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士一起去皇城的,不然,完全可以晚一个月的时间离开yào王谷。

那么,叶非真正想要推迟她的,应该是进入皇城。

叶非在皇城已经觉察到危机,而这个危机会牵连到她,当她进入皇城之后,将会和叶非一同遇到危险。

简若尘的眼睛眯了下,眼神陡然锐利起来,范安贵看着简若尘这眼神也是心神一凛,这些天来他不是没有见过简若尘这样的目光,每一次简若尘有了杀意,就是如此。

“怎么?”范安贵问了句。

简若尘的抬起手,弯起的指节在唇边轻轻蹭蹭,“三公子,你对皇城有何看法?”

范安贵蹙蹙眉:“恕我直言,六皇子没有胜算的可能。”

“哦?”简若尘挑眉道。

简若尘从来没有在范安贵面前隐藏她和叶非的关系,其实她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隐藏过,但也没有大肆宣扬,范安贵开口就提六皇子,也无可厚非。

“如果六皇子也是结丹期,哪怕是筑基后期,或者是百岁之后,也算有个优势。”范安贵道。

简若尘点点头,“那么,你觉得,大皇子会对他如何?”

这个问题简若尘自己也想过多次了,但她总是以上个世界的思维来考虑,实在是说不好这个世界的修士会做到如何。

或者是她心狠手辣了。

范安贵笑了,“简仙子,你可知我为何在外一副纨绔模样,为何有了一柄上品火系飞剑,也要藏着不肯拿出来?”

简若尘眯着眼审视着范安贵,想到天道宗的几位公子,嘴角翘了翘:“炼器堂堂主的位置,委屈了三公子?”

不管是不是子承父业,范安贵炼器的手段不差的,相信范长利也不会舍不得将炼器的手艺传给自己儿子,若是这般范安贵还要藏拙,那所图就不会仅仅是堂主之位了。

“到不委屈我,不过是人心不足了。”范安贵冷笑道。

简若尘歪歪头,她接触范安贵几次,实在没有看出来范安贵觊觎天道宗宗主位置的意思,可范安贵既然这么说了,所图,也只能是这个位置了。

人心不足的若不是他,就只能是他的父亲,范长利。

“那么……”简若尘凝视着范安贵道。

“宗门宗主,首先是修为实力,接下来是背后靠山,然后就是管理能力,这三样我一样不占,自然对下一任宗主之位没有任何威胁,可如果我占了一样,呵呵,简仙子,你没有见过二公子吧。”

简若尘点头:“二公子柳枫不是在闭关冲击筑基中期么?”

可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对,二公子的闭关时间也太长了吧。

范安贵露出讽刺的微笑,“柳枫是我们这些公子中天赋最高的,他是木火双系灵根,主修火灵根,木灵根加持火灵根,灵力比同级修士略胜一筹,且他为人,比柳总管还八面玲珑。”

简若尘默然了下,感觉范安贵下边要说的,应该是很残酷的事情了。

“可柳枫在筑基之后,竟然误服了冰系灵丹,还是在火系灵力即将耗尽之时,那粒灵丹直接就伤了他的灵根,若非他还有木系灵根加持,温养住了经脉,怕是一身修为都毁了。”

简若尘惊诧了下,可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破绽:“二公子怎么分辨不出冰系灵丹和火系灵丹?”

范安贵冷笑一声:“传出来的是二公子自己拿错了。”

简若尘摇摇头,“怎么可能?”

范安贵也道:“怎么可能?是啊,只要修士,谁能分辨不出是什么系的灵丹?”

简若尘沉默了一会道:“所以,六皇子也会遇到类似的事情?”

“已经遇到了,他才十几岁就被扔到了天道宗,如果他安安分分地在天道宗,最多也就是一个不被人理睬的六皇子,可回到皇城,别说他志在太子之位,就是没有这个打算,大皇子会容许一个威胁在身边?”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简若尘叹道。

“不错,所以,我猜不到大皇子会怎么对待他,但绝对不会不动他的。”范安贵道。

简若尘在当然知道叶非会有危险,问题是怎么样的危险会和她联系到一起,甚至两个人会遇到同样的待遇。

可又为什么她也会和皇子一个“待遇”?

这话却无法问出口,简若尘出神了一会,竟然完全摸不到头脑。

“你打算停留在这里?”范安贵问道。

“不。”简若尘道:“只是打算放慢行程。”

说着眯眯眼睛,“三公子,如果遇到筑基后期修士,你可有胜算?”

范安贵微微仰头,也打量着简若尘的神色,“你说会有筑基后期修士拦截你?”

简若尘想了想,也觉得不大可能,摇摇头道:“我好像高看我自己了。”

“我们俩联手,浪费两枚玉符,出其不意,至少可以全身而退。”范安贵说得竟然如此保守,到让简若尘觉得不可思议。

“修为越高,战斗经验越丰富,你我,差远了。”范安贵猜到了简若尘的想法。

“今晚要在这里住下吗?”范安贵问道。

简若尘沉吟了下,现在时间才是下午,正常赶路,也不会错过住宿,想想,她拒绝了。

她已经打算到皇城了,便不会改变主意,至于危险,只要大皇子想要对付她,她躲在天道宗内也没有用。

第296章 岭南城主

就在简若尘和范安贵离开酒楼的时候,距离这个城镇外的一处山林内,刚结束了一场战斗,又是三个身着剑宗服饰的修士陨落,只是这一次,这三个人的尸首并没有被烧毁,储物袋也留在身上。

简若尘和范安贵离开城镇后不久就加快了速度,走了不多时,前方就传来灵力激dàng的动静,两人忙追了上去,可还没有到近前,灵力激dàng就消失了。

二人奇怪,神识在周围寻找片刻,就看到不远处有jiāo战过的痕迹,赶过去之后,便看到地上三具血淋淋的尸首,身着剑宗服饰,重剑丢落在身边,储物袋也还在腰上。

二人诧异,还没有来得及上前查看,就听到破空声音,回首望去,有修士御剑而来,片刻就到眼前收起飞剑,却是两个陌生修士。

那两人先看向的是地面三具尸首,神情一变,接着看着简若尘和范安贵,面色一凛。

“一路听说简仙子和三公子二人杀人无数,尤其是剑宗子弟,但凡预见就不会容情,果然如此。”年长修士是筑基后期,身边稍稍年轻的是筑基中期修士。

简若尘蹙眉,范安贵忍耐不住,还是先施礼后才道:“我二人也是察觉到这里灵力波动才赶来,来了之后就见到这三人已经陨落。”

另一修士哼道:“久闻三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虚,果然是敢做不敢当。”

范安贵眉头一立,怒道:“什么是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