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范安贵撑起的护罩,一只手还搭在范安贵的肩膀上,闻言道:“实不相瞒,一是宗门会有赏赐,二就是我正打算回到宗门就申请到皇城历练,想要在皇城淘一柄上品飞剑。”

这话也只有简若尘这般财大气粗才会说得心安理得,且让人听得信以为真。

肖林和涂刚都侧头看着简若尘,眼神里一瞬间的错愕被正含笑看过去的简若尘捕捉到了。

在下一个城镇,范安贵寻了城主天道宗的商会,将所见之事先报了过去,也报于了城主。

消息极快地散播开去,肖林和涂刚只是看着,并不阻拦。

岭南城城主亲到天道宗,天道宗宗主自然也要出面修为虽然不对等,但岭南城也是大城,城主由皇室亲自任命,地位上与天道宗宗主相当。

如此寒暄询问,这期间yào王谷外围发生的事情天道宗也有耳闻,当下只做震惊愤怒,肖林涂刚也配合着感叹,接下来肖林涂刚自然要给够天道宗面子,先行休息。

面对天道宗自家宗主和堂主们,范安贵就规矩多了,规规矩矩讲述了杀了剑宗四人和另外冒充剑宗修士的事情,只是杀人的过程做了改动,变成了他和简若尘利用护体玉符,近身施发了符。

简若尘的胆大大家都见识了,她财大气粗不在意符更是知晓,对于这种手段安山几人不疑有他,只是谁也想不到什么人要借此杀死剑宗弟子。

剑宗名誉并没有因为剑宗的宗主而挽回多少,剑宗宗主也未约束门下弟子向简若尘寻仇,按说如此大规模地堵截区区一个筑基或者是练气后期的简若尘,已经是高看她不知道多少眼了,肯定是看在范安贵陪同的份上。

但到底是什么人与剑宗有如此深仇大恨,且又有如此能力斩杀这些筑基修士呢?

范长利又细细单独询问范安贵,简若尘这边却是按照惯例先一番忙碌,筑基之后领取内门福利,安排住处等等,惯例,这些自然有专门负责的修士,这次,却是柳随风亲自引领。

简若尘自然明白柳随风的意思,可她自己也不确定,杀死剑宗修士的凶手到底是嫁祸给她顺便报仇这般一举两得,还是单单只是为了逼迫她离开yào王谷到皇城。

但不论哪一种,简若尘都感觉到针对她的森森的恶意。

天道宗对简若尘也大感头疼,从简若尘进入宗门之后,哪一次的风吹草动,都与简若尘有脱不开的关系,比较之下,简若尘引气入体之后一年时间就筑基,在简若尘身上反而是最小最容易忽略的事情了。

宗门内有怎样头疼,简若尘顾不得也顾不了,将必要的手续都办完之后,简若尘先回了外门。

她在外门还有一处小院需要上jiāo,且在外门一年,与外门还有几个旧识,也要还见见。

外门乙庄总管冯阳也得知简若尘回到天道宗的事情,在自己的院子里,心里说不出的五味陈杂。

简若尘刚进入外门的时候就在他乙庄,引气入体就用了两年半的事情,那时候,谁不知道外门乙庄又有一个五灵根废材,谁能想到,仅仅再过了一年,当日这个被众人公认的废材,竟然筑基了。

冯阳心里一阵阵发紧,又一阵阵兴奋,简若尘在外门这几年,他幸亏没有得罪了她,也没有亏待了她。

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终于决定了。

如今简若尘已经是筑基修士,已经成了他的内门师叔,他就是转成拜访,也是应该的,想到这,他又在储物袋里找寻了一番,总算找到一个勉强拿得出手的东西。

这才向院门走去,一打开大门,正看到简若尘走来,他楞了下。

“冯总管,不请我进去坐坐?”简若尘先笑着开口。

冯阳“啊”了,一声,马上脸上就堆出笑容来,“简师叔,快请进。”

第298章 宝物雷珠

简若尘回到天道宗,还是第一次有了“师叔”的称谓,一时也觉得有趣。

她这几十年来的称呼本来就多,如今再多了一个师叔的称呼,以后还会是师祖,这种随着修为提升辈分也见长的称谓,委实会让人心中升起进取心。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辈分的增加也该努力吧。

进入客厅,自然是请简若尘上座,简若尘推辞了,只肯坐在客座,冯阳也就不肯坐在主位,只在客座相配,沏上灵茶。

简若尘不喜欢寒暄,捧了灵茶道:“当初在冯总管这里,多承照顾,之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冯总管无需客气。”

简若尘这话不是客套,她到不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但与冯阳,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感情这个东西么,联络多了,自然也就深厚了,久不相见,就会生疏,上次简若尘回到宗门,在外门耽搁了几天,却也因为忙碌和各种原因,没有与冯阳见面。

如今想必关于她的事情,只要能让大众了解的,冯阳都会了解,因此她这么说上一句,并非大话。

冯阳立刻就道:“简师叔筑基,是可喜可贺的,晚辈准备了贺礼,还请师叔笑纳。”

说着从储物袋里捧出一个玉盒打开,送到简若尘身前。

这玉盒内只有一枚小小的黑色东西,没有灵力波动,看不出是什么,简若尘看了一眼。

冯阳道:“这是枚雷珠,是在外边意外得到的,据说雷珠bàozhà时候的威力,可以移山倒海,连结丹修士都无可躲避,多半是夸张了,晚辈想这东西晚辈是用不着了,就孝敬了简师叔。”

简若尘听着这雷珠的名字就觉得这东西威力不会寻常,冯阳这么说,便暗暗吃惊,这东西不就是上个世界的zhà弹么,还是浓缩型的,但冯阳怎么能有这般威力的东西。

伸手接过玉盒放在一旁,视线便落在冯阳的脸上,做个请坐的手势,待冯阳走回去坐下道:“冯总管,雷珠这等东西威力如此巨大,不知道冯总管从何处得来?”

冯阳心中稍稍不快,他送简若尘如此东西,已经是咬着牙跟了雷珠要拿到坊市上,那得是要以中品灵石为单位计算的,可简若尘竟然还要问出处,她就不知道这等东西谁得到也不会讲出处说出来的么?

可简若尘就这么看着他,他却不敢不答,心中暗暗恨自己,这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脸上却对着笑道:“这东西在我手里很久了,好像有了十多年了,是一次到外边办事,在坊市外从一个小修士手里得到的,当时晚辈也问了出处,他说是从一个陨落的修士那里捡来的。

晚辈只用了极小的代价就得到,也是那小修士将这东西处理给了晚辈之后,忽然第二日就传来噩耗,那小修士无缘无故就陨落了,晚辈便想到了这个东西。

不多久又听到了传闻,说起有一结丹前辈陨落,储物袋丢失,里面的宝物清单也流传出来,其中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