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2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范安心不这么算,要是能成为太子妃的制符师,灵丹又算什么呢?

能接触到太子,得到太子的青睐,才是她最终的目的。

范安心一旦决定了,便不再迟疑,静下心来开始炼制玉符。

九次刻录,每刻录一次还要以灵火炼制,范安心的灵力消耗巨大,在第三次刻录之后,便开始服用灵丹补充灵力。

炼器,就同修炼一样,是个枯燥无味的事情,也需要百分之百的投入,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范安心无疑是个优秀的炼器师,一夜时间,就将这枚上品玉石炼制成一个上品防御玉符。

这枚玉符,才是真正可以进献给太子妃的,范安心站在太子妃大门外的时候,信心十足。

太子妃得到范安心再次前来的禀报,怔了下,前一日她避开了范安心几次的要求,这态度简直是再明白不过了,范安心怎么还会再找上门来。

刚要挥挥手说不见,另一个侍从就捧着一枚玉符送上来,太子妃看到这枚玉符,沉吟了下。

范安心的容貌还算可心,当然,女修的容貌大多都可心的,修为么,筑基中期,在女修中也还算不低,她想了想,让人请范安心进来,自己却向太子的书房走去。

范安心被拦了一会才请进来了,她对自己炼制的玉符还是有信心的,只是没有见到太子妃,总是心有惴惴。

第360章 心想事成

太子妃很少会到太子的书房去,但只要去,就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太子听闻太子妃前来,立刻亲自到书房门口迎接。

叶勤也在书房,与太子妃见礼之后,就想要回避,太子妃抬手要叶勤留下。

“太子殿下看看这枚玉符。”太子妃将玉符送到太子手中。

叶真接过来在手中端详了会,因为是太子妃送过来的额,并没有给叶勤看,只是点评道:“从玉石材质上看是上品玉符,这又是哪一个炼器师炼制的?”

太子妃笑着道:“上品玉符炼制的上品防护玉符,若是我们府中的炼器师炼制的,也用不到送到太子殿下手里,这枚玉符,可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仙子炼制的,巴巴地送了过来。”

太子妃只说巴巴地送过来,却没有说是送给她太子妃还是送给太子,但瞧着玉符落在太子手里,显然是可以误解的。

太子好看的眉眼一挑,手里一道灵力注入到玉符内,看着玉符升腾的灵光,这才有点惊讶道:“筑基中期炼制的?”

叶勤也略有好奇,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太子妃等待的。

“是啊,太子还见过这位女修呢。”太子妃说着轻笑了声。

太子眉头微微蹙起,思索了片刻,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天道宗炼器堂堂主的女儿?”

修士们几乎都是过目不忘的,太子又怎么不记得参加宴会那些修士的身份地位?女修、筑基中期、炼器师,只要这么几个条件,还是他见过的这个见过自然不是普通见过了,太子立刻就对上号了。

“若是旁的女修,我就直接打发了,不过天道宗的么,我觉得还是太子亲自见见好,那位女修对太子应该很是仰慕。”太子妃的笑容中带着点暗示道。

太子妃这话的意思,身为夫君的太子简直是太了解了,他们之间是俗世的夫妻,并非道侣,太子妃自然不会嫉妒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

太子敬重太子妃,除了太子妃,不会给任何女人名分的简若尘是个例外,是为了收服己用的。

“这个女修名字叫做范安心,她的弟弟范安贵是天道宗这次到皇城修士的领队,他们的母亲在生产范安贵的时候身体出现了异状,咱们郑国据说连丹霞丹师都亲自看过,因此一直就在火系阵法内闭关。”

太子妃既然要来见太子,当然将范安心的底细打听得一清二楚,这么简单几句,太子和叶勤就全明白了太子妃的意思。

“范家想要得了宗主的位置,好有机会解救范堂主的道侣?”太子直接就道出了范安心的目的。

“有太子殿下的人做宗主,天道宗不也就是太子殿下的了么?”太子妃意味深长道。

太子微一沉吟,笑着道:“不错,就烦劳太子妃安排了。”说着掂掂手里的玉符。

“安心仙子还在偏厅内,太子……”太子妃看看那枚玉符,却从储物袋里再拿出一个玉盒,盒子打开,是一枚火红的玉佩。

“太子收下了安心仙子的玉符,总要有个回礼的。”说着将玉盒轻轻放在太子的手中,这才告退。

叶勤等到太子妃离开,才笑着道:“大嫂对大哥,可真是想得周到。”

叶真将玉盒收起来道:“这就是娶妻娶贤,所以,我也一直敬重你大嫂,好了,我先去见见这位安心仙子,你按我们商量的那样,将今天朱雀堂放出的灵yào都收了。”

范安心在偏殿等着,越是等就越是不安,按说她拿出了上品玉佩,太子妃也收下了,不应该还不来见她,就是不来,总要给个话。

她反反复复想着自己的打算,再三确定没有任何毛病,她只表示要给太子妃做炼器师,该没有露出对太子的倾慕吧。

不管怎样,她还是明白自己肖想着太子,若是被太子妃发现是要麻烦的,可她接着反过来安慰自己说,她就是想了,也没有错。

太子那么好,那么优秀,本来就不该是太子妃一个人的。

可心中总是惴惴。

忽然,耳畔就传来低沉的声音:“安心仙子久等了。”

这个声音如此好听,好像直接就落到了范安心的心里,她的心轻微地一跳,抬头就看到太子正站在她面前,双眸如星,唇角含笑,他的手里还托着一枚玉符,正是自己炼制的那枚。

范安心的心跳,立刻就让太子觉察了,他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这枚玉符是安心仙子炼制的?能给我说说看,为什么要送我这么一枚玉符?”这玉符明明是拿来做敲门砖的,可太子含笑说起来,就好像是定情的信物一般,唇角的笑也分明带着心知肚明,偏偏,这般笑让范安心毫无抵抗之力。

她从来也没有想抵抗过。

若是说在刚离开天道宗的时候,范安心要成为太子的侍妾,或者比侍妾地位高一些的女人,全是为了母亲,在见到太子的一刻,见识到太子府的奢华的时候,她的想法已经在悄悄改变了。

她想要真正地亲近太子,想着与太子面对面的jiāo谈,这一刻轻易就出现了,她不知道她看着太子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痴迷。

“安心是炼器师,想要为太子、太子妃炼器。”范安心从来没有与心仪男子对话的经验,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真笑了,他的身边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说话的人,如果她真是这么单纯的话,就好了。

不过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