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6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想要多点对战经验。

不过这般分神以一敌二,开始还是手忙脚乱的,火系飞刀缠住黑狼,每一次相撞,黑狼身上都有烧焦的一道痕迹,简若尘忙中还在奇怪,这黑狼究竟算作妖兽还是算作法器。

cāo纵黑狼的修士对战经验也是丰富,黑狼被飞刀缠住,他双手jiāo织,一大片火弹就奔简若尘而来。

另一个修士却专心用飞碟纠缠简若尘,简若尘的飞刀近到眼前了,才祭出又一只飞剑应战,这次简若尘才算真正见识到筑基修士之间法器对战,她那点水平cāo纵这两件飞刀,真就是太普通了。

当下手指轻点,故技重施,一片火弹迎了上去,却又在火弹迎上去之后,cāo纵板砖接近两人。

她这算是一心四用了,只是这板砖好像就长在她的脚上,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不算有意cāo纵,就在火弹与火弹碰撞bàozhà,灵气风暴乍起的时候,她不退反进,已经撞进了灵气风暴里。

除了修为实力自视甚高之人,少有人如此冒险撞进bàozhà的火弹中,简若尘偏偏艺高人胆大,周身的护体灵盾先一步补上,那二人眼睛一花,简若尘已经蓦地出现在其中一人眼前,不足二十米,正是那个cāo纵黑玉如意的修士面前。

而随着她一起出现,不,是先一步激shè出去的,是五系飞刀中的另一把金系飞刀。

第292章 手不容情

眨眼间,飞刀就在那人的脖颈之前,就在简若尘以为势在必得之时,那人身上忽然一亮,一道熟悉的闪光出现,那是护体玉符。

“当”的一声,飞刀被玉符护罩弹开,那修士简直是一身冷汗,简若尘去势不减,板砖已经跟在飞刀身后,眨眼就撞到了修士面前。

那修士笑容狰狞而得意,是因为有护体护罩被奈何不了,反手拔出了身后的重剑,身上玉符护罩一闪而灭。

简若尘欺身而至,看着那修士眼神里的得意他正反手拔出重剑,胸前大开,简若尘右手已经举起,拳头带着拳风狠狠地砸去。

那修士眼神里带着不敢置信,这一拳没有一点点的灵力,他甚至只觉得好笑,看着那种雪白的玉手攥起的拳头,另一手下意识就上前一抓,嘴角露出嘲讽的大笑。

“咔嚓!”简若尘一拳狠狠地砸在那修士的手掌上,他大叫一声,眼看着自己的手掌在眼前化作一团血雾,听着骨骼折断发出的可怕响声,他甚至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也没有机会明白了。

纯粹的重力攻击,没有激发一点点灵力,他的玉符没有感觉到灵力,自然不会被激发,而这般防护玉符还都有个致命的缺欠,就是在玉符没有感觉到足够的攻击强度的时候,不会被激发。

就好比这修士身上的玉符,是防备筑基修士攻击的,那么练气修士的攻击,就不会被激发。

而简若尘欺身而至,那修士依仗玉符护体,并未给自己布置上护体灵盾,见简若尘举手以拳攻击,更是好笑不已,伸手就要抓住简若尘的拳头。

他可不知道简若尘的拳头有多重,持之以恒一年的炼体,每天雷打不动的打铁,简若尘手的淬体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一拳的力量足以打穿一头牛,更何况区区一个不设防的拳头。

骨骼破碎的声音还在顺着消失了的手掌向小臂、大臂蔓延,随着手掌的血雾升起,小臂大臂也化作血雾,疼才传递到那修士的感知里。

再坚强的人在痛楚忽然袭来的时候,也会有片刻的身体失去控制,那修士只来得及感觉到痛苦,便再一次承重了重击。

第二拳准确地落在了他的心脏,简若尘的拳头穿过了他的身体。

身后黑狼的咆哮消失,化作黑玉如意安静地在空中悬浮片刻,轻轻落下,简若尘回首,对上的是一对惊吓过度的双眸。

板砖微微倾斜,一个旋转,带着简若尘避开了蝶状法器的袭击,她双手轻弹,白皙手指上的鲜血连同火弹风刃一古脑向那修士奔去,同时收起飞刀,人也向那修士追去。

那修士召回飞碟,从身后袭击简若尘,对简若尘施发的法术不闪不避,身前护罩出来护住自己,手掌在储物袋上一碰,手里就多出一张符。

简若尘见到那符,想也不想,板砖忽然一个拔高避开飞碟,跟着就向后退去,退去的方向正是那筑基中期修士。

符向简若尘离开方向飞去,半途激发,一片火海忽然隔开二人,简若尘回头看向那筑基中期修士,忽然身子急速坠落,火海从头顶飞过,被护罩隔开,她也摸出了一张火焰符,扔到火海中,双掌一推。

火系灵力助长火势,大片火海急速呼啸着向那筑基中期修士扑去。

简若尘回头,手里忽然多了一柄黑色重剑。

这柄黑色重剑正是在大比之内缴获的,一直扔在储物袋里,此刻重剑在手,简若尘脚踏板砖,高举重剑,向那筑基初期修士斩去。

飞碟撞到身前,拦住重剑去势,简若尘不闪不避,灵力灌注到重剑之内。

这重剑未经祭炼,但并不妨碍手持攻击,灵力加持,带着沉重攻势,斩在旋转而来的飞剑上。

极为刺耳的声音出现,就好像重金属在玻璃上划过的声音,又好像是指甲在铁器上划过,重剑和旋转的蝶状法器同时断成了两截。

简若尘只觉得双臂发麻发酸,虎口一震剧痛,双手再也握不住短剑,不由松开,灵力急速向双臂涌去,神识却不敢半点懈怠,飞刀向那修士袭去。

才听到那修士大叫一声,这蝶状法器虽然不是本命宝器,也是神识祭炼过得,猛然断裂,神识立刻受到反噬,识海一痛,所有的意识消失片刻。

飞刀斩去,身上护体玉符已经撑起了护罩,简若尘哪里是舍不得法器舍不得护体玉符之人,当下三把飞刀接连撞去。

通常玉符都是可以自动护住,激发数次的,少数才可以不间断地出现极短时间,但那样的玉符该是天价了,寻常筑基修士怎么会有。

当当当接连三声,最后一声传来,那修士的护体玉符彻底消耗完毕,三把飞刀齐齐穿透修士胸前,简若尘再不看那修士一眼,回头看去,身后的另一处战斗正是激烈。

范安贵这一次才是真正显示了实力,那柄下品飞剑已经收起,替代的,是一柄火红火红的火系飞剑。

这飞剑宛如燃烧的火焰,对着另一把寒气袭人的飞剑横冲直撞,那飞剑显然不敢与火剑相撞,而刚刚,简若尘趁乱推出去的火海也让那筑基中期修士手忙脚乱了一时。

范安贵临战经验已然丰富,怎么会放过这机会,双手连番,法术不断,那修士匆忙防身,竟然被压制着,腾不手来反攻。

简若尘还想旁观一二,范安贵已经大叫道:“动手啊!”

简若尘脱离板砖,板砖向那筑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