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0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这边走来,她下意识站起来,却看到那修士的视线落在的是简若尘身上。

“见过丹霞前辈。”简若尘先一步施礼,范安贵和另一人也随着施礼,范安心微怔之下,也急忙福下身去。

就听到那丹霞前辈道:“到了这里,不去参见我们老家伙,还要我屈尊降贵来见你?”说是埋怨,可语气里一点埋怨也没有。

“岂敢。”简若尘笑着道:“正要去见过前辈。”

丹霞点点头,视线落在范安贵身上:“三公子,你母亲的身体可好些?”当初范安贵母亲生下他后重病,范长利也曾求到丹霞处,故而才有这一问。

范安贵也清楚这些,忙回答道:“还在静室闭关,近来,闭关的时间长了。”

丹霞闻言,微微点头,手在储物袋上触碰了下,手里就多了一个玉瓶:“这些年我也潜心研究,想要解除你母亲的病痛,还是实力不足,也许只有元婴前辈才能够有改天换日的本事。

这瓶灵丹有安神功效,可缓解神思焦虑,送于你的母亲了。”

范安心忙跟着范安贵一起拜谢,丹霞只看了眼范安心,点点头,待看着简若尘的时候,脸上从挂满了笑意,“简仙子,我给你引荐几个前辈去。”

范安心觉得又受到了一个打击。

明明简若尘已经声名狼藉了,为什么还能和他们一起参加宴会,还能被引荐给结丹前辈?还是被一个不是宗门的前辈带着。

她看到简若尘过去的时候,那些眼皮子都不往她这边看的结丹前辈们,竟然都在笑呵呵地与简若尘打招呼,连应森都被忽略了。

然后看到简若尘说了什么,应森笑起来,大家也看着应森说着什么,一片祥和。

“弟弟,应该是你过去的。”范安心不由轻声说道。

范安贵也看着简若尘的背影,看到她在结丹前辈中如鱼得水,得体的微笑,专注的眼神,不断与每个人说着话,微笑着,既没有半分忸怩,也没有忽略每一位前辈。

他摇摇头,回头看了眼范安心道:“姐姐,这里是皇宫,没有人引荐,我,我们都要注意自己的修为。”

范安心轻咬着嘴唇,脸上还是惯有的温婉微笑,轻声道:“总有一天,那上边的人会换成弟弟你的。”

范安贵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无法打消范安心的执念,也无法责备范安心什么,范安心是为了母亲,不是为了她自己。

他想到应该让范安心多认识些修士,可他也不愿意让范安心看到天道宗不受待见。

门口再次传来骚动,范安贵侧头,一张熟悉的面孔闯入眼帘,在看到那张面容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由露出笑容,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是进来的那位修士注意到了。

莫小言,yào王谷的大小姐,范安贵没有想到她也会来。

隔着还远,莫小言也看到了范安贵,向他挤了挤眼睛,范安贵读懂了那个眼神的意思,那是莫小言又想好了对付他的法术,还要与他再练上几场。

他同样回了一个了然的眼神,目送着她走到yào王谷的位置上。

第338章 无关宗门

莫小言的到来,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对这位yào王谷的大小姐,修士们都是既想要巴结,又有些惧意,一时,各宗门领队各世家子弟纷纷上前。

范安贵也才站起来,对副领队道:“李师兄,我领姐姐认识下莫大小姐。”

李阳点点头。

李阳,筑基后期修士,却是这次的副领队,他自己是一点也不介意。

如果不是要到二级文明国家,李阳可能连这次皇城之行都要拒绝,他对权势并不热衷,只对修炼感兴趣,在这个宴会上结识其他几位有头有脸的修士固然不错,但既然不是同等身份的,他也不想勉强结识。

他很能认清形势不然也不会做这个副领队了也能认清自己的位置,天道宗有简若尘和范安贵jiāo际就可以了,他么,还不如安静地品品灵茶。

可他人想安静,总是有人不想让他安静,范安贵和范安心才一离开,身边就多出一个人来,只一抬眼,李阳就生出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剑宗弟子,这次的领队,郁文。

郁文,筑基后期修士,就是李阳这个很少接触外界的修士都知道他,在剑宗筑基后期弟子中,郁文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此刻,郁文面色含笑地站在他身边,在他侧头的时候微微点头,不待邀请,就自顾坐下来道:“李道友,今天我们只谈风月,不谈宗门之事。”

这一句话就让李阳无法开口了。

风月?两个大男人之间有什么风月可谈?在这个连半点风一点月都看不到的大殿里,又谈什么风月?

“说来李道友,你我今天在这里,也算是同命相怜,我剑宗被你们天道宗的简仙子所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你们天道宗其实也没有好在哪里。”

李阳默然。

这就是无关宗门只谈风月?

“筑基后期大修士,却只能做副领队,要听从筑基中期修士的吩咐,也就是你们天道宗能做出这种事情了,不过我看,这真正的领队连筑基中期都不是,该是那位才筑基的仙子才对。”

郁文说着,眼神向大殿结丹修士所在位置瞧过去,简若尘正说了一句什么,旁边的几个修士朗声笑着,应森的表情很是开怀,然后简若尘摇摇头,好像很是无奈的样子。

李阳不想回答,但也只能默认了郁文的话,至少从表现上看,能在结丹前辈面前游刃有余的简若尘,才更像是天道宗的领队。

郁文笑笑道,“简仙子确实有些本事,不过根基太浅,修为太低,前辈们能将她捧上天,自然也可以将她摔下来。

身为宗门弟子,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就如你我今天坐在这里一样,很多时候,我想畅游江湖,做一个一心问道,不问俗世的修士,但更多时候,忘不了宗门的恩情。”

李阳收回望着简若尘那边的视线,不经意却落到了范安贵的身上,范安贵正与莫大小姐相谈甚欢。

“所以,我想李道友在这一点上与我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宗门。”郁文为这一大段做了个收尾。

李阳终于收回了视线,道:“这一点上,郁道友说得是。”

郁文轻笑一声:“难得我们两宗的弟子还有共同的意见,在这个太子府内。”

李阳笑了,侧头看着郁文,“不错,不过之前郁道友所言,我不是完全赞同,在外事上,范师弟要比我强上许多,而简师妹,我以为并不是需要谁捧的。”

“李道友说得是。”郁文随意道,一股你说得对你说什么都对的语气,仿佛不想和李阳一般见识般。

两人暂短地说了几句,引来大殿上一部分人侧目而视,李阳略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