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1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子妃谢恩,日后接触久了,总能求到太子的帮忙的,弟弟,你若是了宗主,那什么礼回不得,我们不会欠了谁的礼的。”

范安贵摇摇头:“姐,你都看到太子和太子妃了,你觉得可能吗?你若是做太子的侍妾换来母亲的平安,母亲的心里能好过吗?”

范安心盯着范安贵的眼睛道:“怎么一定会是侍妾呢?弟啊,姐姐一定要试一试的,太子妃那么仁慈,亲手赐给我这件法器,你说,侍妾会有这种赏赐吗?”

说着伸手拦住范安贵,“弟弟,你知道姐姐我轻易不做出决定,一旦做出了,就绝不会更改,离开宗门前我就与你说过了,你努力好,等着做你的宗主,我也努力,我们都不是为了自己。”

第351章 一厢情愿

“姐,如果是你的牺牲,才让我坐到宗主的位置,我怎么会安心?母亲怎么会安心?父亲又怎么会安心?”范安贵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范安心,只能一遍遍重复着。

“姐,父母给你起名安心,就是想让你一声安安心心的,你跟来皇城,我是希望你能找到你喜欢的道侣,姐,母亲的事情,你就jiāo给我。”

范安心忽然温柔地笑笑,“弟弟,你怎么要认为我是牺牲?太子你也见到了,还有谁有太子的风采?姐姐若是能与太子成为道侣,又怎么是牺牲?”

范安贵目瞪口呆地望着范安心,因为太过吃惊,好一会声音才出口:“太子,他已经有了太子妃。”

“是啊,但太子妃一定是太子的道侣吗?弟弟,你不觉得太子妃的修为与太子距离太远了吗?”范安心轻言细语道。

“太子妃是筑基后期,如果他们是道侣,太子妃也该结丹了。”

“姐……”

“弟弟,你也瞧不起姐姐吗?”范安心忽然轻声问道。

“姐,我怎么能瞧不起你,你肯为母亲为我牺牲……”

“弟弟。”范安心的语气忽然严厉了些,“若是以前,没有见到太子之前,我可能也是认为我是牺牲,但现在不是。”

范安贵张着口,他有一肚子话可以反驳范安心,可他不愿意伤了她的心,她本意是好的,只是……

“弟弟,我还是要劝你,离简若尘远点,你就想想我们的母亲,或者……”范安心看到提起简若尘的时候,范安贵神情的微妙反应,忽然一个想法涌上心头。

“弟弟,你要是真喜欢她,干脆就将她收了做侍妾好了,你以后是要做宗主的,总要有几个侍妾的。”

范安贵被范安心的话震了下,“姐,你……”

“姐知道你喜欢她,她身份那么低微,又总是闯祸,姐以前……”范安心不想说自己做的事情,“你若是收了她,她自然也就得安分守己了。”

“姐……”范安贵看着范安心,听着她这一厢情愿的想法,终于忍不住了,“最近皇城内事端多,我已经约束宗门弟子不要擅自离开驻地,应堂主也会来了,这一阵,你就闭关吧。”

说着站了起来。

“你要关我?”范安心呀然道。

“不,不是,”范安贵心浮气躁,强自忍耐下,“昨晚火灵灯树突然死亡你也看到了,半夜后,皇城所有火系灵丹灵yào全都被抢购了,这一段时间皇城内肯定要不稳。

还有,九曲洞内也出现了妖兽,应堂主吩咐了,要宗门弟子都留在驻地,谁也不要离开。”

范安心闻言慢慢点头,心下却有了主意,只是不与范安贵再说。

范安贵本来就生气,被范安心一番话说得更是心烦意乱,不想坐在房间里,出了门来走不了几步,抬头发现却是在简若尘的门前。

稍一迟疑,终于到门前敲了几下。

门直接就开了,简若尘的声音在里面传来:“范道友,请进。”

只有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简若尘才会称呼句师兄,私下里一律是范道友或者三公子,范安贵一向不计较称呼的,现在听起来只觉得特别刺耳。

简若尘已经回来了,正泡着灵茶,也给范安贵倒了一碗,看着他的脸色道:“怎么,来替你的姐姐与我抱不平了?”

这句话一出,范安贵的脸色就白了下,简若尘眼角的揶揄,分明是在告诉他,所有是事情她都知道了。

范安贵慢慢走到简若尘对面的椅子坐下,盯着简若尘的眼睛道:“你知道了?”

简若尘哼笑了声:“不然呢,今天这种把戏,真失了我的身份。”

范安贵无言地望着她。

“我只是想要提醒三公子一声,看好自己的姐姐,我不保证我会做什么。”简若尘淡淡地道。

范安贵心里一片苦涩。

面对简若尘,就好像面对范安心一样,他好多话都无法说出口,对范安心是愧疚,对简若尘何尝不也是愧疚。

房间里极为安静,好一会,范安贵才艰难地说道:“她是我的姐姐,她不是为了她自己。”

他无法说出太多来,即便是这些,也已经让他难以启齿了。

他无法对简若尘说起自己的母亲,说起范安心是在为了他牺牲,只因为他心里还有良知,知道什么是善恶。

“外门四位惨死的弟子,何错之有?高玉又是何罪之有?不是为了自己,便可以为所yù为了?如果我说我是为了高玉,为了那四位外门弟子,那便是做下什么都是理直气壮的了?”简若尘不无讥讽地道。

感觉到简若尘眼神的犀利,范安贵闭了闭眼睛,一瞬间他想到了简若尘与他的并肩作战,心不由稳了稳,简若尘这是没有打算出手,不然,范安心就是有十条命也早没了。

再睁开眼,就平静了好多:“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姐,她是有苦衷的,我对她的做法很是抱歉,我会约束她的。”

简若尘头微微歪歪,“我很奇怪,你何来的底气如此理直气壮,难道这是你三公子的又一张面孔?”

不得不说,简若尘对这时候的范安贵是失望的。

“不是理直气壮,只是在情理上,她总是我的姐姐,之前那些事情,总不是为了她自己。”范安贵看着简若尘,“我知道这么对你不公平,我也不会对你说什么看在我的面子上的话,也不会说请你原谅她。”

简若尘挑挑眉,“那你过来,又是做什么来?”

范安贵道:“可否请你高抬贵手,放她一次。”

简若尘定睛看着范安贵,范安贵也看着简若尘,房间里安静极了,连茶杯都没有袅袅热气散发。

好一会,简若尘才好像想起面前的灵茶般,端起了喝了一口,范安贵一动不动,还是看着简若尘。

简若尘放下茶杯,徐徐道:“换位思考,三公子你会如何回答。”

换位思考,这四个字深深地落到范安贵的心里。

如何换位思考?如果有人那般以无辜者的xìng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