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7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在他们几个堂主跟前露露脸,要是现在改口说简若尘不会去皇城,谁能知道除了岭南城主,还会有什么人会到这里来要人。

可他同时也在心寒,天道宗内,又是什么人在蓄意与简若尘矛盾,甚至是蓄意陷害简若尘。

他自然相信简若尘不会做下这种事情的,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可什么人竟然要这般得罪简若尘,就不知道简若尘这样的人,得罪起来容易,收场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简道友,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知不知道你外边还顶着杀了数十个筑基修士的罪名,内里再得了这个残杀同门的罪名你昨晚一直与他们在一起,离开之后人就被杀了,怎么说都是你的嫌疑最大。

就算最后证实了都不是你做的,联系到你对剑宗修士下的悬赏令,你的名声也是毁了的。”

贾宏程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就是天道宗也会被简若尘拖累的,还会拖累到六皇子的名声,她想要帮着六皇子的目的恐怕不但没有达到,还会起到反作用。

简若尘也想到了这点,面色同样冷峻。

她点点头简单道:“我明白。”

简若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她越是生气,面上越丝毫不动声色,贾宏程顾及着执法堂的面子,还是留简若尘一直到晚上才放她离开,但就是这一白天,这一连串外门弟子的死,已经传遍了整个内门。

各种与简若尘有关的事情也忽然传播开来,简若尘曾经做过的事情全被挖了出来:她在银松所在地竖立的索道、捕杀田鼠中的算计、与朱雀堂的合作,以及突飞猛进的修为。

这些事情的传播也逐渐变了味道,在大家的口中,简若尘逐渐演变成为了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简若尘回到自己精舍内的时候,心情早已经平静,看到柳随清坐在精舍内等着她并不意外。

柳随清端详了下简若尘的脸色道:“还好,我以为你会怒极了。”

简若尘先施礼后才道:“多谢柳师叔相信我。”

柳随清伸手示意简若尘坐下道:“我们几个老家伙自然都相信你,不过我们就是压下谣言,也只是压下表面的,相信内门弟子都知道这件事情中你是被陷害的,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怕是真找到了杀人凶手,你也不会得到同情。”

简若尘点点头道:“凶手肯定在离开宗门的修士中,我只是奇怪,一个女修,筑基中期修为以上,在宗门中应该是有数的,怎么就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柳随清道:“宗门弟子中这样的女修自然是有数的,可你想到没有,还有一部分女修不是宗门弟子,至少,宗门不是十分清楚她们的修为。”

简若尘楞了下,“柳师叔是说……”

“家眷。”柳随清接上道,“结丹修士的内宅内,还有不少侍妾,就是筑基修士,也有有侍妾的,这些修士都不在宗门弟子的记录中,宗门也不负责供养她们。”

简若尘慢慢点点头,她确实是忽略了这些人。

“还有一个可能。”柳随清说着,忽然抬手,在两人的外边再布上了一个禁制,他们可以在其内清清楚楚地看到外边,但外边的人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他们,连唇舌都分辨不清。

“我们几个老家伙分析了,如果不是私仇,那么,就是大皇子在针对你,不是要收服你,就是要打压你,不论哪一种,都可以间接打压六皇子。”

第308章 为了母亲

柳随清肯如此说,自然是将简若尘当做心腹了,但话也只能到如此,毕竟,柳随清还做不来直接询问简若尘到底与六皇子叶非之间到了如何的程度。

此时,范长利正在洞府的地火静室内。

“茜茜,明天安心就要和安贵一起去皇城,等到安贵回来,不久就能成为天道宗的宗主了,你也就能很快就从这里离开了。”

隔着禁制,范长利温和地望着顾茜茜,温言说道。

“安心为什么也要去?”顾茜茜眉头微蹙。

“自家姊姊,总会帮着安贵的,安心在宗门也已经久了,我也想让她出去见见外边,别人家的女儿也早就都出去过了,难得这一次他们姐弟还有个伴。”范长利道。

“也好,希望安心这一次出去,能在皇城遇到她的道侣,她的年龄已经偏大了,都是我耽误了她。”顾茜茜怅然道。

“你又多想了,这几天感觉好些没有?”范长利伸手到阵法内,地火的温热灼烧着他的手,触手处却冰冷冷的。

“还是那样。”顾茜茜反手握着范长利的手一下,然后将他的手推了出去。

这么一热一冷中,范长利的皮ròu都好像被燃烧之后再被冰冻,阵法之内的顾茜茜可想而知是受到怎样的煎熬。

范长利就捡着外边的一些事情与顾茜茜说,有意避开了简若尘,顾茜茜却没有忘记,问道:“上次你说的外门那个小女修,算起来该筑基了吧。”

范长利笑道:“可不是,她与yào王谷的大小姐不知道怎么好上了,这次筑基还是在yào王谷内,到节省了宗门的筑基丹,这次到皇城,她也一起去。”

“五灵根就是靠灵丹堆积起来筑基也是难得的了,这么好的苗子也肯放出去,宗门……”顾茜茜摇摇头,脸上露出笑容来,“是不是你还有事情没有告诉我。”

“就知道瞒不住你,”范长利无奈地摇摇头,“这女修总是不让人省心,离开宗门也好,这几天……”

说着范长利住了嘴,又笑笑道:“你不知道,她到了哪里,哪里就一堆事情,我还想着,她在yào王谷这两个多月幸亏是筑基去了,不然yào王谷不一定又要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那个女孩很有心的,要是能给安贵做道侣,就是安贵的福分了。”顾茜茜轻笑道。

“安贵?”范长利摇摇头,“惦记她的人多着呢,以前我就和你说过她与六皇子叶非jiāo好,在皇城,大皇子对她也有意,三皇子还当面问过他可愿意与他一起回皇城,安贵可排不上号。”

顾茜茜就笑道:“安贵也大了,你也要留心,帮他寻个道侣,你总也不让我见他,不知道当娘的心都惦记着自己孩子的。”

“知道你惦记着,等到安贵回来,我让他来见你。”范安贵再说了几句话,见顾茜茜逐渐露出冷意来,只能站起来离开静室,好让顾茜茜能开始安心吸收地火。

离开静室,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回到大厅内,果然看到范安心等在厅里,他的脸色微微一沉道:“你母亲刚闭关。”

范安心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她知道母亲一闭关吸收地火的热量就要至少半个月,临行之前是无法再见到母亲一面了。

“你也太大胆了。”范长利忽然厉声说道,“你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一而再再而三,你就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