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7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露了马脚?”

范安心倔强地仰起头,“父亲,安贵必须得到大皇子的支持,我们不能让六皇子有一点希望。”

“可你做得过分了,这两人你何苦再下手。”范长利道,不过语气已经不如最初那么严厉了。

“我就是要她身败名裂,要她有口难辩,都相信她无辜又如何,所有与她有间隙的人都要死,不只是宗门弟子这么想,外边也已经有人这么做了,她就是一个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女修,就算她不是,她也是了。”

范安心仰着头道,全没有在范安贵面前的温婉模样。

“你,”范长利气道:“你这么做多危险,要是你被发觉了,以简若尘的xìng子,怎么可能放过你!”

“父亲,您是结丹初期的大修士,我和弟弟是筑基中期修士,怎么就怕了那个五灵根的筑基初期修士?”范安心昂头说道。

“怕?难道你敢现在杀了她不曾?你不知道剑宗的下场?就算是你杀的人,他们是不是也得罪了她?你算算,得罪过她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了?安心,那个女修不简单,如果不能马上杀了她,你不要再惹她。”

“不让她身败名裂,她支持了六皇子,真要是夺了太子的位置,安贵怎么能当上宗主?母亲怎么能得到宗门的秘yào?

父亲,我的年龄做大皇子的侍妾都已经勉强,难道我还能找到哪个能助安贵当得上宗主的人做道侣吗?”

“够了!”范长利叫道:“我养了你百年多,不是为了让你给人做侍妾的,就是大皇子也不行!”

“那么,父亲帮我找一位道侣啊,找一个可以救了母亲出来的道侣啊!”范安心也提高了声音。

范长利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果让你的母亲知道,你去做人家的侍妾,她会多么痛心。”

“我也不想,可是父亲,大皇子凭什么支持安贵当宗主?父亲可知道,安贵与那女修走得多么近便?从yào王谷回来一路,没有安贵,那女修怎么能躲得开剑宗修士的追杀?

做侍妾是低人一等,可要是我的弟弟是一宗的宗主,大皇子也不能将我当做寻常的侍妾看待。”

说到这,范安心冷笑了一声,“父亲,您等这个接近大皇子的机会不是已经很久了吗?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还会有下一次吗?母亲还能等到下一次吗?”

范长利暴怒的神色逐渐化为颓然,他缓缓地坐下来,伸手捂住的眼睛,好一会才道:

“都是我的错,我救不了你们的母亲,也害了你们。”

范安心上前一步,“父亲,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为了母亲。”

第309章 教导

安山的洞府内,安山与安维谨此刻也在分析着同样的事情。

“父亲,我不认为外门那几个弟子的死,就是完全针对简若尘的。”安维谨yīn沉着面容道。

“这个自然。”对比安维谨,安山显得轻松多了,“你那么愤怒做什么,任何时候,首先自己都要沉住气。”

“可是父亲,宗门内出现这样的事情,您不愤怒?”安维谨道。

“呵呵,愤怒?维谨,你还是太年轻了。”安山笑着摇摇头,“要是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愤怒,我也无法修炼到现在这个修为了,你认为宗主是很好当的吗?”

“可还不是每个公子都削尖了脑袋想要坐在这个位置上。”安维谨不认可道。

“那是他们以为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可以为所yù为了,可以任意将宗门宝库内的宝物归为己有,他们不知道,就算是宗主,也要受到诸多限制。”安山冷笑一声。

“可是父亲,您为什么不说明呢?为什么就任由他们觊觎这个位置?”安维谨不解道。

“宗主的位置向来是能者居之,真要有人能带着天道宗重回过去的地位,我是从心里往外高兴。”安山道。

安维谨观察着安山的表情,好像并不很相信他的话一般。

迟疑了下,安维谨仿佛下了决心般道:“可是父亲,您并不反对我的做法。”

“我说过,能者居之,这个能者,不仅在修为上,还在谋略上,一个修士,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来保护宗门呢?”安山回答道。

“所以,您没有反对我对二公子……”安维谨话并没有说完。

“是的。”安山点点头。

“可当时,如果我做得但凡有一点纰漏,被发现了,就会被罚入到刑堂。”安维谨第一次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我说过,不能保护自己的人,何来保护宗门,你与二公子都一样,在对下任宗主的竞争中,我只会偏袒胜者,我可以教导你,但你们之间如何做,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能借势也好,能独立自主也罢,我所做的,就是旁观者,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是作为宗主的身份,而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打虎不死,反受其害,一旦二公子出关,反过来报复你……”

安山看着安维谨,沉默了一会,轻轻地却坚决地道:“我不会以宗主的身份帮你的。”

安维谨望着安山,慢慢地道:“二公子……已经在宗主夺位中出局了。只是父亲,为何近来我越发感觉到,您不认为我会得到宗主这个位置呢?”

安山轻轻叹口气,“如果你的父亲不是宗主,维谨,闭关的可能不是二公子,就是你了。”

安维谨怔了下,“怎么会?”

安山摇摇头,“你想想,如果是简若尘,会怎么做?”

安维谨眼睛睁大了下,明显吃惊,显然没有想到安山会拿简若尘来说这件事情。

“简若尘?”他狐疑道。

“不错,你只想到了有人在宗门内外都在对付她,那有没有想过,她不过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还是以灵丹堆积起来的修士,何以会让人如此大动干戈,不惜失了身份?”安山道。

安维谨刚要回答,可忽然又闭上嘴,思索了一会。

“简若尘一直在借势,对付她的人,实际上是在对付她身后的人。”对这个回答,安维谨自己都不大满意。

太表面了,任何人都能够想到。

“就这些?”安山显然很不满意这个答案。

“真要是杀了她,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足以,就算是范安贵在,能斩杀剑宗那些修士的人,也不会杀不了一个范安贵。父亲,我觉得,还有人在暗中保护他们回到宗门。”安维谨道。

安山沉吟了下,才道:“你就没有想过,简若尘可能比表现出来的更深一些?”

“您是指修为实力?怎么可能?就算再深,也刚刚筑基。”安维谨摇头道。

“你的观察显然不足,维谨,纵观大局的人,一定不要放过任何细微的东西。”安山明显有些失望。

“你就没有注意到么,简若尘从来没有在人前显示过她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