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7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们的,只要我们回到外门,就有可能与何师姐、郑师兄一样的命运,不如趁现在搏一搏。”

“怎么搏?”简若尘问道,心里已经隐隐想到他们的想法了。

“简师叔那天是为了保护我们,不然,一定能拦住凶手的,我们今天就回到外门,简师叔只要在暗中……”许坤急切道。

“如果凶手没有出现呢?”简若尘冷静地问道,“你们有什么理由确定,凶手还会杀了你们?”

许坤摇摇头,“我们只是想,我们唯一认识的筑基前辈只有简师叔了,凶手的目的不会是为了我们的,她一定是要嫁祸给师叔的,就算嫁祸不成,也要让师叔难堪,让师叔和我们的死脱不开干系。”

许坤的话让简若尘沉默了一会。

简若尘同样想不明白凶手如此做的道理,但许坤说的未尝不是个原因。

嫁祸不成,就要让自己难堪,让每个人都知道,这四个外门弟子的死都是因为简若尘。

或者还可以达到另外一个效果,他们之前得罪了简若尘,没有得到简若尘的谅解,有人在暗中替简若尘报仇,甚至可能是简若尘自己主使的,不过是贼喊捉贼。

如果不是如今内门事情繁多,大约这般谣言已经出现了。

“师叔,就只有两天时间了。”许坤急切道。

“如果两天之内,没有人过来呢?”简若尘还是冷静地道。

“那我们可能就真的安全了,凶手有可能跟着师叔一起离开这里了,会在之后给师叔制造麻烦的。”

许坤的话不无道理,不论有没有可能成立,简若尘都知道她不会不答应的。

可她同样想不通的是,凶手为何要给她制造麻烦呢。

简若尘离开执法堂,回到自己精舍内,天色才擦黑,就悄然无息离开,犹豫了下,还是先到了范安贵的精舍内,范安贵却不在。

这期间所有人都很忙碌,反倒是简若尘显得越发清闲,她站了站,给范安贵留下了传音符,然后就向外门走去。

许坤和孟嫣然已经重新租了外门的房间,两个人还是租了单独的小院,简若尘到的时候,许坤和孟嫣然都在院子门口,见到简若尘到了,才松了一口气。

打发了两个人进入房间,简若尘就一个人坐在小院内,长夜漫漫,拿出一卷书册看着,全当做打发时间。

简若尘离开范安贵的精舍之后不久,范轻轻身着内门月白长袍,也来到范安贵的精舍内,到了这里,就如同在她自己的楼阁内,她招来杂役,询问范安贵的去向。

杂役如实禀报,并将简若尘到来留下传音玉符的事情一并说了,范轻轻要了玉符,挥退了杂役。

捏碎了玉符,里面传来简若尘的声音,她静静地听了之后,眼睛里露出狠意。

瞬间狠意就消失了,重新恢复成温婉的样子,她安静地走到内室,不多时出来,换了简单的发髻,服饰也变成了一身劲装,完全是男子侍卫的装扮。

半夜里范安贵才回来,范轻轻已经准备了灵茶,亲自倒了一杯给范安贵,范安贵见到范轻轻如此装扮,如此作法,有些不知所措。

“出门了,姐姐就是你的侍卫了。”范轻轻推着范安贵坐下,自己却站立在一旁,“总要先适应适应。”

范安贵仿佛如芒在背,他别扭地转过身,“姐姐,我不需要侍卫,你就是我的姐姐。”

“那姐姐就得以筑基修士的身份加入到队伍里了。”范轻轻含笑道。

范安贵怔了下,放弃了。

范安贵先进入到内室休息。

他是从简若尘那里回来的,却没有见到简若尘,他本来是想要安静一会的,可回到内室,却一点也安静不下来。

还有一天就要离开了,可他却觉得前途渺茫,这次皇城之行完全违背了他的初衷,肩上的担子本来就压得他透不过起来,范轻轻的跟随更是让他有了无措的感觉。

他迫切地想要与简若尘呆一会,仿佛只要简若尘在身边,就能开解了他,就能分担出去一半肩上的分量,可现在他只能安静地坐着,他不想要利用简若尘,不管用任何原因。

第307章 凶案再起

内室,范安贵安静地坐着,将所有的不情愿全都一一吞到了肚子里,只待天明,他便再是一个全然不在乎任何事情的三公子。

外厅内,范安心也同样安静地坐在房间一角,静静地等待着。

黎明之前的黑夜是最黑暗的,就在这最黑暗的一刻,她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精舍。

她熟悉地走过黑暗寂静的内门,全身灵力内敛,偶尔她会站在一棵树下,就好像与那棵大树融为一体了。

很快,就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她来到了内门的一个出口,这里是杂役出入的所在,她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杂役的服饰,全身灵力内敛,拿着一枚木质的木符,通过了这个小门。

再出现在外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安静地站在外门一个僻静小路树下,让自己与那棵小树几乎融为一体。

她很有耐心地站立着,一直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离开外门乙庄,消失在进入内门的路上,唇角才露出一抹笑容来。

她还是耐心地站了一会,一直到确认那人不会返回。

外门还没有完全苏醒,还是很安静,她慢慢离开小路,进入并没有入口的外门乙庄。

循着隐约的灵力,她来到一座小院前,这是一排并连的小院中的一座,禁制普通,她抬手轻扣禁制,禁制内传来波动,跟着禁制打开,门内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简师叔”

范安心推门而入,那一声“简师叔”一下子就停住了。

院门关闭,禁制同时再布上,小院内的一切都被封闭在禁制内。

不多时,小院的禁制再次打开,范安心低头垂目走出来,不引人注目地离开。

又一个多时辰之后,范安心已经回到了内门范安贵的精舍内,范安贵一早就离开了,她悄然进入到客房内。

这一次,看简若尘怎么为自己辩解。

外门平静了很久,直到一声惊叫惊动了外门的平静。

待内门执法堂的修士来到简若尘的精舍内的时候,简若尘才觉察到不妙,听到许坤和孟嫣然双双遇害的消息之后,她一下子怔住了。

她只以为那凶手会趁着黑夜行凶,却没有想到凶手大胆如此,竟然在天亮之后,在她离开之后再动手。

她的心内一片冰凉而后悔,她不该同意了许坤的意见,不该如此大意轻心。

贾宏程的头都要大了几圈,若是寻常的内门修士,直接就禁锢在执法堂内了,直到事情分明,可简若尘不是寻常的修士,不但他留不住,连天道宗都留不住。

从确定简若尘会离开天道宗到皇城后,岭南城主才不会每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