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1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赵启明,赵启明也正转头,“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回你们宗门去的?”

走在前边的莫小言和简若尘果然也是在回天道宗驻地的方向,虽然yào王谷驻地也在那个方向。

天道宗驻地内很是安静,就如赵启明说的那样,皇城所有的灵丹都空了,与他们关系也不大,他们没有灵石在皇城内消费。

范安心从回到驻地,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她忍不住将太子妃赏赐的手镯一次次拿到手里摩挲着。

她竟然有了一个防御法器,配上那支飞剑,她就有了一攻一防两件上品法器了。

她一次次看着这个漂亮的法器,想到是太子妃赏赐下来的,心里却总是有种酸溜溜的感觉,怎么就不是自己呢?站在太子身边的怎么就不是自己呢?

她怎么就是范安心,不是太子妃呢?

为什么她的命运就是如此,为什么她不是她?

她没有忘记母亲的受苦,也没有想过要推卸掉自己的责任,她只是想想,幻想下什么原因让她只能是她。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以前也不曾羡慕过谁她也没有见过谁,自然无从羡慕,可是这一刻,她很是不安,心里也不舒服,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她是她,她没有投生成太子妃。

想了一会,除了让自己更怅然之外,没有任何头绪,她慢慢将脑海里那种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抛开,转而想,怎么才能成为太子身边的人呢?

她觉得她还算冷静,没有直接肖想自己是太子妃,她只要能站在太子身边就够了。

这本来就是她的目的,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可是太子并没有注意到他。

对了,她一下子站起来,在房间里激动地来回走了几步,她有理由接近太子的,至少能接近太子妃。

她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再轻轻地摩挲了下,她真傻,这不是现成的理由吗,她可以去谢恩的,感谢太子妃的赏赐。

只要见到了太子妃,不久有机会见到太子了么?

想到这里,她来到镜子前看看自己的妆容,镜子里露出的是一张温婉的面庞,她伸手摸了摸,下意识与太子妃的珠光宝翠比较了下,在镜子里那双大眼睛里,她看到了羡慕。

出了房门,她先去找范安贵,得知一大早就与简若尘莫小言出去了,她的面色立刻就难看起来,弟弟怎么还能与简若尘在一起呢?

虽然焦急,她还是留在驻地,好在没有等多久,就见到范安贵三人回来。

“莫师姐、赵师兄。”范安心迎了上去,然后看着范安贵,露出长姐该有的微笑。

“范仙子你出关了?不是闭关啊。”赵启明笑着与范安心道,“我们一早到坊市去,看到一个簪子与仙子很配,我就自作主张买下了,仙子可不要拒绝啊。”

四个人几乎一直都在一起,赵启明哪里有机会买簪子,范安贵皱皱眉,就看到赵启明手上托着一枚通体火红的簪子。

第348章 这礼送的

“赵道友,这不好。”范安贵脸色沉下来。

他倒是不介意赵启明追求范安心,可一上来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合适。

“范道友,这可是仙子用的东西,你让我将它带自己头上?”赵启明很是无辜地道,“看到的时候,就想到这簪子很配范仙子的气质,没有想那么多,还是你想让我丢脸地退回去?”

范安贵差点被赵启明气个倒仰,他自己就是纨绔,可这赵启明显然比他纨绔多了,人家赵启明有灵石啊,是真正的纨绔,他不过是个伪装的。

就转头看着范安心,一眼就觉得心凉了下。

范安心还是温婉地站着,脸上还是得体的微笑,可眼神却是落在那只簪子上,一瞬间的深深注视,范安贵立刻就明白了那个眼神的意义。

感同身受。

他也曾经有过那么羡慕的眼神,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已经会将羡慕和贪婪掩饰在心里,显然,范安心还做不到这点。

“好好,多少灵石?”范安贵抢在范安心开口前道。

“啥?范道友,你这是磕碜我啊,当着三位仙子的面,你让我卖你个簪子?你不如将我这个人的脸皮都一起买过去。”

赵启明要是无赖起来,那才是纨绔本色有灵石、无脸皮,关键长得还是一本正经的模样,说起掉节cāo的话理直气壮。

简若尘和莫小言全被逗笑了。

要是别人,简若尘就会伸伸手帮一把了,总是范安贵的姐姐,总不能让范安贵没有面子,可对这个范安心,她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是笑吟吟地站着看着。

范安心的视线早就从簪子上移开了,但眼角的余光还在,这个簪子实在太吸引人了。

通红通红的簪子,正好与手腕太子妃送的手镯同色,要说赵启明也真是用心,这个东西真就是贴心。

可她也知道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平辈之间的jiāo往,不能轻易收下,而范安贵显然也是买不起的,也买不下来的。

她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掩藏住依依不舍道:“多谢赵道友的好意,只是我们萍水相逢,怎么能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范安心自以为这话说得得体,却不晓得,这话一说,就将她心底的想法暴露出来了。

萍水相逢不能收,不是萍水相逢了,就能收下了?

别说能将纨绔做得如此潇洒大方的赵启明,就是简若尘和莫小言都听出来了。

范安贵立刻就尴尬起来,好在,他毕竟是久经这种场合的,立刻张口,要挽回这种场面。

赵启明岂会给范安贵这个机会,抢在范安贵之前道:“仙子这话怎么说的啊,怎么就萍水相逢了?仙子分明就是瞧不起我赵启明了,昨天我们都在一个桌上饮酒了,今天就不熟悉了。

好好,原来是我赵启明自以为是啊,自己给自己长脸呢。”说着就摆出一副受了极大伤害的模样。

简若尘简直要笑出声来,这个赵启明简直就堪比以前她见过的某些人,好在这样的人从来就不在她面前摆这副受伤的模样,不过对付范安心这样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人就好使多了。

不虚荣的女人不是没有,可面对上品法器,还能不动声色的就少了,况且,范安心之前的话表面上貌似严词拒绝,可内在含义都听得懂的。

果然,范安心脸上就露出惶恐,范安贵抢范安心的话还是直来的,立刻就哼了声道:“赵道友这话,我在天道宗的时候也是常说,不过这里可不止是家姐一位仙子。”

范安贵这是要拖着简若尘一起,也是给范安心遮挡下,不过范安心心就是一跳,果然,弟弟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简若尘,她不由地责备地看了范安贵一眼。

赵启明怔了下,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范安贵,范安贵这是在替他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