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8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茶比之前好多了。”

范安贵道:“是简仙子的。”

范安心就轻笑着:“那我也是托简仙子的福了,好久没有喝到这么好滋味的灵茶了。”

简若尘也笑道:“范师姐说笑了。”

范安心端着灵茶嗅嗅,却没有喝,放下道:“怎么是说笑?”

却转向范安贵道:“弟弟,都在一条宝船上,你总是找着简仙子,难免要给人误会。”

范安贵与简若尘jiāo好,从不隐瞒,简若尘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虽然才进阶筑基,但是在练气时候就自带某种气质属xìng,她也一贯没有当自己真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修士,因此与范安贵相处,也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便。

但范安心这么一说,她立刻就反应过来,在大众眼里,她这么做,却可以出来各种解释版本。

只是,修士不是应该一心修道么,至少也不会对他人jiāo友有什么看法吧,范安心这么说,明显就是针对她了。

要是别人这么说,简若尘肯定是不在意的,但是范安心如此说,简若尘不能不多心。

范安心是范安贵的姐姐,这是自家人才能说的,她只是一个外人,却仍然顾及着范安贵的面子,维持着淡淡的微笑。

“姐姐,简仙子是我的朋友,别人误会不误会的,有什么打紧。”

“你是不打紧,这一次我们是去皇城,你让简仙子到了皇城,怎么解释?”范安心还是温婉地,却带了些责备道。

这话,不论是简若尘还是范安贵,都不好接下去了。

简若尘竟然不知道,她与范安贵朋友似的相处,竟然会来自范安贵姐姐的阻拦,她要是再听不出范安心话里的意思,也就不是简若尘了。

若是外人,她既可以不理睬,也可以怼回去,可她却不能不考虑范安贵的面子,因此,在范安贵笑容一僵的时候,就笑着道:

“范师姐多虑了,我和范师兄是朋友,也无需与谁解释的。”

虽然是笑着说,话里也没有咄咄逼人,却也说得明白,就是朋友,没有其他任何想法,而她与皇城的不论哪一位,也都没有特殊的关系。

简若尘自己都奇怪,她能有如此涵养,能温和地说出这样的话。

“当然。”范安心侧头,雪白的脖颈弯出好看的弧度,“只是简仙子与我都是女人,自然要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弟弟是一个男修自然无需注意什么。”

说着又笑着道:“我和弟弟说了,我的船舱,随时对简仙子开放,简仙子可以在我房间里修炼的。”

简若尘才要开口推辞,范安贵却抢着道:“简仙子去了,姐姐难道就呆在甲板上?”

“我也可以一起在船舱里啊。”范安心道。

“多谢范师姐。”简若尘明白范安贵的意思,“我才与小队修士熟悉,正要多些jiāo流,也正要和范师兄说,接下来时间,就在甲板上了。”

范安心露出温婉的笑容,注释着简若尘,就如同一个姐姐看着妹妹,或者如上司看着下属,带着欣慰。

这笑容让简若尘浑身都不自在,她再也坐不住了,向范家姐弟二人拱拱手道:“我也去周边看看。”

范安贵面上虽然还在笑着,眼睛里的笑容就维持不住了,看着简若尘离开,对范安心道:“姐,你这是做什么?”

范安心端起灵茶,可才到嘴边,却又停住,看一眼灵茶,眼神里露出嫌弃,放下茶杯道:“弟弟,你不是在宗门的三公子了,你现在是领队,一举一动应该注意了。”

范安贵恼火道:“我和简仙子是朋友。”

“弟弟。”范安心声音虽然轻,却很坚决,“她和你不是一路的,我们是去皇城。”

第317章 jiāo浅言深

范安贵慢慢放下手里的茶杯,对范安心道:“姐姐,我jiāo什么朋友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是为了你好,弟弟,简若尘和六皇子是一起的,我们,是要支持大皇子的,你说,你们再走得近便了,如果有朝一日要站在敌对双方,你要如何自处呢?”范安心改用神识传音道。

范安贵皱皱眉,也传音道:“我们是到皇城,听从的是郑皇的指令,不是支持大皇子六皇子的。”

“弟弟啊,你怎么能这么天真呢,还是不想要面对这些,郑皇早就想要退位了,皇位早晚是大皇子的,就如我们天道宗,安宗主也该退位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弟弟,坐上宗主的位置,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修没有?就是想要她简若尘,不也是手到擒来。”

范安贵几乎要一掌拍在桌案上,他举了手,却没有放下,脸色yīn沉:“姐姐,我就当没有听到你刚刚说的话,我也不希望再听到这些。”

范安心还是温和地看着范安贵,轻微地摇摇头,好像对范安贵无可奈何似的:“好,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范安贵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恼怒,放平了语气道:“姐,我和简仙子只是朋友,我从来没有对她生出任何非分之想。”

范安心点点头,带着宠溺的语气道:“是,姐知道了。”

范安贵只觉得胸腹中满是郁闷,却无法抒发出去。

范安心垂眸看了看桌面,那杯满是灵气的香茶,只要知道是简若尘送给范安贵的,她就一点喝的yù望都没有了。

简若尘,这个女修,竟然诱惑范安贵到如此。

她不相信范安贵对简若尘一点心思都没有,但简若尘对范安贵,那是肯定没有动过心思,要说动,也是利用。

是的,能和六皇子相处那么融洽,能让大皇子和三皇子都屈尊降贵开口的,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傻弟弟呢。

轻轻叹息一声,范安心道:“姐姐只是担心弟弟,简仙子她很会借势,很会利用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姐姐不想弟弟被利用。”

范安贵凝视着范安心,舌根上一句话不断翻动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想要问问她的姐姐,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才要去陷害简若尘的吗?就是因为自己?

可那是他的姐姐,忍耐了一切在宗门中的姐姐。

此刻,他只觉得范安心在他的心里越来越陌生了,他从没有想过她的姐姐也有这么做的时候。

其实真要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他们,父亲、姐姐还有他自己,都已经不正常了。

他闭了下眼睛,也只有在和简若尘相处的时候,他才能放下心里的一切,做一个正常的人。

但这都已经要成为奢望了吗?

他完全明白范安心心里所想,他会为了母亲做任何事情的,但,难道有个朋友,都不允许吗?

接下来几天,简若尘一直都留在宝船的船尾,和一个小队的修士都混得熟悉了,下船的时候,也会和范安贵说几句话,只是再像从前那般随意却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