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0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见得多了,并未放在心上,这次怎么又觉得不舒服了。

很快两个人就都放平了心态,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简若尘没有留在皇宫内,虽然在叶非这里会比较安全。

皇城内外开始忙乱而热闹起来。

剑宗弟子遇害的事情,简若尘和范安贵一起被叫到了城主府,被客客气气地询问了一遍,岭南城主肖林和护法涂刚也在,证明了最后一次剑宗弟子遇害,简若尘和范安贵不可能是凶手。

这件事情竟然就这么高高抬起,然后又轻轻放下,让简若尘颇为奇怪,跟着,太子妃又递过来请帖,说是太子府内种植的火灵灯树近日就要开放,邀请各宗门领队以及在京城的各位世家子弟前来观赏。

火灵灯树每年只在天气最热的一天夜晚开花。

这个最热,是根据当年的气温决定的,有的时候是在三伏天里,有的时候却会延后几日,但只要是火灵灯树开花,就不会发生意外,那一日,一定是这一年温度最高的一天,

火灵灯树开花前也有预兆,会接连几个夜晚,散发出特别的香气,清淡幽静,淡雅绵长,对修士来说,只是很清淡的一种清香,然而,对火灵灯虫来说,这个香气却有着无上的诱惑。

火灵灯虫,火系灵虫,平时与一般昆虫相差无几,可是每到火灵灯树香气出现的时候,它们就忽然凭空出现了一般,绕着火灵灯树飞舞,且每一个火灵灯虫身上都散发出火红的光芒,只要细看,便能够发现,那火红的光芒正是燃烧的火系灵火。

这般景致在夜间看来是极美的,尤其是火灵灯虫吸收了火灵灯树香气后,会绽放出更为绚丽的灵火,数十万的火灵灯虫凑在一起,便如天上的繁星落地,美不胜收。

而在火灵灯树开花的哪一个晚上,盛况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火灵灯树的每一根枝条都会开出数十甚至上百朵火焰状的鲜花,而这些火灵灯虫便会如飞蛾扑火般扑倒鲜花内,二者jiāo融的刹那,火灵灯树盛开的鲜花会瞬间闭合。

据说,火灵灯树的花为雌,火灵灯虫为雄,每一次火灵灯虫都要找到它命中注定的那朵火灵灯花,然后jiāo融到一起,就会孕育出火灵灯果来。

这是一种很小的,宛如樱桃般的果实,虽然不大,却是绝佳的火系灵果,一粒这般灵果,要一枚中品灵石才能购买得到。

只因为,火灵灯果不但味道绝美,提供的火系灵气充沛清纯,没有任何杂质,无需两只灵丹,就有灵丹的效果。

因此,没有修士会拿它炼丹的,因为整个郑国,只有太子府上才有这么一株能够开花的火灵灯树,而没有开花的火灵灯树也就吸引不来火灵灯虫,自然也得不到火灵灯果。

得到这么一张请帖,没有人能拒绝得了的,更何况还是太子妃的邀请。

每个宗门都得到了五张请帖,其上都落了人名,天道宗的请帖,赫然还有范安心的名字。

能得到太子妃的邀请,参加一年才有一次的火灵灯树开花的盛宴,品尝到美味的火灵灯果,没有人会拒绝这个邀请的。

但参加盛宴,哪里能空手而去,好在应森对这般宴会是有准备的,他一个外事堂的堂主,怎么能空手到皇城呢。

这一日傍晚,太子府前热闹非凡,一会是身着宗门服饰的青年俊才,一会是穿着儒雅衣衫的世家子弟,更有女修打扮的花枝招展。

只是天道宗两位女修的装扮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

大名鼎鼎的简若尘,竟然还是宗门内门月白色长袍,一头黑发只别了一支碧绿的发簪,再有的装饰就是一对同样质地的耳钉了,哦,如果腰带末端垂下的颜色稍淡的玉佩也算是装饰的话。

第337章 再遇故人

天道宗另一位堂主的女公子,虽然没有着宗门月白长袍,衣裙也很是淡雅,可全身上下也就那么一两件首饰,不由就让人想起了天道宗“穷”这个事情。

天道宗的穷已经快成为每次有天道宗子弟在场的话题了,这一次注定没有例外。

简若尘对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熟视无睹,虽说人靠衣装,可身为宗门弟子,穿着宗门服饰参加这般宴会再正常不过了。

而穿着宗门的长袍,顶着一头首饰,才是笑话,再说了,她简若尘的富有,早就传出去了,自然无需以一身行头来证明。

说来她还真喜欢宗门长袍,穿着舒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无需准备太多的服饰了,天知道在上个世界她是多么讨厌避不开的宴会,为此专门有个助理替她采买新品服装,只因为那些参加宴会的衣服、鞋子、手包甚至首饰都只能穿戴一次,就要束之高阁。

但范安心却受不住各种眼光了,尤其是看到其他宗门的女修珠光宝气,还有一看就可以当做法衣又漂亮的长裙,更是生出自惭形愧的心理。

幸好,太子府的下人都是训练有素,面上什么也看不出来,恭恭敬敬。

进入太子府,范安心就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第一进的宽敞,就赶上了宗门的广场大小,两侧长廊雕栏玉砌,侍立的侍从们一个个都规规矩矩,还全是练气修士,甚至还有筑基修士。

等到进入宴会大厅,更是觉得气势辉煌,整座大厅内只有靠一圈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柱支撑,头顶是二十多米高的穹顶,所有的墙壁包括穹顶,要么是壁画,要么就是各种装饰,全是她想象都想象不到的。

可被引到座位上的时候,就很是不开心了,天道宗怎么也算是一个大宗门了,虽然现在不如以前,可怎么要在下首位置?

好在应森坐在上首所有的结丹修士都坐在上首,范安心看了一会明白了,座位是按照修为排列的,按照各宗门领队的修为排列,所以,虽然他们这四人里有一位筑基后期修士,他们也只能按照范安贵的修为,坐在下首。

就又愤愤不平,同时宗门的公子,她的弟弟怎么就没有进阶到筑基后期?是的,一定是资源不足,只要……

她羡慕地看着上首的那些修士,看着主位的金碧辉煌,看着整个大厅的宏伟壮丽,她一定也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之一,一定,这样,这里的一切也就有了她的一份,她的弟弟也能得到最好的修炼资源,她的母亲也能从哪个黑暗的静室里走出来。

嫉妒、羡慕被悄然隐藏在心里,她微微垂头,怎么才能得到太子的注意呢?

这个大殿中要有几百修士,女修也有几十,哪一个都穿得比她漂亮,打扮得比她美丽,可若是离开了这个宴会,她更不知道怎么才能接触到太子。

宴会还没有开始,不断有修士被引入进来,也不断有相熟的修士热情地招呼,或是在大厅中,或是在谁的座位前。

周围忽然安静起来,就见到仙骨飘飘的修士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