,还有那天宗门世家弟子对我的轻视,我才更下决心,绝对不会再被人瞧不起,弟弟,你一定要做成宗主,我也一定要让那些人看看,最后谁被踩在脚底下。”

第366章 一波未平

志不同道不合,范安贵看着范安心眼眸中满是报复的戾气,势在必得的语气与神情,他知道,他无法说服她。

范安贵不知道范安心什么时候变成的这个样子,印象里那个温婉的总是带着点忧郁,随遇而安的姐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消失的,他痛苦地伸出手蒙上自己的眼睛。

他无法责备范安心,无法说她的选择不对,范安心也是成年修士,可以为自己的行为做主,况且,她的心里纵然有对荣华富贵的追求,也不能说是错。

谁不渴望拥有权力、地位、繁华?更何况,这一切还能够让他们的母亲有可能离开阵法禁制。

虽然,范安贵不希望用这样的办法解救母亲,可他却无法说出阻拦的话。

如果他能再强势一些,修为实力再提高一些,就能用不到范安心牺牲了吧,虽然他心里明白,范安心并不认为她是在牺牲。

“弟弟,你现在能做宗门弟子的领队,就一定能做得了宗主,除了你,宗门还会有谁?”范安心放缓了语气,带着点恳求道,“我不会干涉你怎么做的,只是多少,你也该去见一见大皇子的。”

范安贵放下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看看明天的安排,明早我再找你。”

如果可能,他宁愿就此消失,离开皇城,离开天道宗,离开郑国,不去想什么宗主、责任,哪怕做一个散修。

可这样的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他知道他不会离开的,命中注定,他要夺天道宗宗主的位置。

如果不依附大皇子呢?

心里这个念头盘桓已久了。

他清楚地知道简若尘支持的是六皇子,简若尘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隐瞒,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疏远了简若尘,转而想要支持大皇子了呢?

回顾离开天道宗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好像过去了很久,世事变化完全不在掌控中。

是从范安心在宝船上再杀一人之后开始的吧,他开始避免简若尘见到范安心,然后在坊市店铺内简若尘觉察到了一切,然后是前几天的对话。

他的心里悚然一惊,急切地抬起头来,面前已经空无一人,范安心已经离开了,他的心砰砰跳着,克制住没有站起来。

简若尘说过,不会放过范安心的,可到现在都没有动手。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简若尘的实力,如果简若尘想,可以轻易就杀死范安心的。

可是简若尘没有动,到现在都没有动,那就是说,她在等着一个机会,等着可以一次就解决大皇子,同时也解决范安心的机会。

他毫不怀疑简若尘会这么做的,也不怀疑简若尘会成功的。

如果没有范安心杀人,他可以毫不犹豫支持简若尘,他本来也这么做了,可现在……

范安心丝毫没有觉察到范安贵的痛苦,就算是觉察到了,也会不以为然,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