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些恍然,她记得自己也曾这么杀死过一个修士的,那个村长鬼修。

她盯着伤口,见到王泉上前扒开了高玉身上的衣服,心脏和丹田位置血淋淋的伤口,正在无声地述说着凶手的出手狠辣与毫不留情。

这是近距离的杀伤,高玉必定是全心全意地相信凶手,相信凶手对他没有一点点威胁的。

“各小队修士,向自己队长说明离开宝船时候的去向。”应森的声音传来。

宝船上传来齐刷刷地应答,王泉后退几步,视线落在简若尘的身上。

简若尘无声地后退,回到先前站立的位置,她的视线先落在苏玖红的身上,带着审视,苏玖红和王泉全呀然地看着简若尘,简若尘审视了一会,慢慢地移开了视线。

第321章 种下怀疑

各小队修士都在说着自己下了宝船之后的动向,每个人都有人证,没有人单独要做什么,包括简若尘。

虽然简若尘没有刻意与谁在一起,但她本身就是引人注意的,就算是独自坐在一边,也有人证明,很快,各小队的答案就汇总到了应森那里。

应森皱皱眉,转头看着范安贵道:“范师侄,你呢?”

“我?”范安贵好像神游被拽回来似的,怔下才道:“我刚刚就在山林边缘。”

对范安贵的话,应森不好质疑,转眼看到了应森身后的范安心,便顺口问道:“你的侍从呢?”

范安贵“啊”了下道:“自然是与我在一起。”

应森皱皱眉,就听到肖林道:“应堂主,我们刚刚……”

应森一摆手道:“肖城主休要如此,如此,已经见笑了。”

肖林就点点头,“我和涂护法先下去了。”这就是有意避开天道宗内部事情了。

没有了肖林涂刚,应森的脸色稍稍缓和,他环视船舱内修士,见到范安贵终于缓过神来的样子,心里暗暗叹息,终究没有经过大事,一个修士的死就让他心神不定了,而到了皇城,还不定要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发生。

在看简若尘,她将自己的面庞隐在了灯光的暗处,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想来也不会是怎么好的。

“简若尘,你跟我来,安贵,将尸身收了,也跟我下去。”

应森的船舱内,三人对面坐着,应森看着简若尘道:“高玉怎么得罪你了?”

简若尘蹙眉道:“若非说是得罪,就是说了两句jiāo浅言深的话,最后说剑宗是冲着我来的。”

应森点点头,“就因为这么几句话杀人,就是冲着你了,和之前在外门杀人的动机一样,简师侄,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怀疑的目标?你得罪了什么人都不清楚?”

简若尘苦笑了下道:“宗门之外,我还敢怀疑下,宗门内……”简若尘摇摇头,这做法,根本就不是皇子该有的手笔,要说她还得罪了什么人,相信丰智鸿也不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应森也蹙眉,看着范安贵脸色很不好地坐在一旁,道:“范师侄,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不管谁带队,这种事情都无法避免。”

范安贵勉强道了一声“是”。

应森叹口气道:“简若尘,你还真是……”

就是不说,简若尘也知道应森的意思。

“你无事就在范师侄的船舱里呆着吧。”应森无可奈何道。

范安贵回到范安心的船舱,不多时,舱门一响,范安心走了进来。

范安贵头也没有抬,呆呆地看着桌面上的月光石,范安心轻轻地走到对面盘坐。

小小的船舱内安静极了,只有月光石的幽光,范安贵慢慢抬起头,脸色已经平静下来。

“姐,你为什么要恨简若尘?”

好像要料到范安贵会这么问似的,范安心笑了下:“弟弟怎么就认为是我?就因为刚刚我不在弟弟身边?”

范安贵看着范安心,没有作声,但是眼神已经告诉了范安心,他就是认定了。

范安心温婉地笑了笑,“弟弟什么时候发觉的?真的是刚刚?”

范安贵还是没有作声。

“弟弟不想说,我也不强迫。”范安心轻声道,“我不恨简若尘,只是她挡了我们的道。”

“道?”范安贵重复了句。

“是的,弟弟,我前次才和你说,任何一个阻拦你坐上宗主宝座的修士,我都不会放过的。”范安心轻轻道。

“难道所有挡了你的道的人,你全要杀吗?你为什么要伤及无辜?”

范安心的脸上再露出笑容,“弟弟是觉得,我不该杀了高玉,应该直接杀了简若尘吗?”

范安贵摇摇头,“姐姐就不怕应堂主怀疑你?”

“怎么会呢,有弟弟呢。”范安心轻笑一声:“再说,我有什么理由要杀人呢?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而已。”

看着范安贵无力的面容,范安心安慰道:“放心,姐姐不会再动手了,这就够了。”

范安贵低下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简若尘。

范安贵来到自己的船舱前,举了手想要敲敲,半天又颓然放下,他转身走上甲板,一扫间微微一怔,简若尘就站在甲板上,一个人背对着众人,望着远去的风景。

他看了一眼,又看看船首,是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在驾驭宝船,他无声地走过去,走了一半站住,转身向船尾走去。

简若尘感觉到范安贵过来,微微侧身,颔首打个招呼,范安贵道:“应师叔不是要你留在船舱里吗?”

简若尘道:“闷了,上来透透气。”

范安贵知道这是敷衍,简若尘根本就不是闷了,可是他无可反驳,等了一会才道:“你的时间不是很宝贵吗?”

简若尘还是安然道:“静不下来心。”

范安贵沉默地站了一会,忽然问道:“如果你找到了凶手,会怎么做?”

简若尘诧异地看了一眼范安贵,不明白他怎么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可忽然心念一动,她在内门认识的人着实不多,屈指可数,范安贵就算是一个。

想起范安贵看到高玉尸首时候的失态,着实不像是范安贵平日的为人。难道,凶手和范安贵有关?

简若尘淡淡地道:“还能怎么做?”

这不是个回答的回答,简若尘的心思也不在回答问题上,她想起了她忽视的人,这个宝船上还有一个女修,筑基中期,对她有着若有若无的敌意。

只是她不能确定这敌意的原因,难道真的就是担心她对范安贵有什么想法?要真是这样,随意就草菅人命,也太过分了。

可范安贵从登上宝船之后,确实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范安贵不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如此变化,只能是一点,他知道什么,却不想让她知道。

只有他的姐姐了,如果说范安贵还能在意谁的话。

“不说这些了,说说到皇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