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9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说出没有看好安维谨的原因。

“二公子是柳总管的公子,本来天资卓越,人也稳重,尤其是深得柳总管言传身教,很是会揣摩人心,等到柳总管退下来的时候,二公子至少能子承父业,有他做总管,我们几个堂主和宗主也都放心。

若是有可能,也打算更进一步,可惜,二公子一次练功错服用了灵丹,一身修为几乎尽毁,之后多数时间都在闭关,少有打理宗门事务,连大总管一职都未见接上。

柳总管不得已,从外门找了水慕言做助手,也是有意培养,那孩子还也伶俐,就是修为不足,就算接了总管的位置,修为始终是弱点,只能做个助手。

柳总管的道侣修为也是结丹中期,对外一切都是柳总管打理,但我们都知道,对内,柳总管的道侣几乎分担走了一半的事务,大家心照不宣,只当做不知而已,道侣道侣,志同道合,互为一体,柳总管的事情,自然也是他道侣的事情。

外事堂的范堂主,与你接触不多,三公子接触的就多了,现在外边充作他侍卫的,是他的姐姐,咱们宗门,也就是范堂主才是一儿一女。”

说到这,应森犹豫了下,毕竟有些事情涉及到范长利不愿意说出来的隐秘,但已经说到这里了,也就没有必要藏着遮着了。

“说起来,范堂主也是不容易,他与他的道侣先有了一女,可没有想到,结丹之后,他夫人忽然再有了身孕,还是男婴。

结丹修士少有能诞下后代的,怀孕也是难上加难,但既然有了,没有不要的道理,可大约就是违背了天意,怀孕不久,范堂主的夫人忽然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她本是水火两系灵根,体内的火灵根却随着胎儿的长大,开始被剥离。”

简若尘惊讶地听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听到从范安贵出生之后,他的母亲就不得不住到有地火的静室里,甚至是要被阵法包围住,不能有一丝热量外泄。

应森徐徐道:“我们几个堂主专门研究了范夫人的情况,却是无能为力,最后猜想,除非凡夫人可以修炼到凝婴,借助凝婴时候的重塑ròu身,彻底将体内的火灵根拔出,成为单灵根变异冰灵根的修士。

这般,也能算是因祸得福,单灵根修士修炼,事半功倍,前途无量,但前提就是得先进阶元婴,可进阶元婴,又哪里是说说就能做到的。”

简若尘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应森看到了,摇摇头,“这次范安心,也就是安贵的姐姐以安贵侍卫的身份陪同,我们也都知道原因,安心等了这么些年了,一直想要嫁给一个可以救了她母亲的修士,如今,再也等不及了,大概是要到皇城碰碰运气。”

说到这些,应森也不由在心内叹口气,“凶手虽然是女修,最不可能的就是范安心了,她xìng情温婉,只有几次出现在人前,从来不参与宗门任何事情,她所有的目标,大约就是怎么救了她的母亲了。”

说了这些,应森也摇摇头:“唉,范安贵这个三公子,要是有他姐姐那般,也不至于让范堂主那么难过,还好,这次让他带队,一身的坏毛病才收敛了点,唉,范堂主一世名声,竟然管教不了自己的儿子。”

简若尘听到这里,想到的却是范安贵与她独处时候的样子,还有背影几乎吻合的范安心,心内,一个念头隐隐浮现出来,心渐渐冰凉。

“执法堂的贾堂主,你不陌生吧,他是我们宗门唯一一位没有道侣的堂主,自然也没有后代,一心一意修炼,执法森严,说来,贾堂主本来最不得意简大小姐的,不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对简大小姐的印象到全改观了。”

简若尘点点头,她对贾宏程还是很尊敬的,执法堂的人就应该秉公执法才对。

接下来应森又介绍了其他几位堂主,简若尘一一记下。

天道宗不算很大,除了这些堂主之外,连可以撑得起门户的长老都不存在,依这几位堂主和安山宗主的意思,如果下一代能尽快接手,他们就会全力以赴修为,退居到长老的位置。

可随着天道宗日渐衰落,人才凋零,几位公子从小言传身教都不足以,只能在亲传弟子中寻找接班的,可培养起来,哪里那么容易呢。

第236章 谁利用谁

应森没有说的是,若非简若尘修为不足,他们真有心培养一二了,可惜,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天道宗越发摸不透简若尘了,这么个修士,对天道宗到底是福还是祸。

哪怕简若尘就坐在她的面前,认认真真地专注,他也觉得看不透,也看不出这一番介绍,简若尘听进去有多少。

应森又介绍了郑国各宗门的宗主、堂主,包括yào王谷的,剑宗的,简若尘一一听着,很是专注,虽然大部分她都已经了解。

一荣俱荣,绝不牵连到天道宗,便是她最重要的许诺,但离开这间船舱独处的时候,她却有一丝茫然。

她知道她最终的选择,她从来不是那种半途而废感情用事的人,她也知道她会怎么做,不会有丝毫犹豫,但她,也终究是一个人,是人,就会有感情,就会有被背叛时候的伤心。

在应森讲了范安贵的母亲的时候,简若尘就已经在脑海里拼凑了所有的真相,唯一需要最后确定的,就是范安心是否惯用左手。

而她,虽然有数种方式可以试探,可她,却不知道真戳穿了这一切后,与范安贵还要怎样相处。

范安贵必然知道了,就在前一日,他还要与她同住,用自己来引出凶手,后一日,他就忽然茫然了,他不得已才介绍了范安心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想她与范安心jiāo集。

所以,高玉的死才让范安贵如此惊慌失措根本就不是纨绔子弟的惊慌,那是对自己的姐姐的无奈。

范安心也根本不是以为她对范安贵有何企图,而是,她碍了范安心的路。

解救一个灵根几乎完全被毁的修士何其难,连堂主和宗主们都无能为力,也只有皇族才有这个力量吧,如此,一切的一切就全都明了了,所有了问题也都有了答案。

站在范安心的角度,简若尘真心佩服她,为了自己的母亲,可以牺牲一生的幸福,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摧毁一切拦在面前的,甚至有可能是拦在面前的绊脚石。

可简若尘不是范安心,也不是第三人,她是受害者,那五位修士何其无辜被残杀,就因为她有可能碍了范安心的路。

她几乎能想象到范安心的打算,嫁给大皇子,扶植范安贵做天道宗的宗主范安贵的装疯卖傻,纨绔示人,也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么一对姐弟,也真是一家人啊。

只是,之前,范安贵与她是坦诚的,他们甚至已经成为了朋友。

不幸的是,范安贵被夹在了中间,一边,是他的至亲,他的母亲,他的姐姐;一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