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随你怎么想。”简若尘道,“总是我的原因,遇到这些人。”

说着简若尘想起了什么,笑笑,不过笑容在范安贵眼里有些诡异。

“我想起一个发财致富的好方法。”

范安贵心里有个不妙的感觉。

“人无外财不富,听说过吧。”简若尘笑容颇有些诱惑的意味,只是这个诱惑看起来有些让人头皮发麻。

“你不会是想……”范安贵眯眯眼睛。

“为什么不?自己送上门的,反正我们是正常赶路,嗯,我想想,有个问题是,如果失踪的人多了,会有人找上来的,三公子,你们这里的修士,高阶修士,会不会要强制查看低阶修士的储物袋?”

简若尘的“你们这里的修士”几个字让范安贵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简若尘不是这里的人一般,可很快他就压下这个感觉。

“不好说,自家宗门不会做这种事情,如果诚心找事,什么都做得出来。”

“嗯,那就不好办了,这些东西目标太大,尤其那些重剑。”简若尘沉吟了下。

范安贵将储物袋里的东西挪到自己的储物袋里,一点火弹看着剑宗最后一个储物袋化为灰烬道:“咱们这个速度,回到宗门也还有七八天的时间,中间要是有阻拦,会多增加两天。”

两个人都计算下时间,都觉得时间不大好解释。

“这么,遇到了,真要动手不用客气,之后,我驾驭飞剑,你站我飞剑后边恢复灵力。”范安贵道。

简若尘计算了,点点头,“下次动手,我不会这么消耗灵力了,不行就吃两粒灵丹。”

简若尘财大气粗惯了,她也不是真要靠打劫发财致富,不过是看人拦着她不爽而已,这不行就吃两粒灵丹说得轻飘,听得范安贵牙都要疼了。

这到底谁该是三公子呢。

两人也并非一定要干点什么,当下简若尘再祭出板砖,二人一起重新回到该有的路线上。

再见到板砖,范安贵是羡慕不已,他只想到作为飞行法器,顶多也就是当头落下,可简若尘站在板砖之上驰骋的英姿简直让他过目难忘,这么个看着普通的法器竟然可以挖掘出那么多杀人的方法。

不由心有余悸,幸亏,他和简若尘不是敌人。

第291章 法器战斗

黑夜可以很好地隐藏行踪,尤其是站在这么一个既不会发光也不发亮的飞行法器上,修士的视线在夜色中也极佳,还可以神识外放,简若尘和范安贵可以轻易发现半空中其他修士的飞剑,自己却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简若尘嘴里说要发一笔横财,却也有做人的准则,自然不会被人抓住手脚,不肯先挑衅,范安贵更是如此,所以一夜之后,他们已经飞行万里,应该说甩掉了几拨试图拦截他们的人。

可天亮后不久,他们的行踪还是被察觉了范安贵有极大理由怀疑简若尘是有意被发现的,但他总不能要求简若尘消耗大量灵力提升飞行速度的吧。

这一次拦截住他们的,竟然还是剑宗修士,简若尘和范安贵都极为诧异。

按照他们的理解,剑宗有修士了解简若尘行踪,想要除之而后快是当然的,但拦截简若尘的,也就一拨两拨罢了,还是该在yào王谷势力范围之外,可这都离开两三天的行程了,还能准确地拦住他们,就有问题了。

速度放慢,二人还是在剑宗修士百米外站住,两个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范安贵回忆了下他们的战利品,里面的东西他都检查了,没有罗盘这般可以显示方位的东西,再则,所有的东西也都在储物袋里,就算有,也被隔绝了灵力,不会显示方位的。

“二位的速度真慢,让我们等了好久。”对方修士一开口,简若尘和范安贵同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他们谨慎过度了。

范安贵哼了一声,皮笑ròu不笑道:“我们与三位素不相识吧。”

这三位,还是一筑基中期,两个筑基初期,就在前一日,简若尘已经一个人干掉了五个这般修士,范安贵便不把这三人放在眼里了,和上一次一样,连姓名都懒得问。

“素不相识就对了,我们也不想三公子和简仙子记着我们。”中间筑基中期修士和颜悦色道。

范安贵皱皱眉,“什么意思?”

“我们哥几个手里不宽裕,想要和简仙子借点灵石花花。”旁边一人直截了当道。

“你们不是向简仙子寻仇?”范安贵诧异道。

“大比是练气修士之间的事情,也是宗门的事物,宗门并没有发现任务,要求我们向简仙子寻仇,当然,简若尘如果吝啬灵石,我们也只好先给陨落在大比内的宗门弟子报仇了。”筑基中期修士说道。

范安贵点点头,伸手摸着下巴道:“我明白了。”

跟着微微侧头,对简若尘道:“我怎么感觉和剑宗的做派不一样?”

简若尘也有怀疑,只是从服饰、储物袋和背后的重剑,怎么看都是剑宗弟子,心里忽然有个念头,开口道:“三公子,你说,这身皮,我怎么觉得不像他们自己的?”

三人闻言色变,当中那人冷笑道:“简仙子既然爱财如命,我们少不得要先给宗门弟子报仇。三公子,此事和你无关,还请你袖手旁观就好。”

“你要杀我天道宗之人,却让我袖手旁观?”范安贵冷笑一声,忽然眼睛一眯,那三人竟然不是拔出背后重剑,而是同时祭出三把法器。

一把是黑玉如意,头部幻化成狼头,一把是旋转的蝶状法器,法器边缘全是锯齿般利刃,另一把才是最普遍的飞剑,却是中间筑基中期修士的法器。

范安贵自然也祭出自己的下品飞剑,应战中间筑基中期修士。

范安贵知道简若尘的手段,对战不求杀敌,先求自保,可他自保方式在这近两个月来已经发生了变化,便是以攻带守。

当下神识cāo控飞剑缠上对手的飞剑,手里就是一连串的法术,风刃、火弹jiāo织而过,上来就将阵仗变得极为火bào。

简若尘却是完全换了个打发,上来就中规中矩地祭出两把飞刀范安贵侧头一看,差点笑了,这就是他父亲亲自祭炼的五行飞刀,他也第一次见到简若尘使用。

范安贵可不相信简若尘会手下留情。

玉如意幻化成巨大的黑狼,嚎叫着向简若尘扑来,简若尘神识cāo纵火系飞刀应战黑狼,另一件蝶状法器旋转着也扑过来,那法器只要触碰到身体,相信可以轻易地破坏掉护体灵盾。

简若尘还是站在板砖上,却不敢用水系飞刀迎战蝶状法器,板砖托着她灵巧地躲避开法器,水系飞刀也冲向那个筑基初期修士。

说来简若尘法器对战经验还是范安贵和她实践了几次,再就是大比之时出手那一次,她倒是临战不慌,不肯上来就以法术偷袭,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