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9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不独你嫡子,我也没有见过简小姐出手。”

袁青眉毛扬扬,看着简若尘,颇感兴趣的样子。

简若尘有些汗颜道:“二位前辈就不要拿晚辈打趣了。”

应森哈哈笑着:“袁道友,你不用想着送法器了,你这里符肯定不缺,每种符来个十张八张的,我和你说,当日宗门小比……”

应森就将简若尘再宗门小比上的表现讲述下来,连对战修士的沮丧和无奈都讲得活灵活现。

自己做出来是一回事,听人讲出来是另外一回事,简若尘听着应森讲述,看着袁青哈哈大笑,想起自己当时的嚣张,也觉得尴尬。

一边的范安心还是温婉地笑着,半低着头掩饰着眼神里的轻蔑。

“简仙子真是有趣,这么着,我这里二层的符,常用的,每种就送你十张。”

简若尘站起来拱手道谢道:“恭敬不如从命,多谢袁前辈,多谢应堂主。”

袁青便召唤了人,不多时有人再捧着托盘,上边是一叠厚厚的符,不下百余张,袁青招手,先让那人走到身前,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再拿出几张符,一并放在托盘内:

“简仙子,这么些符还不如法器的一成灵石,我还得谢你这种与众不同的风格,替我省了灵石。”

在场的几人全都知道,先前那些符是如袁青所言,但是袁青后来添上的,却不是同一个层次的符了。

能收在袁青这个结丹修士储物袋里的符,又怎么会是普通之物呢。

简若尘规规矩矩地站起来,先拱手施礼,然后双手接过符,收入到储物袋里,袁青看着简若尘收下符,笑道:“外边你们那些弟子还不得在这坊市内转一天,就让这三位贤侄到静室内熟悉熟悉法器和符,你我畅谈一二?”

应森道:“那感情好,我还正想与袁道友借几间静室。”

简若尘三人来不及推脱,便有人伸手请他们下楼,应森也道:“我就在这楼里,你们熟悉了手里的东西就可以出来,自己再逛逛。”

简若尘三人一起下楼,范安贵看着简若尘几眼,却从简若尘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异样,他却是知道的,所有的一切都落在简若尘眼里,可旁边有范安心,还有外人,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做不出来。

进入静室,布上禁制,他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坐下,他最担心的真相竟然就这么轻易被揭穿了,他要怎么办?怎么面对这两个人?

第329章 老jiān巨猾

袁青的家族是商业世家,在郑国也可以勉强进入一流世家行列,因为经商,修炼资源足够,作为家族长子一脉,进阶到结丹期再正常不过了。

但所谓的修炼资源足够只是一个比较,世家的维持,子弟培养,家族越来越庞大的人口,有头脑经商又能兼顾修炼的子弟着实不多,逐渐让袁青有种捉襟见肘的感觉。

是人,就会有私心,培养自己的儿子和侄儿上,总是有区别的,遇到好的资源,也自然要留给自己的儿子。

所以,每次想到练气修士大比,他都会一头冷汗,他亲手将自己的儿子送入大比,差一点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才一万下品灵石,哪怕简若尘开口一万中品灵石他都会答应的,他的儿子,值得他倾家dàng产。

对简若尘的感激,自然也爱屋及乌表现在对天道宗的热情上若没有天道宗送简若尘参加大比,天道宗的练气弟子固然全军覆没,他袁青的儿子也会死掉的。

尤其听说其内还混进去了邪修之后,更是后怕。

所以,在应森先一步送来消息后,他一口答应配合,但送给简若尘的符,是他真心实意的。

此事大厅内只有他和应森两人,他笑着,全然不提刚才之事,只是一个劲地夸奖三人年轻有为。

应森从储物袋里取出灵石,推在二人之间的茶几上:“多谢袁道友了,让我在两个侄儿面前有了面子。”

面子?天道宗堂主、结丹中期修士,会在两个筑基中期修士面前充面子?

袁青是场面上的人,明知道应森张口全是鬼话,也不戳穿,笑着道:“能与应道友结jiāo,是我的荣幸。”

他碰都没有碰灵石锦囊,虽说不用看,仅凭锦囊的数量就知道是多少灵石。

应森也笑笑,灵石拿出来了,自然是没有收回的道理,叹了口气道:“袁道友,不瞒你说,我对这次的皇城之行,就如上一次的练气大比,一样是心有忐忑,惶恐不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袁青闻言,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咱们三级文明,一向要听从二级文明国家的吩咐,这一次各大宗门都抽出了近三分之一筑基修士抵御兽潮,对我郑国来说,简直就是……”

他没有说下去,心里暗暗庆幸,世家子弟严格意义上讲,只要没有被皇室任命,都算作散修,袁家世代经商,也只有偏枝的几房不甘寂寞,想要走走“仕途”,主家子弟就不用趟这趟浑水了。

“是啊,我郑国在三级文明国家里也是小国,这么一来……”两个人不算很熟悉,还到不了可以敞开胸怀的程度,应森不敢jiāo浅言深。

他摇摇头:“做我天道宗的弟子,说来也算不上福分,我亲自带出来两个师侄,总也希望能平安带回去。”

袁青微微颔首,却忽然想到了简若尘。

从大比之后,他着实好好打听了简若尘,虽然都是道听途说,也能让他在心里勾勒出大致的影子,便道:“大比那么危险,你家弟子都能力挽狂澜,这皇城之行,总是在皇室眼皮子底下,应道友,你们天道宗卧龙藏虎,完全不用担心的。”

应森看了袁青一眼,心说,要是没有简若尘出现,天道宗也还是以前那样,虽然不死不活的,终也没有灭宗的担心,就是因为这一个卧龙藏虎,是机缘,可把握不好,也是毁灭。

“近来沸沸扬扬的剑宗筑基修士遇害事件,袁道友也该听说过了吧。”应森道。

袁青诧异道:“应道友不会以为,真是你家简仙子干得?”

应森摇摇头:“怎么可能?她才筑基。”

“那应道友担心什么?只要长眼睛的,谁看不出来这是有意陷害?”

都说是有意陷害了,明qiāng易躲,暗箭难防,应森苦笑了下,却也无法反驳,更不能说简若尘已经牵连到大皇子和六皇子夺位的漩涡里,只摇摇头道:“总是麻烦。”

两个人谁也不说什么实质的,互相提防,应森心里还想着,简若尘能否发现他处心积虑想要告诉她的破绽。

应森心里翻来覆去琢磨,静室里也只有范安心还沉浸在喜悦中,她头一次后悔没有早些离开天道宗,她没有想到,跟着应森出来,遇到结丹前辈,还能有见面礼之说。

若是早些年就出来,也不至于在宗门修炼得这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