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连船舱也没有再下去过。

应森不时还上来几次,和范安贵说说话,也和那些筑基后期修士聊聊,有几次简若尘感觉到应森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也只是闭目不动。

简若尘并不介意范安心对她的防备心理,换做她处在范安心的位置上,可能也会这么做,甚至做得比范安心还要直接,她不去找范安贵,是不想给范安贵添麻烦。

她也没有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她来说,还有更重要或者更严峻的事情等在后边。

这几天来,她将宝船上的女修都仔细观察了,顺便也将体型纤细,背影像是女修的男修也注意到了,但并没有发现一个相熟的背影,也没有发现谁对她有敌意,甚至怀疑的都没有。

以至于她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那个杀人的女修没有跟出来,留在宗门?

或者是那个凶手真的只是与何雨春四人有仇?

“简师妹,你又在发呆?”高玉凑到简若尘旁边坐下。

看到唇红齿白少年面孔的高玉,堂而皇之地称呼自己师妹,简若尘总是有种违和感。

这个称呼和她对莫小言称呼的师姐前辈不同,她对莫小言是宠溺的,一眼见到就是想要将她当做妹妹的,对高玉,却没有弟弟的感觉,对着这副外貌,更多的是欣赏。

“高师兄有事?”简若尘还是遵循修士称呼道。

“你有心事?”高玉反问道。

简若尘歪歪头,打量下高玉。

“这几天也没有见你笑过,包括认识你的那天,其实我们大家早就知道你和我们一个小队的,只是王师兄说你刚筑基,要稳固修为,一直在闭关,叫我们不要打扰你。”

高玉很是自来熟的,“可我看你修为都稳固了,不想是这一天两天才稳固下来的。”

说着声音放轻,朦朦胧胧的声音直接就钻进了简若尘的耳朵内,“简师妹,他们都说你一到皇城,就会进到皇宫里。”

简若尘侧头看着高玉,连眉毛都没有动下。

“还说,”高玉注视着简若尘的眼睛,慢慢道:“你惹了剑宗,却一直相安无事,就是皇子们都在保你。”

简若尘缓缓道:“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总得有人和你说的,我们是一个小队,如果大家都不能坦诚,以后怎么配合?”高玉坦然道。

高玉的外貌实在太有迷惑xìng了,简若尘看着都忍不住相信他说的话。

“你相信?”简若尘问道。

“相信啊。”高玉笑着道,“剑宗几十修士要围堵你,都被杀灭了,不是皇子,还会有谁?”

简若尘盯着高玉看了会,也笑着道:“是这样啊。”

高玉有些疑惑,没有明白简若尘说的“是这样啊”指的是哪样。

“简师妹,到皇城后,你真的要离开天道宗啊?”高玉还是锲而不舍道。

“高师兄怎么想起来问这个?”简若尘还是回避高玉的问题。

她和高玉不过是多说了几句话,高玉如此,实在是jiāo浅言深。

第318章 剑宗同行

高玉笑嘻嘻的,好像全没有看出来简若尘的提防和不开心,“也没有什么,就是想到这就说到这了。”

简若尘的脸色微微沉了沉,心里对这个长得异常好看好像个男孩的修士不由厌烦了。

高玉也看出了简若尘的不愿意,吐吐舌头站起来,“那简师妹就自己休息好了。”说着就转身,跟着也沉了脸色,兀自走到一边。

这边说话动静不大,还是引起了些微注意,有视线扫过来,很快又移开了。

简若尘微微垂目,好像闭目养神,实际上却将宝船周遭一切尽收眼底,她看到范安贵还是背对着大家,脊背挺得笔直,也看到王泉皱眉向这边瞟了一眼,显然很不赞成。

也看到还有些修士也观望着,说不好是什么样的表情,大约就是观望而已,再看高玉,竟然也沉着脸,全是一副好心却碰了壁的表情。

这一天宝船还在持续安静中,很快,简若尘就忘记了这一段chā曲。

接近傍晚,应森上到甲板上,范安贵却不像以往那般下去休息,也站在甲板上,不多时,岭南城主肖林和护法涂刚也走上来,一同站在船头。

此时,宝船已经离开天道宗势力范围两天了,这一段路程,正是上一次遇到剑宗和水云宗修士的地段,想起自己与剑宗之间的仇恨,简若尘也有些头疼,不知道剑宗还会不会过来找麻烦。

很多时候,不是她在找麻烦,而是麻烦在找她。

这么想着,就见到应森的表情忽然微微变化,接着,宝船上微微有些骚动,筑基后期修士们先都站了起来。

所有修士便都在宝船上站立起来,向外望过去,远远的,就在太阳将要落山的方向,一个黑点蓦地出现在红彤彤的太阳背景上。

红彤彤的太阳为背景,那个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就越来越清晰,逐渐近了,那也是一艘宝船,再近,就看到宝船上方,一面旗帜上一只黑重长剑,随风猎猎。

这般景色难得一见,可没有人顾得上欣赏,大家一半的视线在不断接近的宝船上,另一半视线,或者明目张胆,或者假做随意,或者偷偷摸摸地落在简若尘的身上。

视野里,宝船越来越近,逐渐横在了天道宗的宝船之前,天道宗的宝船早就停下了,此刻,所有人都安静地注视着剑宗的宝船。

宝船船首,伫立着的是剑宗的丰智鸿,他的视线很快就在天道宗的人群中锁定简若尘,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狠狠地瞪着简若尘,好像要用视线将她杀死一般。

“丰道友,别来无恙。”应森客客气气地道了一句。

丰智鸿的视线还落在简若尘身上,口里道:“托贵宗简仙子的福,这半年,一直闭关。”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简若尘身上,应森呵呵笑了声,丰智鸿继续看着简若尘道:“还要恭喜简仙子筑基成功。”

简若尘被点了名,不得不开口了:“不敢。”

“不敢?你简仙子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倒是我丰智鸿,现在看到你简仙子,真是心惊胆战,生怕一句话说不小心,就被你抓住了把柄,不但自己名声扫地,还要连累宗门。”丰智鸿嘲讽地道。

简若尘安静地看着丰智鸿,也不吱声。

这宝船上不但有应森,还有岭南城主和护法,再往下说还有筑基后期、中期修士,怎么也轮不到她说话,丰智鸿想要激她两句话,她是不肯上当的。

“哦,是了,该是我丰智鸿与你简仙子赔礼道歉的,不该得罪了你。”丰智鸿嘲讽道。

“丰道友何必与晚辈过不去。”应森听不下去了,阻拦道。

“呵呵,应道友,我哪里敢和贵宗的简仙子过不去呢,我现在是见了你们宗门的旗帜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