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打颤,这不,远远的都要来见个礼。”

应森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看来应道友是不欢迎我的,我也是对贵宗弟子避之不及的,只是,应道友,你我也相识多年了,也算是老相识了,怎么说,有些事情我也该和你提个醒。

这位简仙子修为不高,本事可是不小的,才练气期,就能将我这个结丹修士搞得灰头土脸的,踩着我的脸结jiāo了所有宗门的前辈,世家长辈。

这也没有什么,是我自己凑上去被踩的,不过我可听说了,外门大比之后,你们天道宗参加大比的练气弟子,还有我剑宗的那些幸存弟子全都被这位简仙子要走了,都不在天道宗门下了。”

说到这,就看到应森的脸色更难看起来,丰智鸿冷笑一声:“自家子弟,要走了自家弟子,呵呵,这在咱们郑国可是头一份,这次进入皇城,听说也是简仙子自己申请的。呵呵,真让我想起大比那一幕啊。”

应森的脸色已经黑得可怕了,他冷冷地对丰智鸿道:“丰道友,你是结丹前辈,何苦总要为难一个晚辈。”

丰智鸿哈哈大笑起来,“好好,我为难个晚辈,好好,应道友,我倒是要看着,天道宗怎么毁在你所说的晚辈手里的。

说着宝船移动,竟然与天道宗的宝船平行起来。

“丰道友,你这是做什么?”应森忍不住道。

丰智鸿没有理睬应森,向宝船上的肖林涂刚拱拱手:“让肖城主、涂护法见笑了,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剑宗弟子也再损失不起了。”

肖林、涂刚也拱手还礼,他们倒是不敢因此对丰智鸿有何不满,笑道:“一路同行,也还热闹些。”

简若尘说了那句“不敢”之后,就一言不发,见剑宗宝船与天道宗宝船同行,也略微吃惊,马上就明白丰智鸿的意思了,主要是因为近来剑宗筑基修士陨落的原因。

可这是一船的筑基修士啊,剑宗修士数量本来就比天道宗多,这一船修士也不止五百之数,嫁祸给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那就是为了她了?

简若尘看着平行的宝船,感受着两艘宝船上不加掩饰的视线,眉头不觉微微蹙起。

第319章 高玉之死

不能嫁祸,剑宗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天道宗jiāo战的,这么贴上来是什么意思。

说白了,剑宗只是和简若尘有仇的,天道宗最多是包庇自己宗门弟子,但只要是当日在场的,或者是完完整整听说事件本身的,也不会全都将罪责推倒田雨辰身上的。

应森回头看了看田雨辰,她正蹙眉站在船尾,回过头来,见到范安贵也蹙眉望过去,旁边的肖林呵呵笑道:“应堂主,连剑宗都如此大动干戈了。”

应森转回头道:“剑宗这是要做什么?肖城主也在宝船上,丰道友不会这么没有深浅吧。”

肖林也皱皱眉,他也弄不清丰智鸿究竟有什么打算,可被这么一船修士盯上,他也心有惴惴,如果剑宗宝船上有两个结丹修士呢?

显然应森也想到了这点,若剑宗宝船上真有两个结丹修士,他们这一船人肯定是全军覆没的。

但,剑宗真要是这么做的,这一场大战就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剑宗也就再也无法在郑国存在了。

就在这种完全不明的状态中,两艘宝船距离不到千米,并排而行。

高玉不顾田雨辰皱着眉头、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靠过来:“简师妹,你可太厉害了,整个剑宗都要为你倾巢而动了。”

简若尘正脑海里没有理出头绪,被高玉这么一说,面色就是一沉:“抱歉,高师兄,我想要静静。”

高玉漂亮的脸蛋显出惊讶,看着简若尘冷冷的样子,后退了一步,“好好。”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带着极度的不快,转身就走开了。

简若尘盯着高玉的背影看了一会,只觉得高玉的行为举止很是奇怪,仿佛上杆子讨她厌烦似的,眼角不经意地就看到四周修士的神情,分明将先前一幕都看在眼里。

两艘宝船无声地前行,后半夜落在一处荒岭上,大家跳下船,两个宗门的人都被约束着分开活动,但很快,就有打斗的动静传来,剑宗的几个修士和天道宗的几人只不过是狭路相逢,口角了几句,就动起手来。

双方修为相当,本来从实力上剑宗要占上风的,但不巧天道宗这边多了两个修士,所以堪堪打个平手。

范安贵虽然是领队,可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上前只能管住自己宗门修士,却管不了剑宗的,还是应森上前震慑了剑宗修士,丰智鸿却不干了。

“应道友这是做什么?仗着自己是前辈么?”丰智鸿好像就等着这个把柄似的,跟在应森的身后就出现,讥讽道。

“丰道友也算是前辈高人了,不约束自己门下弟子,反而要放纵不曾?”天道宗本来就与剑宗关系紧张,应森也与丰智鸿没有私jiāo,说话自然一点也不客气。

“放纵?哈哈,真是好笑,说起放纵,还有谁比天道宗更放纵门下弟子的?啊对了,我还听说,曾经得罪过你们那个女修的四个外门弟子都被人杀了?你们宗门至今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丰智鸿看着应森黑下来的面孔,幸灾乐祸道,“好了,咱们也回去,就等着看热闹就可以了。”

黑暗的另一面荒野里,高玉轻巧地站在范安心前边,面庞上露出特别吸引人的笑意:“范师姐,你看我做得够不够?”

范安心温和地笑着,温婉地道:“难为高师弟了。”

“不难为。”高玉摆摆手,“我说的也是大家心里都好奇的。”

“要是让简仙子知道你是有意的,就不好意思了简仙子,你怎么在这?”范安心温婉的面容上忽然露出惊诧,向高玉身后看去,高玉吃了一惊,下意识就要一转身。

才一回头,就觉得胸口一痛,同时丹田又是一阵剧痛,灵力急速从丹田经脉流逝,他怔怔地低下头,只看到两截雪白的手臂,一个伸进了胸口,一个伸到了丹田。

心脏猛地一转,他的视线落在熟悉的温婉的面容上,他张张嘴,想要问一句为什么,可是只发出啊啊的抽气声,视野跟着就被黑暗遮盖了。

范安心将两只手从高玉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后退了几步,手心忽然升起灵火,瞬间就将双手的血迹烧得干干净净。

接着给自己的身上接连用了两张扫尘符,然后悄无声息地隐藏到黑暗中。

丰智鸿回到宝船上,肖林和涂刚就前来拜访,面对岭南城主,丰智鸿收起了对待应森的那一套,只以平辈相待,肖林和涂刚先对剑宗修士的遇难表示了哀痛,接着又表示一路追击凶手到天道宗的,不管简若尘是不是凶手,也都要一并到皇城查明真相,务必给剑宗一个jiāo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