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9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像看个便,甚至给简若尘一种错觉,就是叶真的视线看到了她丹田内的五色灵力。

她体内的神识差一点也被调动出来反击,好在习惯xìng的内敛情绪及时控制住了神识,她安然平静地坐着,好像全无感觉到。

叶真很是满意。

少有修士能承受住他的视线的。

修士与太子身份双重威压与震慑,在他视线所到之处,多数收到的都是谦恭,当然,是那些修为和地位都在他之下的人身上。

可郑国,修为在他之上的,同时地位又超过他的,只有郑皇了。

所以,他时常生出高贵同时又孤独的感觉,对那些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兢兢战战的修士,不是很瞧得起。

这样的后果,就是与其他修士的距离越来越远,哪怕他有意做出虚怀若谷的形象。

而女修们,更没有在他的注视下能如此安然的了,要么是羞红了脸,要么就是暗暗的恼怒,这些,全都让他对她们失去了任何兴趣。

他不缺人惧怕自己,他也想有一两个红颜知己。

只有他的太子妃在他面前永远的温文尔雅,永远的不惧也不违逆。

他明白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给她需要的,而她需要的并不过分。

视线落在应森身上,却没有那么不尊重了,应森毕竟修为高过他一层,神识打量就失了身份。

叶真笑着,没有什么诚意地道:“让应堂主久等了。”

应森立刻也笑着道:“太子殿下事务繁忙,我们等等也是应该的。”

客套了一句,叶真就道:“我也与剑宗宗主通信了,我们都认为,这是有人在嫁祸简仙子。”说着视线向简若尘望来,温和道:“不好意思,没有与简仙子事前说明。”

简若尘还以为会有个审问对证什么的,不想上来就澄清了,意外之极,一时就表现出来。

大皇子哈哈大笑道:“简仙子莫不是以为到这里,还要受到审问?”

简若尘略微平静下来,拱手道:“太子明察秋毫。”

这个明察秋毫,不是很让叶真受用,他专注地看了简若尘一眼,想要看出简若尘话里可有什么其它含义。

应森也道:“刚刚简师侄还在询问我,可有审判之说。”说着呵呵笑了笑,斜视简若尘,明显是看笑话的意思。

简若尘就笑了:“不知道规矩,应师叔可别打趣我了。”

叶真也笑了,“简仙子真是……有趣,不是没有审判,只若是审判,怎么能到太子府呢,会直接移jiāo给皇城的城主府的。”

几个人又都笑笑,叶真道:“请二位前来,也是想听听二位的说法,二位也都知道,剑宗弟子的陨落,严格说与简仙子脱不开干系。”

这话听起来有些像陷阱,这个脱不开干系的含义就多了。

应森道:“太子这是抬举简师侄了,大比之后,简师侄回到师门时候不久,就与yào王谷的姐在一起,连筑基都是在yào王谷内完成的,一筑基,就急忙返回宗门。

我们宗门都没有想到简师侄会这么快筑基,筑基之后又马上返回宗门,剑宗弟子怎么就知道了?”

叶真含笑点头,“应堂主说得是有道理,只是这番话私下说来可以。”

应森老脸一红,就说不下去了。

修士讲究的因果,如果没有先前简若尘与剑宗龌龊,又怎么会有剑宗弟子堵截简若尘之说,应森这话在世俗上讲还通得过,放在修士的立场上,就行不通了。

叶真继续含笑道:“现在呢,大家都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有人在替简仙子打抱不平,简仙子应该知道是谁在这么做吧。”

简若尘摇摇头:“若是有人诚心为我打抱不平,该知道我并非噬杀之人,如此作法,我也很是费解。”

简若尘一句话,就将打抱不平推得干干净净,叶真想要暗示是六皇子所为都来不及,这一下对简若尘不由再高看了一眼。

心里对简若尘也是稍稍看重了。

当然,还不是到左右太子妃并列的程度。

他没有忘记他早就为简若尘安排的位置,不过,可以多准备几个,看看哪个最合适。

只是叹息了声:“可惜了这些剑宗子弟。”

房间内略有沉默,叶真就略微过问了下天道宗弟子的安排,然后才道:“皇城内给各宗门都留了住处。”

接着看着简若尘道:“太子妃听说简仙子其人,很是喜欢……”

才说到这,就听到外边传来六皇子叶非的声音:“什么时候我要见我太子哥哥,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也敢阻拦?”

叶真的话收住,眉头不易觉察地皱皱,简若尘垂下眼帘,心里笑道:叶非来得还真是时候,若是让太子把话说完,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叶真瞟了简若尘一眼,见她只是微微出神,不好将话说完,外边就再传来叶非高声叫喊:“太子哥哥!”

叶真只能吩咐下去,门口阻拦的侍从让开,叶非气冲冲走进来:“太子哥哥,你这下人真是该管管了。”

也不等叶真说什么,见到简若尘就是眼睛一亮,上前几步道:“我让管家来请你,泥没有和太子殿下说么?”

第335章 你就当吧

半年不见,叶非长高了点,年轻稚气也少了些,皱着眉头看着简若尘,就像看着违逆了自己的玩具似的,满脸的不高兴。

“我都半年没有见到你了。”这话说起来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委屈。

简若尘哑然,一时没有从叶非的语气中找到配合情绪的词汇。

叶真看看叶非,再瞄一眼简若尘,语气略沉道:“六皇子,我正在询问简仙子正事。”

叶非听了道:“还没有询问完?太子哥哥,不就是剑宗那些不知好歹的弟子么,要我说,这么些不懂得是非的修士,没了就没了,剑宗现在越来越上不得台面了。”

说到正事上,叶非表情立刻就沉稳起来,颇有皇子的风范,叶真看看叶非,似乎拿叶非没有办法似的,摆摆手:“好了,我也问过了。”

说着看着简若尘道:“简仙子是聪明人,这件事情,也该心里有数。”

有叶非在,便是什么也谈不成了,叶非理直气壮地将简若尘和应森带出太子府。

叶非并没有自己的皇子府,就住在皇宫内,应森有皇室安排的住处,叶非只带着简若尘一人进入。

进了自己的院子,叶非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埋怨道:“我不是差人给你送了信,不要你来。”

简若尘道:“已经来啦那些剑宗弟子,不是六皇子做的手脚吧。”虽然心里也不相信,还是要确定下。

“我哪里有那些人手,知道你在yào王谷与莫大小姐在一起,我也放心,何必平白给你我树敌。”叶非说话直来直去,已经将简若尘和他捆绑在一起。

简若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