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

简若尘呀然了会,道:“应堂主指的是……”

“我身为外事堂的堂主,要是这点眼光都没有,还怎么做个堂主?简大小姐种种所为,可以说是光明磊落,普通修士只能看到听到部分传闻,但我们做堂主的,不说历历在目,总也要心中有数。”

简若尘笑了,她本来也没有成心隐瞒支持六皇子的事情,见应森隐晦地点出来,就坦然道:“所谓无心chā柳,本来,也只是为了赚取修炼的灵石,形势逼人,有时候,不是你想不想做的,形势总是将你推倒了风口浪尖上,不得不做。”

应森点头:“不错,所以才有所谓机缘一说,我想,简大小姐最初也不是为了权利、地位,以简大小姐的慧根来说,一切,都仿佛是水到渠成。”

简若尘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相信机缘的说法了,想当初加入宗门,成为宗门的外门弟子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逐渐深入到主题,颇有些敞开心腹。

“如此说,简大小姐得罪的人,范围就广了起来,除了碍眼,还有嫉妒,只是,嫉妒到这个份上的修士,难道不怕种下心魔?”应森摇头道。

“应堂主,我只听说心魔,却不知道心魔要怎么解除?”简若尘问道。

“种下心魔容易,解除心魔并不容易,除非达成所愿,而要达成所愿,简大小姐,你以为会如何呢?”应森问道。

“这个不是我以为的问题吧,每个人达成所愿的方式都不同,就说这个嫉妒,是人之常情,遇到比自己优秀的,谁能不嫉妒呢?羡慕也是嫉妒得一种吧。”

应森点头表示同意。

“但嫉妒呢,也有两种,一种是恨不得伸手将对方拉下来,比如在悬崖峭壁上攀援,便是想一手将在自己头顶之人拽落,最好掉到谷底,摔个粉身碎骨。

而另一种的,却是要想方设法地攀援上去,赶上头顶之人,然后回首,以胜利者的姿态望着对方,或者干脆就不回首了,一路勇往直前。”

应森拍手道:“简大小姐比喻的真是恰当,想简大小姐的心胸,定然是后一种的后一种。”

简若尘微微一笑:“人只有向前看,才能不断地进步,修为、权利全是如此。”

应森点头,“是的,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如此心胸,想要将峭壁上超越自己的人拽落的,大有人在,解决心魔,也就无外乎这几种:超越,或者毁灭。

毁灭,也无外乎两种:身败名裂,或者殒命。”

简若尘笑道:“或者,先身败名裂,再殒命。”

应森哈哈一笑:“不错。”忽然神色一正道:“简大小姐会因此身败名裂吗?”

简若尘也是一笑:“应堂主,我简若尘,会是肯吃如此大亏的人么?”

应森凝视着简若尘,忽然爽朗地笑了起来,“简大小姐,你怎么以为,我就不是那暗中想要毁了你的人?”

简若尘正色道:“应堂主想要毁掉我,自然有万般手段,却断不会用上这般下三滥的手段,且,应堂主也是宗门外事堂的堂主,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大修士,断不会因为我这个才筑基的小修士,种下心魔。”

应森笑容渐渐收起,微微点头,“不错,这手段太过下三滥,不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做法,且残害同门弟子,必然是心思yīndú之人,难成大器。”

简若尘也点头。

“简大小姐,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宝船所有修士的材料吧。”应森忽然问道。

简若尘却摇摇头:“不,我是想听听应堂主给我介绍下宗门。”

应森面色显出呀然:“你怀疑堂主?”

简若尘笑了,“怎么敢?”

“那为什么?”

“我只是想,我对宗门一直不很了解,要是了解,就该从上层开始。”简若尘缓缓说道。

应森看着简若尘,简若尘也坦然回望着应森,好一会,应森才道:“你不知道,每一位结丹修士,都有自己的隐秘么?”

简若尘徐徐点头:“知道,但我也想要知道,我的宗门,可否值得我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这四个字在应森的心里咀嚼了一会,他不能不想到外门大比给天道宗带来的转机,也不能不想到简若尘与六皇子之间的关系,更不能不想到天道宗也在借势,借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的势。

更是想到了简若尘仅凭几句话就几乎毁了剑宗。

简若尘就是一把利剑,利用的好了,可以所向披靡,而若是没有利用好,会反噬己身。

他沉吟良久,反复盘算,临行之前与宗主的密谈,宗门堂主之间的争论反复出现在脑海里,他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只是如此,便是要在简若尘这里孤注一掷。

简若尘太会抓住时机了,区区一个弟子的死,便让她在他这里探明宗门的动向。

如果简若尘只是一个普通修士,他绝对不会两难,会毫不犹豫将她毙于掌下,但她不是,外面有岭南城主,皇城内有六皇子和大皇子,他两模棱两可都做不到。

第325章 宗门人事

互相试探,逐渐演变成了jiāo心。

简若尘一句全力以赴的分量,实在是不轻。

利弊早已经权衡已久,就等着一个机会,机会轻易就到身边,怎么能不抓住呢。

“简大小姐怎么能让我相信。”应森直截了当道。

“无论应堂主相不相信我,我要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应堂主想也知道我的目的。”简若尘淡淡地道。

“肖城主还等到外边。”应森点出困难。

“剑宗的人也在外边。”简若尘自己补上另一条困难。

至于宝船上的凶手,就如儿戏了。

“你怎么解决?”应森接着问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应堂主应该相信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简若尘轻轻笑笑。

是的,还有谁能像简若尘那样一点点的机会都会抓住呢。

应森是外事堂的堂主,外事清楚,又怎么不清楚宗门内的人事,他开口道:“一荣俱荣。”

“我损,也不会连累宗门。”简若尘接得坚决。

“好。”

应森点头:“安山宗主在结丹初期就接受天道宗了,天道宗最难的时候,就是发生在他刚接过宗门的时候,他的道侣紫霞仙子,结丹后期修为,少有参与宗门事务,但宗门真要发生大事,也会出来帮助搭理宗门事务。

说来安山宗主早就应该进阶到结丹后期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下任宗主的人选,无法长时间闭关。”

说到这,应森看着简若尘,眼神有些闪烁。

“大公子安维谨你见过了,为人就如他的名字一般谨慎,安宗主虽然一直培养他做下任宗主,但显然,并不看好他。”

应森只是含糊带过,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