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0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启明摆手道:“可不。”

转头又对莫小言道:“莫仙子,你也不是领队,随时都有时间,要不,咱们明日结伴,先到万宝阁瞧瞧,然后八大仙居我请几位仙子休息,之后咱们到密云宝塔闯关去。”

范安贵纨绔多年,赵启明一开口,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可赵启明将范安心的兴趣撩起来了之后,转眼就邀请上了莫小言,他一犹豫,莫小言就已经兴高采烈了。

“密云宝塔我早就想去了,简师妹,明天我们一起。”也不等简若尘表态,就看着范安贵道:“我和简师妹一组,就你们两个人一组好了,我们赌局闯关。”

范安贵和赵启明心里同时一怔,莫小言随口一说就将范安心直接排除在外,范安贵一时犹豫,他也想让范安心到密云宝塔看看,可与简若尘做对手?又是与赵启明组队?不论那一点都是他不愿意的。

这一犹豫,赵启明就哈哈一笑道:“好啊,不过,范师兄没有时间吧,不如就范仙子同行如何。”

转头对范安心道:“还请仙子赏光。”说得真情实意。

第341章 生命献祭

主位,太子与太子妃不知道什么时候先离开了,大殿内就再热闹起来,走动的修士也多起来。

大多数宗门弟子处都很热闹,唯有剑宗的座位处很是安静,而结丹修士中,柳随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大殿。

剑宗四位弟子看着热闹的大殿,其中一人对郁文道:“郁师兄,这就是墙倒众人推?咱们剑宗还没有倒呢,就如此了。”

郁文笑着道:“用错词了,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没有看柳师叔都提前离席了。”

另一人哼了一声:“去年咱们剑宗的弟子走到哪里,还都被奉承的,今年,就因为一个简若尘!”

提到简若尘,几个人都不由往天道宗席位上看去,简若尘一反宴席之前的张扬,只在自己的座位上与莫小言低语,对赵启明也只是笑笑,很少说话,倒是莫小言和赵启明喧宾夺主。

简若尘已经成为剑宗修士身上的刺了,一提到这个名字,忍不住都狠狠地瞪过去。

“都是各为其主,咱们不也有修士追杀她么。”郁文混不在意道。

追杀简若尘,同样是他们心里的另一根刺,别说其他修士,连郁文说了这话之后,脸色都不好看了。

“郁师兄,你说,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咱们那三十多师兄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先头那修士问道。

这话,已经在他们心中盘桓很久了,谁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可谁都希望能有个答案。

“说不定就在这个大殿里。”另一人回答道。

此刻,大殿里的每一个宗门看起来都有嫌疑,包括水云宗。

从上次大比事件之后,水云宗与剑宗之间的关系忽然紧张起来,嫁给剑宗修士为道侣的水云宗女弟子们,也忽然都在宗门内闭关,他们怎么不知道这是水云宗在疏远剑宗,在与剑宗弟子拉开距离。

而此刻,水云宗的女弟子们照样成为大殿内瞩目的仙子,照样与其他宗门得弟子们谈笑风生,以前,有水云宗弟子的地方,都是有剑宗弟子的。

还有yào王谷、三清门……因为莫小言和赵启明在,天道宗的座位前竟然成为几处最热闹的所在之一。

能残杀剑宗筑基修士却不走漏一点风声的,也就是大宗门才能做出来的,必然与天道宗简若尘相好。

“是yào王谷?”先前那人低声说道,“简若尘那贱人不在自己宗门进阶,要跑到yào王谷去,分明巴结了yào王谷的莫仙子,说不定就是……”

“禁言。”郁文轻轻瞄了那修士一眼,那修士闭嘴,将剩下的话咽回到肚子里。

“可,总要有个理由吧。”另一人小声说道。

是啊,能为简若尘出头杀了剑宗三十多修士,总要有个理由吧,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有这个理由吧,就算简若尘和莫小言的私jiāo再好,最多就是莫小言或者yào王谷出面,护送简若尘回天道宗。

“各位仙长、仙子,请往御花园欣赏火灵灯树开花。”一个尖细的声音打断了大殿的热闹,火灵灯树就要开花了,大家跟随着引路的侍从向后花园走去。

皇家的后花园,不能称之为花园了,就是一座大型园林,园林内各种奇花异草竞相绽放,而这中间,在夜幕的笼罩下,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就是火灵灯树了。

火灵灯树独自伫立在园中湖的湖心岛上,大家隔着湖水分作在十几个亭台内,亭台中最具气势的一座里端坐的是郑皇,太子与太子妃还有几个皇子陪侍身侧,叶非也赫然在列。

礼拜之后,大家都就近进入亭台,也有的就坐在岸边的石椅上,眼看着随着月亮升起,空气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清香。

这香气也并不怎么浓郁,香味却是绵绵不绝,仿佛丝丝环绕身边。

而忽然,火灵灯树树冠周围就闪烁起星星点点的火星,火星们逐渐扩大,好像一朵朵火焰围绕这火灵灯树翩翩起舞,这就是火灵灯虫,等待着火灵灯花绽放的那一刻,将自己与花朵融为一起。

空气中的香气愈加缠绵,火焰也愈加增多,整棵火灵灯树好像被数不清的星星点点的火焰包围,就等待最璀璨的时刻出现。

郑皇身旁,大皇子叶真亲手奉上灵茶,郑皇看着面前的长子玉树临风,儿媳温顺和婉,再看看六皇子叶非的沉静,一时心内忽然就升起了悲哀。

纵然火灵灯树与火灵灯虫的共舞美妙难得一见,纵然十几家宗门俊杰都在身边,可这也只是表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儿子们很快就要兵戎相见。

他纵容了六子叶非,可同样也对叶真的做法视而不见,但并不等于他看不到两个儿子之间的争斗,看不到他们暗中出手。

坐在这高台之上,看起来他万人仰慕所在,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作为郑皇,他不算成功,而作为一个父亲,他可能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亭台内本来该是热闹的,可不知不觉中反倒成了最为清净的,每个人都好像在欣赏着不远处的美景,可真的是这样吗?

空气中忽然传来轻微的“噼噼啪啪”的声音,那种缠绵的清香忽的凛冽了下,就好像是寒冬腊月忽然降下来一层白雪,将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冻住了,只留下清香在鼻端,在周围。

火灵灯虫们身上的火焰忽的亮丽起来,好像在为这最后的生命燃烧自己,接着,枝条上的花朵开始绽放开来,每一朵花都好像是一朵张开的火焰,而花朵的中心,便是火焰的中心,正要接纳生命的献祭。

两只火灵灯虫同时向一朵火灵灯花扑过去,两只火虫在半空碰撞到一起,发出火焰碰撞的“噼啪”声,而瞬间,就有一只火灵灯虫振翅飞了过去,扑向那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