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敢当?”

简若尘也听得不对劲,却没有开口,就听那修士冷笑一声:“二位从yào王谷一路走来,杀人无算,总算到天道宗的地界了,才露了身形,却在自家门前仍不收敛。”

说着指着地面三具尸体,怒视简若尘:“简仙子,你一路也杀了数十剑宗弟子了,难道你要将所有拦住你去路的剑宗弟子全杀得干干净净?”

简若尘大感奇怪道:“二位道友认识我们?”

“简仙子大名,郑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三公子其人,也是大名鼎鼎,二位在一起做下如此惊天恨事,想不被人知道,怕是不可能了。”

简若尘回头看看地下三具尸首,再看看那两位修士,那筑基后期修士森严道:“简仙子可觉得也能杀我们灭口?”

范安贵怒气上涌,却自忖他和简若尘根本不是这筑基后期修士对手,不敢造次,强忍着看着简若尘的意思,简若尘道:“请问二位道友尊姓大名。”

“岭南城城主肖林。”筑基后期修士道,“这位是岭南城护法涂刚。”

简若尘和范安贵同时拱手,简若尘道一声:“失敬。”

那二人哼了一声,却也拱手回了一礼。

简若尘道:“肖城主,且不说这三位剑宗道友的陨落,可否告知,我和三公子如何一路杀了数十剑宗弟子的?”

肖林冷然道:“简仙子这话无需问我们,请和我们一起回岭南城。”

简若尘面色不变,仍然是和颜悦色道:“肖城主用何理由强制我和三公子去岭南城呢?肖城主指责我二人杀了剑宗道友,请问肖城主,我二人为何要杀剑宗道友?”

“你简若尘与剑宗jiāo恶,剑宗弟子yù杀你而后快,剑宗弟子不是你所杀,又是何人?”涂刚怒道。

简若尘微微一笑:“涂护法也说,剑宗弟子yù杀我而后快,那涂护法的意思是,剑宗弟子杀了我可以,我就不可以杀他们了?”

涂刚一愣,肖林哼了声道:“简仙子伶牙俐齿,不过这话有地方让简仙子说。”

简若尘收起笑容,诚恳道:“肖城主,非我二人不想与城主走一趟,我们更想要知道,是谁冒了我们的名头杀人。

人若真是我们所杀的,承认了也无妨,总不能人来杀我,我站着不动,任人宰割的,只是不是我们做的,却也不想随意应承了。

肖城主、涂护法若是方便,可否与我们一起回到天道宗,我们人已经在宗门地界了,还有人以我们的名头残杀剑宗弟子,作为宗门弟子,我们也想尽快告知宗门。”

简若尘这么一说,肖林和涂刚都是一愣,简若尘所言并非无礼,天底下哪里有那种道理,只许别人杀你,不许你杀别人的。

就听简若尘接着问道:“还有一事不明,这剑宗与我恩怨,如何惊动了肖城主和涂护法?真要追究我等罪名,不是该剑宗弟子前来?”

涂刚道:“剑宗派出的筑基初期、中期弟子接连失踪死亡,就有在我岭南城附近的,我们先得到讯息……”

说到这,就见到简若尘面露诧异之色,不由停下。

就见简若尘诧异道:“失踪死亡的都是筑基初期、中期的剑宗弟子?”然后看了一眼范安贵,再回头看看地上三具尸首。

“他们?也是筑基初期、中期弟子?”

肖林和涂刚盯着简若尘和范安贵的表情,见范安贵哼了一声落到地上,上前粗暴地扯下三具尸首的储物袋,神识寻找片刻,捡出来三枚身份玉符,看看道:

“呦,简仙子,挺高看你啊,一位筑基中期,两位筑基初期。”

简若尘转回头,看着肖林和涂刚:“两位,我们,好吧,就算三公子可以一人斩杀剑宗筑基中期弟子,然后与我合力杀了另二位,我们连尸首上的储物袋都来不及收取,刚刚杀完人,总不会如此好整以暇吧。”

肖林和涂刚对视了一眼,肖林忽然和颜悦色道:“简仙子真不愧女中豪杰,我们还以为追到简仙子之后,会看到一个暴跳如雷的仙子,实不相瞒,若都是筑基初期的剑宗修士陨落,我们自然不会相信简仙子的话。”

说着看一眼范安贵,意思就很明显了。

“可陨落和失踪的修士中,还有筑基中期的剑宗修士,就很让人怀疑了,所以,我们才好言好语请二位回岭南城。”

肖林的意思就是隐晦地说明,他们一早就考虑到简若尘和范安贵不可能杀得了那许多修士,不然,他们一上来就会动手抓两人回去的。

简若尘便看着范安贵,这便是尊重范安贵三公子身份。

第297章 简师叔请进

范安贵向肖林拱手道:“宗门地界发生这种事,我们必须先要回宗门禀告,正好肖城主和涂护法也在,一起目睹,也恳请二位能与我们一起先回宗门。”

一个“先”字,这话就没有说死,也可以理解为先回宗门,然后再与肖林涂刚回到岭南城或者是什么地方,当然,也可能就直接留在天道宗也说不定。

肖林和涂刚互相看看,都点点头,肖林道:“此事多半是有人借助简仙子和三公子的名头杀人,我们也奇怪,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何?少不得以后还有需要简仙子和三公子的时候。”

简若尘闻言心中一动,拱手道谢。

涂刚上前收了三人的尸首在储物袋里,范安贵却不动声色地将储物袋留在自己手里。肖林涂刚见了,也只当没有看见。

四人一同向天道宗走去,简若尘却对肖林涂刚更加怀疑了,二人的前倨后恭也太明显了,如果没有肖林后一句话,她也不会多心,可先有叶非派人传话,要她暂缓回到宗门,后就有肖林涂刚跟过来要带他们回去。

而带他们回去的方式,竟然还是以杀了数十剑宗筑基修士的罪名不论人是不是他们杀的,总要有个说法,人就不一定能留在天道宗了。

那就是说,不论简若尘延迟不延迟回到天道宗,简若尘和三公子一起杀死剑宗筑基修士数十人的传闻,也逼得他二人不得不露面。

其实任谁也不会相信是他二人做下的这等事情虽然其中有那么三位是他们杀的,还有三位冒名的的但就是这么一个明显的陷阱,看得明白,也不得不跳。

接下来的赶路简若尘保留了实力,中规中矩地好像一个真正刚刚筑基的修士一般,却也不肯延迟了回到宗门的时间,毫不迟疑就搭乘了范安贵的飞剑。

范安贵也是毫不在意地祭出了那柄宗门的下品飞剑,带着简若尘,看得涂刚和肖林直摇头。

涂刚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道:“简仙子已然筑基,为何不给自己买一柄飞剑?”

简若尘的富有那是出了名了,也就是肖林和涂刚自持身份,不肯做出有损身份的打劫行为。

简若尘站在飞剑上,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