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单靠灵丹堆积,若是没有经验,在灵丹的准备中肯定会有不足。

且何雨春几人都是穷惯的了,就算每人手里有了几千灵石,也不会想要将大部分都换做修炼灵丹的,必然是要精打细算,手里还有灵石太正常了。

冯阳继续道:“他们说这话的时候,院子里并无旁人,这话也确定没有传出去,之后几人就各自布置下下禁止自己修炼,不料一早,孟嫣然就发觉何雨春房间的禁止有些不一样,并且院子里的禁止也好像被人动过了。

他们便触动禁止,以往如此,何雨春就会打开禁制出来,可这一次好久,也没有见禁制内有反应,三人破开禁制进入,就看见何雨春身首异处,血流了一地,身上的储物袋还在,里面却空空如也。”

简若尘蹙蹙眉。

冯阳接着小声道:“这事情先报给我,我也看到何雨春的尸首了,何雨春被杀得干净利落,一剑就断了头颅,且她表情惊讶,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死亡。我也已经将此事上报外门了。”

剩下一句话冯阳没有说,简若尘也猜到他想说什么:之后就急忙忙来到这里,将何雨春的死告知。

简若尘听了,脑海里已经设想出了几种可能,能让何雨春完全不设防放入到禁止内的,必须是她信任的人。

出了院子里另外三人,仿佛只有自己,且也自己有充分的理由杀了她的。

第301章 就是祸害

说是贪图何雨春手里的灵石,那理由根本就不成立,一个小院里还有另外三人,对面的房间里也还有孟嫣然居住,每个人的储物袋里都不乏灵石。

没有理由取了何雨春的灵石而放过了其他人。

私仇?相信何雨春除了简若尘,没有再惹到能无声无息杀了她的高阶修士了。

作为闭关之前还只是练气初期的修士,想要得罪内门的高阶修士,也得有那个机会,除了简若尘,何雨春应该没有任何一个机会接触到筑基修士。

所以,但凡了解简若尘和何雨春之间关系的,第一个就会怀疑到简若尘,毕竟何雨春当日得罪了简若尘,出关之后就匆匆向简若尘赔罪,显然当初得罪的很了得。

当然,但凡是了解简若尘的人,都不会认为简若尘想要杀一个练气后期修士,还要偷偷摸摸的,不敢宣示与人。

更重要的是,简若尘也真没有必要杀一个得罪过自己的练气修士。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想的,了解简若尘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修士眼里,简若尘是个根本就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修士。

什么人,基于什么理由要做这等事情?

要说得罪人,简若尘最知道得罪人是无需任何理由的,有时候仅仅是你出色一些,就是罪名。

可她也想不通杀了何雨春的意义。

除了给她制造点麻烦,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什么麻烦呢?让她无法再在天道宗留下?

简若尘想了想,唤来一个杂役,刚想要他到范安贵那里,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挥挥手让杂役离开了。

傍晚,范安贵果然来了。

“想你今晚回来。”简若尘召唤杂役沏了灵茶,待杂役退下后简若尘道。

“你还真坐得住,知道不,这几天因为你的事情,堂主们都要吵翻天了。”范安贵端着灵茶喝了一口后“呸”了下,“就用这破茶招待我?把你好茶拿出来重给我沏一壶。”

简若尘笑着从储物袋里拿出灵茶灵水,亲手给范安贵沏了一壶茶,范安贵品着才点点头道:“这还不错,和你呆几天,口味都被你养刁了。”

简若尘将手里的灵茶抛过去,范安贵扬手接住,不客气地收起来。

“你怎么就那么能沉住气不问问,真怀疑你就不是三十多岁的修士。”范安贵抱怨了句。

简若尘笑笑道:“要问的事情太多了,一时不知道从何问起。”

“这倒是,先说关于你想要去皇城的事情宗门本来是不打算放你去皇城的。”范安贵抿了一口灵茶,感叹了声,“你说说,你一个五灵根的筑基初期修士,怎么就这么让人头疼呢。”

简若尘呵呵笑了下,“怎么了?”

这个聊天嘛,要想愉快地进行下去,就得有一个聊的,另一个不但听还要顺着问一问的。

范安贵将茶杯一放道:“你想想怎么了?问你个问题,你说你这么个能惹祸的,宗门是该放你走呢,还是该要你留下?”

“我惹祸?”简若尘失笑道:“我怎么惹祸了?”

“感情你以为你做的全是善事?你说你也不过是一个小修士,还没有到与我平起平坐的程度,身后也没有一个强大的爹,也没有强大的宗门支持你,怎么就什么都敢做呢。

就你这样的,再放你离开宗门,没有个约束,下一个,是不是想要把皇城都翻个了啊。”

范安贵说着好像随意,实则也已经将宗门对简若尘的看法透露了出来,貌似漫不经心地看着简若尘,实则小心地观察着简若尘的表情,却只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看到熟悉的全不放在心上的表情。

“这么说,宗门还是想要留下我,可却留不下了?”简若尘道。

“是啊。”范安贵难得叹口气,“我是觉得宗门以为能留住你,可要是留下你的代价太大了,还不如放你出去祸害别人。”

“嗯?”简若尘注意到范安贵的用词,诧异了下。

“别以为我危言耸听,堂主们虽然不是这么用词,我感觉就是这个意思。”范安贵自己动手又给自己满上一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口道:

“他们的想法是认为你这个人天生就闲不住,不给你找点事情,你自己都要找出一堆事情来,若是留了你在天道宗,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干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让别人难受,总比让天道宗难受的好。”

简若尘食指勾起,在下唇上轻轻擦擦道:“这个么……”

“不止这些,貌似,还有人不喜欢你留在宗门。”范安贵又道。

“什么人?”简若尘语气不由加重了一点点,范安贵没有觉察。

“你自己就一点想法都没有?”范安贵问道。

简若尘耸耸肩。

范安贵也不介意简若尘的态度,道:“剑宗筑基修士陨落的事情已经惊动了皇城,岭南城主坚持要你到皇城去一次,剑宗那边也传来消息,剑宗的宗主也被惊动了,派出外事堂的堂主,已经沿着剑宗修士遇害的路线追踪过去了。”

简若尘点点头。

“哦对了,外门那个何雨春遇害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范安贵问道。

“一早知道的。”简若尘道。

“昨晚堂主们还在最后确定离开宗门修士的名单,本来你没有在上边。”范安贵说着眯眯眼睛。

简若尘也同样眯了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