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丰智鸿也明白这是肖林在暗示他不要在半路找简若尘的麻烦,简若尘不说是皇城亲自点名要的人,也必须要安全到皇城的,心里憋屈,也只能答应。

才说不上几句,天道宗修士修士那边忽然再次传来骚动,听骚动的动静比先前还要大,丰智鸿和肖林面色都是一变,丰智鸿是担心自己门下修士,肖林却是担心简若尘出了麻烦。

这一路,肖林涂刚虽然在船舱里的时候多,可每次下船,两个人的神识都不离开简若尘左右,也就这么一会时间,三人急忙从剑宗宝船上飞起,人还没有到,神识前释放出去。

丰智鸿也不顾与天道宗的过节,神识迅速覆盖过去,半路上却被应森的神识截住,两方神识碰撞了下,丰智鸿不得不收住自己神识,人也站在外边。

肖林告声罪,和涂刚一起飞过去,黑黝黝的山林已经被月光石照亮,他们二人走过被让开的通道,迎面看到地上一个年轻修士血淋淋的身体。

那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年轻修士,哪怕是死亡的惊惧也无法掩饰他美貌的容颜,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眼睛里是深深的恐惧和吃惊。

他的左胸和丹田全都破开大洞,鲜血还没有干涸。

肖林认得这个修士,只因为他注意过接近简若尘的每一个人。

他忽然打了一个冷颤,他记得这个修士最后接近简若尘的时候,简若尘面上的厌烦。

他也同样记得,天道宗那四个外门弟子,据说也是曾经得罪过简若尘的。

第320章 心寒

肖林的视线不由张望了下,在人群中搜寻着简若尘的身影,一时并没有看到,回眸看到的却是应森愤怒的眼眸。

肖林也注意到范安贵面色惨白地站在漂亮男孩的尸体前,身子好像在微微发抖,他的心里不由生出一点怜悯。

这个可怜的三公子,真是jiāo友不慎。

肖林早就将简若尘划入到不可结jiāo的行列里。

身为岭南城主,他深知道jiāo友不慎的后果,更知道一个修士的机缘是与身边修士息息相关的,在他看来,简若尘这样的女修绝对不能沾身的,不但不能沾,还要离得远远的。

只因为哪一个得罪了简若尘的人,都不得善终最初剑宗的弟子,就是因为得罪了简若尘,被丰智鸿亲手斩杀,然后就是丰智鸿本身的身败名裂,再然后是天道宗曾经得罪简若尘的外门弟子。

修为相当或者不如的,直接斩杀,修为高过一阶的,也身败名裂,只要得罪了简若尘的。

肖林虽然也怀疑,不会是简若尘亲自动手的,可至少,有人在残杀所有得罪过简若尘的修士,不论是保护还是陷害,都与简若尘脱不开干系的。

但愿天道宗这个倒霉的三公子没有得罪过简若尘,肖林幸灾乐祸地想着,表面上却全是沉痛。

应森已经仔细检查过高玉的尸体了,此时撤下他的储物袋,一点灵火落在他的身上,眼看着高玉的尸身化作灰烬。

“各小队清点人数,返回宝船。”应森森严道,回头看着范安贵面色惨白,嘴唇微动,范安贵抬头看了应森一眼,点点头。

周围修士散去,应森激发了宝船,看着宝船悬浮空中,各小队修士鱼贯登上宝船,才向肖林和涂刚点点头:“我还要追查凶手,怠慢二位了。”

肖林忙道:“若是有需要的地方,但说无妨。”他心里也知道,应森是不会让他chā手这事得,但他也没有打算回避。

应森也明白,没有说什么,转身飞上了宝船。

丰智鸿的神识被挡住,出于警觉,也立刻召集了本宗的修士回到宝船,一番忙乱之后清点人数,询问可有与天道宗修士jiāo手,确定没有少一人,也再没有jiāo手之后,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奇怪,天道宗那番骚乱是为了什么。

他就是再痛恨,也只是痛恨简若尘,恨不得对她剥皮抽筋,对天道宗也只是包庇简若尘的恨,到也没有希望天道宗发生什么灾祸的想法,见到天道宗也将宝船升起,所有修士依次上船,有心看看热闹,又丢不下身份。

天道宗这边所有修士全都回到了宝船上,大多数修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每个小队集合,很快,简若尘就发现自己小队少了一个人。

实在是高玉那张面孔太过显眼,只要一站,想不注意都不可能,这人一不见,也同样显眼,不只是简若尘,王泉也立刻就发现了。

“谁看到高玉了?”修士都不是顽童,根本就不用随时看着,下了宝船,王泉连例行的注意安全都不用吩咐,还是和在宝船上一样,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因为有剑宗修士在侧,他就坐在人群周围,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被杀害。

很快,高玉被害就窃窃私语地传遍了整个宝船,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包括简若尘都听到了高玉被杀的消息。

每一个听到高玉被杀消息的人都忍不住看着简若尘,当简若尘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间,简直惊呆了,脑海中立时就反应出来最后一次见到高玉时候的情景。

难怪她觉得那么别扭,高玉仿佛就是特意过来让自己厌烦的。

没有人听到高玉对自己说的话,但自己脸上的厌烦和拒绝、高玉的不快全在大家的眼里。

杀死何雨春四人的凶手就在船上,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只要看到谁得罪了自己,就会斩尽杀绝。

不,高玉绝对是有意得罪自己的,她与高玉并不熟悉,先一次就已经jiāo浅言深,这一次,分明是有意的。

那,就是高玉与凶手是结识的,是凶手让高玉过来这么做的。

简若尘的视线在宝船上的修士脸上掠过,心也在一阵阵发凉,近五百的修士,黑压压站在宝船上,鸦雀无声,大家的视线也几乎都落在简若尘的身上,同样是震惊。

应森飞身而上,宝船忽然闪烁出橘色光芒的护罩,宝船上传来修士因为吃惊而衣衫摩擦的声音,简若尘的视线最后落在范安贵的身上。

范安贵神情yīn郁,视线茫然地注视着前方,他的侍从就站在他身后,脸上全是关心。

简若尘的视线再落在刚上船的应森脸上,应森的视线也看过来,四目相对,简若尘在应森的眼睛里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应森回头说了几句,范安贵点头,转身站在船首,宝船启动,在黑夜里闪耀着橘色光辉,越发衬托着周围的浓黑。

应森手一挥,一具尸身忽然摔落在甲板上,甲板中间的修士们低呼一声,向后退去,甲板中间空出了一大块地方。

简若尘不由上前,几步就站在了高玉的尸身面前,简若尘和她同时上前的是王泉和苏玖红。

一见到高玉的尸身,简若尘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她知道凶手是残暴的,可看到尸身上的伤口,她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