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道一声歉,不敢求简师叔原谅,只想求简师叔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简若尘安静地看着何雨春一会,然后视线才从四人身上一一过了遍,和颜悦色道:“一年前的事情,如果简道友不提,我已经忘了,过去的事情暂且就过去吧,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你们四位也就用不到用什么赎罪的心理。”

何雨春几人打量着简若尘,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

若是从他们听说的和了解的,简若尘不会是这么大度的剑宗的丰智鸿一句话,就葬送了剑宗几十练气弟子的xìng命,而他们对简若尘做的,又哪里是一句说过去了就过去的事情呢。

何雨春本就不善言辞,愈发不知道如何说是好,郑强上前道:“简师叔,当时我们四人鼠目寸光,这一年来闭关修炼之余,只要想起当初,都后悔莫及,希望能有时间与简师叔亲自说一声道歉。”

简若尘便看着郑强,脸上依旧是以前同样的神色,眼神也依旧平和,可就这般眼神,就仿佛能看透到郑强的心里,说到了道歉之后,郑强一肚子的话竟然说不下去了。

简若尘盯着郑强,直到他说不下去之后,才向椅背靠靠,微微仰视几人,却自然带上了倨傲。

“我已经说过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可几位非要道歉,且还坚持要我接受,这种道歉方式还真是稀奇,难道我不接受,几位就要一直说下去吗?”

郑强有些窘迫,勉强开口道:“怎么敢。”

简若尘嘴角牵牵,“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吧,如果几位是找我的,就可以离开了,如果是来找冯总管的,那我也可以回避。”

话说到如此,何雨春几人便是再无留在此地的必要,何雨春看了一眼冯阳,见冯阳并不看她,郑强见何雨春再盯着简若尘,只担心她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上前拉着她就要离开。

何雨春推开郑强的手道:“当时,我们几个只是练气初期的小修士,形势所迫,为求自保,才做下不该做的事情,也是我坚持的,与他三人并不相干。”

简若尘听到这,颇为意外,郑强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许坤叫道:“何师姐,当时我们都赞同的,你不能将事情都背到你一个人身上。”

第300章 何雨春死了

简若尘很是奇怪,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何雨春又不是真不通世务的人,怎么还要死缠烂打的,心里不快,面色就显露出来。

郑强急道:“何师姐,简师叔已经让我们走了。”

郑强急切地想要拉着何雨春离开,何雨春低下头,转身向门口走去,郑强忙对简若尘施礼,补救道:“都是我们唐突了,这就离开。”

简若尘没有阻拦,看着四人离开,有些玩味地笑笑。

冯阳也笑了,“外门修士势利的不少,大家都是如此,他们现在心里是悔着呢。”

简若尘不在意地摇摇头,“眼界决定发展。”

冯阳也道:“是的,其实,如果简师叔没有筑基,今天这场见面必然就不会出现。”

简若尘笑笑,将这几人抛到脑后。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简若尘就告辞离开,在乙庄略站站,转身就向银松砍伐处走去。

这条路之前走了也不过十几天,之后与朱和管事略有不快,便少有jiāo道了,但毕竟朱和也算作朱雀堂的人了,这次离开天道宗,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回来,想要见的人还是都要见见好。

朱和还是穿着一件布衫,随意地坐在工棚外的凳子上,和几个凡人杂役说笑着,忽然看到简若尘过来,挥手打发走了杂役,上前施礼,口称师叔,仿佛之前的不快从没有出现。

简若尘在外门打过jiāo道的几个管事中,朱和好像是最没有进取心的了,天天和凡人杂役混在一起,且还兴高采烈的,见到简若尘,也笑嘻嘻的,全没有之前有过芥蒂的意思。

简若尘打量工棚,她设计也参与制作的索道还在运行,一根根被砍伐的银松圆木被运下来,凡人的工作效率提高了,至于工作强度,就不是她掌握的了。

朱和在旁边笑道:“这座索道已经成为咱们宗门的一道风景了,每次有外面人过来,外事堂都会领着他们过来看看,见到我们宗门肯减轻凡人的劳动,都很震惊。”

修士看凡人如蝼蚁,肯替凡人考虑的绝无仅有,就是皇城统治下的郑国,虽然凡人与修士人口比例可能是千比一,可修士的分量仍然远远超过凡人。

天道宗如此,是很让修士震惊和不以为然的,天道宗肯将这索道与大家分享,也有显示自身忠厚之举。

索道虽然是简若尘提出来的,她也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笑着道:“当时若不是因为赌注,我也未见想到这些。”

提到过去的赌注,那几百灵石,朱和也笑起来,“可不,我也跟着简师叔借光,得到我生平见到过的最多的灵石。”

两个人都笑起来,似乎之前的不快全都不曾发生。

接下来闲聊了几句,朱和全然不提简若尘任何精彩事迹,只捡这里凡人的几件小事说,直到简若尘离开,也没有询问简若尘是为何过来的。

简若尘越发觉得朱和这人有趣。

按说手里有了几百灵石,一定要换得灵丹修炼的,一年时间至少也足够修为提升一层,可朱和的修为竟然还是与以前一样,难道他就不介意寿元长短?

但人各有志,简若尘向来不肯干涉别人的生活,在外门的事情已了,便向内门走去。

内门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内里实则风卷云涌,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筑基修士要离开宗门前往皇城,去与不去不单单是修士自己要考虑,也是宗门几个堂主十分头疼的问题。

还有就是简若尘的筑基归来,让安山都跟着头疼,每一件事情几乎都跟随着连锁的事情,而每一件事情几乎都得不到预判。

简若尘回到内门住处,这里也安排了好了杂役,简若尘不打算在此长久居住,和颜悦色地打发了杂役,便独自一人歇息。

接下来几天她都是一个人在精舍内闭关,可她不找事情,并不等于事情不找她,这一天她刚从静室内离开,竟然见到冯阳等在她这里,一见到她就急急忙忙道:“简师叔,何雨春死了。”

简若尘吃了一惊。

前几日还见到何雨春好好的,忽然就死了简若尘注意到冯阳没有用陨落一词,就是说何雨春的死应该是非正常的。

果然,冯阳接着道:“就是在昨夜,据郑强说他们四人还是住在那个小院里昨夜见何雨春还说要再次闭关,这一次一定要直接修炼到练气后期,他们手里还有些灵石,当时他们并没有将所有灵石全都兑换成灵丹。”

简若尘点点头,练气修士修炼道练气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