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1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的?”范安贵急于回去找接触,也只能收拾起心情道,“应师叔,我怎么觉得,这个消息……”

应森摇摇头,“灵猫是被追到九曲洞的,看到的不止一人,不然,这消息也扩散不出来。”

范安贵只是直觉其中有毛病,可却说不出毛病在哪里。

“我估计着明后天,皇宫就会有消息的,灵猫出现的事情既然扩散出来了,就得允许大家进去,只是其内地势复杂,阵法众多,这进去的,未见都是机缘。”

应森看着范安贵和李阳,他知道李阳来皇城的目的,这番话怕是挡不住李阳,也可能挡不住范安贵。

但他并没有直接询问他们,就直接道:“皇室也不会容许太多修士进入的,我先与你们两个说了,也是要有个心理准备,消息是准的,可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李阳对外界的消息不是很敏感,见应森说得严肃,诧异道:“师叔,只要进了去,自然谁先得手,灵猫就是谁的,大家在洞内当然会有所拼杀,但总不至于真就为了灵猫下什么重手吧。”

范安贵也道:“这里又不同于妖兽森林,进去的修士有数,总不能自相残杀。”

应森没有回答,只是沉吟了会道:“消息还是暂时不要扩散。”

李阳和范安贵离开之后,他拿出个传音符说了几句。

莫小言只在简若尘这里坐了不久,她根本就没有将范安心放在眼里,就是觉得简若尘也有想要刁难的人有趣而已。

第350章 不是为自己

简若尘难得有这种玩xìng,莫小言就愿意陪简若尘玩,至于范安贵高不高兴,自然要排到简若尘的后边,范安心,更不在她的眼睛里了。

可她还是诧异,简若尘怎么会要找范安心的麻烦呢,简若尘不是那种人啊。

但也就在心里诧异了下,简若尘想要做什么肯定是有道理的,瞧着范安心一副表里不一的样子,她就不喜欢。

她倒是知道范安贵不敢将简若尘怎么样的,可没有坐多久,yào王谷就发来传音符,显然有事情,只能回去了。

简若尘就安心地等着范安贵来兴师问罪,这期间时间也不愿意浪费了,就开始制作火系符火系灵丹短缺了,接下来火系符就是畅销品了。

不多时收到的却是应森的传音符,她放下符笔,收拾了番过去。

应森那里已经没有人了,见到简若尘过来,应森就将九曲洞出现灵猫一事告知,并且将与范安贵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他找上简若尘,自然有另一番道理,但这话,却不想先开口。

简若尘听了,眉头却先蹙起来,问道:“这九曲洞内,可是会有什么危险?”

简若尘开口不是先问灵猫,而是问道九曲洞,就这一句,就让应森感觉出什么来。

应森道:“危险自然是有的,据说九曲洞内,一共九条通道,每条通道内又都是九曲十八弯,通到地下深处,且这九条通道之间还有暗洞相连,不小心就会迷失到里面。”

简若尘歪歪头,沉吟了会道:“以前,有不小心迷失在里面的人吗?”

应森皱皱眉道:“每隔几十年,总会有修士进去,想要碰个运气,得到些闭关在里面前辈的宝物,有的出来了,有的却没有出来。据说,二皇子曾经进入到过九曲洞内,但一直都没有出来。”

应森提到二皇子的时候,有意看看简若尘的表情,没有见到简若尘有吃惊,他眯了眯眼睛道:“传闻,二皇子是被迫进入九曲洞的。”

简若尘这才露出些微的诧异,看着应森道:“二皇子进入到九曲洞的时候,九曲洞也是出现了什么妖兽?”

“不,皇室说的是二皇子一直在闭关而已,只是这一闭关就是二十多年,未免长了,传闻说,二皇子确实是在闭关,不过却是被逼迫到九曲洞内的。”

简若尘眉头皱得更深点,先如今不论皇城出现什么事情,她都会多想些,多想总是没有坏处的。

“堂主,这个快要生产的灵猫,怎么会跑到九曲洞内?”简若尘问道。

“这个没有人能说清。”应森道,“现在这个消息皇城内外都该听说了,你觉得,这个消息出现之后,皇城会如何应对?”

简若尘眼睛眯了眯,“这个嘛”她轻轻地道,“要看这件事情该由谁主导了。”

“若是大皇子主导?”应森用的是皇子这个称呼,而不是太子,简若尘敏锐地觉察到了。

“大皇子?”她重复了一遍,“若是大皇子么,应该会……”她抬眼看着应森道:“会不会有事一个大比?这可是一个现成的条件,对各宗门弟子来说,得到这么一个妖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对皇室来说,也可以利用宗门修士破解部分阵法,得到皇室前辈的确切消失,更主要还可以……”

简若尘笑笑,“趁机除去异己。”

应森点点头,简若尘果然是对大皇子很是提防了。

“若是六皇子主导呢?”应森却还是问了句。

简若尘侧头想想,断然否认,“不会的,现在大皇子是太子,皇城内出现的事务,除了郑皇之外,就要由太子来主导,尤其是涉及到皇室前辈。

而且我想,作为郑皇,选取继承人,该是凭能力而为之,这次灵猫出现,也可以看做是考校。”

到这,应森便也明了简若尘的打算,就不用再细说了,可还是叮嘱了句:“我不想你进去冒险。”

简若尘微微颔首,她和应森全都知道,谁进去还是不进去,其实自己是说得不算的,却没有必要非要纠正。

此时,范安贵正在范安心的房间内,黑着脸看着红着眼圈的范安心,“姐,刚才的事情,是我没有本事。”

他说这话也不全是违心,可是他的心还是凉着,一半是为了范安心,一半是为了简若尘。

可他挑不出范安心什么,她从小就束缚在宗门内,没有接触外边,不懂得这些人情礼往,可心底,不可避免想到范安心的出手杀人。

她不懂得人情礼往,却懂得陷害她人了?还出手狠辣?

这两种想法让他矛盾,可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如果他有了本事,能给范安心赚得灵石,又何来今天范安心给简若尘羞辱一说?

想到简若尘,他的心又好像被针扎了下,简若尘一向不是斤斤计较的,可对范安心却如此……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做法,不是简若尘的为人。

“弟弟,姐姐虽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可也不是蠢笨的,赵道友是好意还是歹意,姐姐也能分得清,姐姐也是想要替弟弟jiāo赵道友这个朋友,不好太拂赵道友的面子。”

范安贵失望地看着范安心,“姐,这么贵重的礼物哪里能白收下。”

范安心咬着嘴唇道:“你们回来的时候,我正要去到太子府去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