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9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的朋友,可能是唯二的朋友,如果莫小言也是他的朋友的话。

不论是站在正义还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她都不该放过范安心的,可范安心是范安贵的姐姐。

她犹豫了。

她不会放弃助六皇子上位,相信本来,范安贵会成为她的助力了,反过来,只要范安贵露出一丝想要睁得宗主位置的意思,她也会帮着他争取的。

她应该想到范安贵觊觎天道宗宗主的位置的,也只有这个位置上的修士,才能接触到宗门的秘宝,如果,天道宗还有秘宝的话。

也只有天道宗宗主的妹妹,才有可能找个更好的归宿,然后换回治疗他们母亲的灵丹。

可,完全可以不用这般残忍下作的手段,五位无辜者的生命,就是为了诋毁她的名誉,进而牵连到六皇子。

真小看了她简若尘。

只是,真要揭露了范安心,斩杀她?那要让范安贵如何自处?

可不如此,怎么对得起无辜的五条生命,怎么对得起被抹黑的自己。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三十几年的人生,简若尘第一次陷入两难。

以范安心的心智,她绝对不会放弃的,会利用一切机会落石给自己。

她若是置之不理和忍耐,只能被当做软弱可欺,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真的害了六皇子,只因为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

简若尘无力地坐在船舱的地面上,她实际已经知道了答案,知道她会怎么做,只是在说服她自己,给自己更充分的理由。

而如果,范安心肯就此收手,安分守己,她何尝不能给她一条生路。

但可能吗?

沉重的心理活动终于告一段落,简若尘直到她已经平心静气下来之后,才一摸储物袋,拿出了纸笔。

她在上个世界的时候,有一个习惯,一旦遇到需要抉择的事情的时候,就将利弊仔细在字面上分析出来。

她展开纸,在纸的最上方写了三个大字:范安心。

接下来在下边的左侧写了一个死,右侧写了一个活。

看着这两个字良久,简若尘在“死”字上方坚决打上了一个叉。

她承认她感情用事了,范安心是范安贵的姐姐,她无法当着范安贵的面或者背着范安贵,置她于死地。

毕竟,何雨春四人先对不起她,毕竟,高玉与她素不相识,毕竟,也是最主要的,她与范安贵是朋友。

一旦决定了,简若尘就松了一口气,可再望着“活”这个字的时候,眉头再微微蹙起。

她沉吟了一会,在“活”字下方分出两个枝杈,一头写上“放任”,一头写上“囚禁”。

几乎是马上,就将“放任”二字划去,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囚禁了。

距离皇城还有十几天的路程,怎么将这个隐藏的祸端拔出,在一落地就能囚禁起来,是个问题。

她的手指在囚禁二字上轻轻抚摸了下,跟着指尖忽然出现灵火,将这一页纸烧成灰烬。

这件事情,她不准备让范安贵知道,哪怕因此会引起他的误解。

但她也暗暗决定,即便不能借助自己的力量,将范安贵扶植到天道宗宗主的宝座上,也要尽一切可能,帮助范安贵的母亲摆脱地火禁制,恢复自由。

十年,她只有十年的时间,不,也许更多。

十年对修士来说虽然时光短暂,但十年也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范安贵还不知道简若尘已经完全明了了一切,简若尘和范安贵也不知道,在简若尘离开应森的船舱之后,应森笑了。

应森想起了简若尘曾说过的话:一个人若是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那么,也就没有一点用处了。

第327章 醉翁之意

简若尘果然没有再回到甲板上。

她一个才筑基的小修士频繁出入船舱甲板,总是让人看着不舒服了,况且一上到甲板上,王泉也不会放过她。

不能布置下聚灵阵,也不能服食灵丹的修炼,对简若尘来说修炼就是事倍功半,她干脆就再拿出符纸,这一次终于可以静心制符了。

宝船终于在郑国第三大城市清源城外停了下来。

郑国城市大小,以其内坊市大小来确定,第一大城市自然是皇城了,不但修士数量众多,经营修士用品的坊市也是全国最大的。

清源城作为第三大城市,坊市内的各种法器、符、灵丹甚至妖兽幼兽也算品种繁多了,且也有若干世家居住在城里或者城外庄园,宗门修士难得出来一次,自然要在清源城停留一日了。

应森给了天道宗修士一天的时间,天黑之前必须离开清源城,在城外搭乘宝船。

城市内是禁止修士任何形势的打斗的,修士打架,凡人遭殃,所以,不论城市大小都有此明文规定,因此应森并不担心剑宗弟子会和天道宗弟子动手。

这时候,岭南城主自然不方便与应森同行,应森就拉着范安贵和简若尘一道,范安心自然跟在三人后边。

本来很大的清源城一下子涌进来千余位修士,坊市立刻出现人满为患的势头。

宽敞笔直的街道人头攒动,颇有上个世界节假日时景点的盛况。

应森自然不会和这些筑基修士挤同一家店铺的,带着三人,轻车熟路进了一家店铺大门,马上就有人迎过来,带上三楼。

一楼,是接待练气修士的,二楼,通常是筑基修士,或者是一些出手大方的世家练气子弟,三楼,就是贵宾室了,不仅是能接待结丹弟子,还有就是范安贵这样的宗门公子小姐。

三楼上去就是一座大厅,算不得金碧辉煌,通体都是纯净的水晶式装饰,一排落地窗户对着的是街道,一眼就能看到攒动的人头,川流不息的人群。

两侧是两排被皮革包裹的椅子,每张椅子之间都是一条很宽的茶几,应森被请向一侧,简若尘三人很自然被请到另一侧。

“应道友前来,蓬荜生辉。”简若尘还没有坐下,就有爽朗的笑声传来,三人随即就站在座位前,从外边走进来以为中年修士,一看到修士的面容,简若尘脸上不由就露出轻笑容。

“袁道友,别来无恙。”应森也拱着手。

“托福,托福。”袁青回了一礼,然后转身,看着简若尘道:“简仙子,可还记得老夫?”

简若尘笑着上前施礼:“袁前辈比上一次见到更是年轻,袁前辈才进来的时候,差一点没有敢认。”

范安贵看了简若尘一眼,见她笑语盈盈,神采奕奕,与这位袁前辈很是熟悉的样子。

“呵呵,简仙子救了老夫嫡子一命,老夫自然放下了心思,心情好,人就年轻了嘛。”说着哈哈笑起来。

简若尘也笑着,“那是贵公子运气,晚辈也沾了贵公子的光,得了一万灵石呢。”

袁青继续哈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