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7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范安贵再过去的是范长利的洞府,范长利果然等在客厅里,见到范安贵晃了进来,冷哼一声:“舍得过来了?”

范安贵从回到天道宗,还是第二次过来,范安贵自己也知道,若不是马上要离开,他一点也不想进入这个让他倍感压抑的洞府内。

只是,这一次出去,再回来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而能不能平安回来,他也并不知晓。

“如果简若尘一去就失去了联系,你立刻就到大皇子处示好,我会给你一枚玉简,你要亲自jiāo到大皇子手里;如果简若尘安好,你就与她配合,这枚玉简……”范长利沉吟了下道,“你自己看就好。”

范安贵冷然道:“父亲是让我不必理会简仙子的安危吗?”

“这个人的安危你理会不了,她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你记得,你带出去近五百的筑基修士,这五百筑基修士才是你的后盾。”范长利正色道。

见范安贵并没有顶撞,范长利神情微微缓和了些,“你也知道这次聚集全国筑基修士的原因,二级文明国家内,兽潮很快就要形成,我们三级文明国家里的筑基修士,到时候就会被征召过去,先一步顶在战场的前沿。

你们这次过去,所有筑基修士会根据修为拆散组成阵法,阵法一旦启动,就是身不由己,你面临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追随大皇子,让天道宗的筑基后期弟子进入到护卫大皇子的阵法内,要么……”

范长利盯着范安贵的眼睛,“就是保持与简若尘的关系,如果六皇子上位,天道宗所有的筑基修士就都可以保下,有六皇子的支持,下一任的宗主就非你莫属了。”

范安贵漠然地点点头。

范长利说着拿出一枚玉简送到范安贵手里,接着又拿出一枚玉符,“这是换命符,可以替你承受一次致命攻击,就只能一次。”

“父亲,我想要看看我的母亲。”他低声说道。

“等你回来的,我说过,只有你坐上天道宗宗主的宝座,或者找到救治你母亲的灵丹,否则,你不会有资格见到她的。”

范安贵握着符,手指的关节有些发白。他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你姐姐会乔装跟着你,对外就是你的侍从,必要的时候,你姐姐会知道怎么做。”

范安贵的后背一下子僵直了,他猛地转身,瞪着范长利道:“什么?”

范长利冷笑道:“都是为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两个人互相瞪着,仿佛不是父子,范安贵终于败退下去,他急急地转过身,他怕他再僵持下去,会忍不住吼起来。

出了门,范安贵长吸了一口气,好像要借助新鲜的空去驱散心中的郁闷,这才转身向后院走去。

后院的一处楼阁在绿树的掩映中,乍一看过去很小,走过去才会发现,楼阁的大部分都隐没在草木组成的阵法内。

范安贵轻车熟路,在小路上迂回了几次,就来到了楼阁前。

范安贵在楼阁前站了一会,他的脑海中不由将自己的姐姐与简若尘比较了下,如果是简若尘,会安心听从摆布吗?

他在心里摇摇头,迈步走进楼阁。

范轻轻就坐在楼阁一进门的大厅内,穿着的是一套碧绿绣花长裙,一头秀发挽成复杂的发髻,上面chā着珠玉首饰,见到范安贵进来,眼睛里一下子就露出了慈爱,她站起来,伸出手。

“姐姐。”范安贵一步就走到范轻轻面前,拉着她的手一起坐下。

“安贵,你好久没有来看姐姐了。”范轻轻看着范安贵,轻轻说道。

“是安贵的不是。”范安贵轻声说道。

“没有关系,姐姐直到你忙,以后姐姐跟着你,不能帮到你,也能时时看到你了。”范轻轻拍着范安贵的手背。

“姐姐,你为什么要去?”范安贵摇着头。

“弟弟,姐姐也想帮一把你。”范轻轻轻轻叹息一声,“前天我去看了母亲,母亲越发离不开地火了,地火的热量,让姐姐只能站在阵法的外边,想要抱一抱母亲都做不到。”

范安贵的手无力地垂落,任凭范轻轻握住,他的眼眸也低垂下来。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抱过母亲了,母亲也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离开过地火了,我怕母亲永远离不开地火,这是一个机会,弟弟,你一定要拿到宗主的位置。”范轻轻接着说道。

范安贵沉默着。

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原罪,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只能继续背负着,直到这个原罪消失。

“姐姐也想要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的。”范轻轻笑着,伸手将范安贵垂落下来的一丝头发别在脑后,“你也愿意让姐姐出去看看的,是不是?”

范安贵无言以对。

他希望自己的姐姐走出这座阁楼,可却不希望是这样的方式,更不希望她从一座阁楼里离开,却进入到另外一座更深的楼阁。

第306章 守株待兔

外门两个修士的陨落,着实让外门弟子都心有惴惴,接下来的一天,外门却再没有凶案发生,也让人心中稍有平静。

比较外门表面的平静,内门里却是异常的忙乱,确定离开宗门前往皇城的筑基修士们,忙着整理自己的储物袋,将不需要的东西尽量都换成防身的符,补充灵力的灵丹。

因此,外门的两个弟子的死,也好像在这样的忙碌中不值得一提了。

简若尘看了范安贵送给她玉简内的资料,里面有上到宗主、长老,下到所有筑基后期修士和几位公子的所有资料,但这份资料很是简洁,简洁得就如上个世界公司人事档案里的资料一般。

简若尘还是再去了执法堂,虽然知道一天的时间,执法堂也未必能找到有用的资料。

执法堂内也是忙乱,其内同样有三分之一还要多的筑基修士离开,贾宏程不在执法堂内,简若尘站了站,也只能去找了许坤和孟嫣然。

两个同伴的意外死亡,让两位少年好像瞬间就成熟起来,他们脸上的稚气仍在,人却安稳了许多,见到简若尘过来急忙施礼。

“师叔,可是有眉目了?”许坤施礼之后问道。

简若尘摇摇头。

两人面上露出失望来。

“再过一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去皇城了。”简若尘说着,没有意外地见到两人的脸上露出一抹恐惧。

她何尝不了解这种恐惧。

简若尘摸下储物袋,手里多出两枚玉符,递过去,“玉符可以抵御筑基修士的三次攻击,不要放在储物袋里。”

许坤和孟嫣然谢过简若尘,然后接了玉符。

“师叔,执法堂的师叔们说,再过两天就要我们回去,我们……我们想现在就回去。”许坤犹犹豫豫道。

“现在?”简若尘疑惑道。

“是的,我和孟师妹商量了,那个凶手不会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