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9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笑:“是是,被简仙子敲了一万灵石,我们还都觉得幸运,幸亏能送出去。”

简若尘也笑起来,袁青坐到应森身边,范安贵和简若尘坐下,范安心站在范安贵一侧。

“袁道友,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们天道宗的三公子范安贵。”应森笑着对袁青道。

“哦,范道友的公子,真是一表人才。”袁青笑道。

范安贵站起来拱手施礼:“见过袁前辈。”

袁青抬手,范安贵这才坐下。

“安心,你袁前辈不是外人,与你父亲也都熟悉,你也坐下来吧。”应森先与范安心说句,才转头对袁青道:“这是范堂主的女公子,这次也跟着到皇城逛逛,不在咱们编制里。”

又是一番见礼,袁青爽快道:“第一次见到晚辈,本来就有见面礼的,何况还是你应道友领上来的,这么的,我这里正好有几个新到的法器,看看喜欢哪个,就送给范道友的两位公子了。”

“那,我就替范堂主谢谢袁道友了,我先挑挑,给两位贤侄把把关。”应森不客气一口答应,范安贵和范安心忙站起来道谢。

“还怕两位公子吃亏了?”袁青笑着摇摇头,喊过一个侍从,吩咐一句,侍从应着退下。

应森道:“不是怕他们吃亏,是怕你袁道友拿出来的法器太金贵了,现在用不上,反倒不如趁手的好,唉,我这侄女还好,我这侄儿可是要对战兽潮的。”

袁青也点点头:“不错,若是平时,可以寻一法器,等待修为提升后用,现在,就不如趁手的了。”

正说着,接连几位侍从捧着托盘进来,上边是大大小小的玉匣,都放置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最后跟上来的侍从,才托着茶盘,每人面前放上灵茶。

简若尘三人视线都落在对面玉匣上,袁青挥手,让侍从退下,然后亲自打开一个玉匣。

“我这里有两把上品飞剑,一把水系,一把火系,若是水火双灵根修士使用,双剑合璧,威力就会大增。”

先一个玉匣透着幽蓝的寒气,室内好像要被冻结了般,后一个却是火热气息弥漫出来,一下子就综合了冰凉的温度。

“怎么说?”应森挑眉道:“这两柄飞剑好像互相克制。”

“表面如此,但要是心有灵犀,就看怎么配合了。”袁青点到即止。

应森点点头,并未将飞剑拿起来。

袁青再打开另外一个玉匣,里面是一张锦帕。

“这是罗帕,既可以当做防御法器使用,也可以攻击对手,优点是出其不意,缺点就是既防守又进攻,浪费灵力。”

应森点头道:“不错,法器虽好,筑基后期使用才会事半功倍,没有强大灵力支撑,反而还不如单一法器。”

最后一个是一个单纯防御法器,应森一一看过,忽然伸手将两柄飞剑取了出来,立刻,房间里一蓝一红两道光芒闪烁,应森在手里看看,道一声:“好剑。”

接着对范安贵和范安心道:“两位贤侄,看看这飞剑如何。”

说着手一抬,两柄飞剑忽然脱手,向二人飞去,去势并不算急,但显然没有用上灵力。

范安贵范安心自然也不能动用灵力,张手就向飞剑抓去,简若尘的视线蓦地就落在两人的手上。

第328章 真相揭穿

两柄飞剑,一红飞向范安贵,一蓝飞向范安心,不带灵力,单纯是随手一扔,应森笑呵呵的,袁青也是习以为常,面色慈祥看着对面二人。

这三楼大厅内面积虽大,虽然也有禁制布置,却不适合动用灵力,这般将飞剑投掷过去,在修士来说,也该算正常。

可简若尘却是心中一动,范安贵和范安心显然猝不及防,条件反shè般伸手抓去。

两只手同时握住了飞剑,可同时,简若尘的眼睛一眯,她清清楚楚地看到,范安贵抬起的是右手,而范安心抬起的是左手。

刹那,她的眼神向应森斜过去半分,正好将应森眼神中的闪烁看在眼里,应森笑着道:“双剑合璧,威力大增,如何?”

范安贵没有看着自己手里的飞剑,反而看着范安心手里的飞剑,面色略微苍白了下,但是在火系飞剑的映照下,并不明显。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看的不是飞剑,而是握着飞剑的那只手,左手。

他想回头看看简若尘的脸色,竟然不敢,握着飞剑的手不由用力,看在外人眼里,却好像是喜欢而舍不得的模样。

范安心看着手里水蓝飞剑,轻轻抚摸着剑身,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欢,她侧头看着范安贵,露出温婉的笑容站起来。

“多谢袁世叔厚爱,晚辈感激不尽。”说着拱手道谢。

范安贵终于回神,忙也站起来:“如此贵重法器,晚辈……”

“诶,我与你们父亲也算是世jiāo,这见面礼两位世侄喜欢就曾。”袁青打断了范安贵的话。

应森呵呵笑着:“坐吧,袁道友也不是外人。”

接着看着简若尘笑道:“简小姐,你当日敲了万枚灵石的竹杠,这回可就没有见面礼了。”

简若尘微笑着,丝毫没有异样道:“应堂主说笑了,能跟着过来见识一次,就心满意足了。”

这个见识,可就有多种解释了。

简若尘不相信以应森的阅历见识,会没有注意到杀死何雨春的凶手惯用左手。

可能凶案发生在宗门,是执法堂和大总管该cāo心的事情,与他外事堂的堂主无关,可凶案再次发生,是在他带队的宝船上,这就触动了他的逆鳞。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同门相残之事,没有人能放过凶手。

简若尘的这句见识,便是真真正正的见识了。

她见识到了应森的手段:宝船凶案一出,应森很快就将嫌疑人确定了,从他讲述范家之事就能判断出来连简若尘都能觉察到范长利之心,何况应森呢。

然后与之jiāo谈,她诱使应森将宗门作为后盾支持,应森何尝不是反过来利用她来抓住六皇子,天道宗只能靠上六皇子,只能和六皇子一荣俱荣。

为了表示他的诚意,才有今天这么一出吧,他没有真凭实据,看在范长利的面子上也动不得范安心,就干脆将这个凶手就出来放在简若尘手里。

就如简若尘相信应森老jiān巨猾一样,应森同样相信,简若尘也会锁定凶手。

应森表情不变,点点头,对袁青玩笑道:“简大小姐财大气粗,袁道友不妨狠狠敲她一笔。”

袁青哈哈大笑:“应道友,我感谢简仙子还来不及,怎么会敲她一笔?上次见面,就该有见面礼的,拖了这许久,就是我的不是了,我上次回来,就琢磨着简仙子适合什么样的法器。

可我那嫡子回来以后我问过,竟然没有见过简仙子出手,这么着,就不好寻摸法器了。”

应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