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砖之上,在风刃追着火海向三个筑基初期修士扑去的时候,人也随着拔高,却是转身向那个与范安贵战在一起的筑基中期修士扑去。

剑宗修士与其他同级修士相比,都是实力略高一筹,更何况范安贵还吃亏在法器不足上,他下品飞剑根本就不敢与剑气相对,靠的就是这一段时间练习的法术攻击,勉强在剑宗修士面前不落下风。

简若尘飞来,故技重施,直接就落到那修士头顶,那修士眼见简若尘就是这么拍扁了自家师弟这死法不说是不应该,简直窝囊之极,条件反shè就是避开。

生死jiāo战,一秒钟的回避都会给对手空隙,范安贵练习的就是法术对战,怎么可能抓不住这个空隙,当下火弹不要灵力似的一股脑追着那修士而去,而简若尘脚下板砖一升,便再追着那筑基中期修士而去。

形势立转而下,变成了简若尘和范安贵追着剑宗筑基中期修士而战,那筑基中期修士怎么肯被简若尘踩在脚下,重剑一拖,大叫一声,重剑围着周身一转,剑气刹那间向四周激发,所有的火弹便在bào发的剑气中bàozhà。

浓郁的灵气风暴乍起,而在这灵力风暴中,却隐藏着重剑最后一道自下而上的剑气,追着简若尘而去。

谁料,简若尘追着筑基中期修士要再压一次是假,这只是虚晃一招,简若尘貌似向前,却忽然一转,在剑气才迎着火弹之时便转身向那几个筑基初期修士扑去,他们才挥动重剑驱散了火海,却又发现风刃,再用重剑剑身拦住,简若尘就再飞过来,正是剑势再一次使老之时。

心中全都叫苦,简若尘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无赖打发,可偏偏就是这种无赖打发让他们只能防守,再也来不得一次主动进攻。

当下三人平拖着重剑只往后退,却来不及挥出重剑,只防备简若尘从天而降,不曾想,简若尘忽然落下,脚下的方砖倏地扩大数十倍,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三人眼前。

板砖旋转,扩大了数十倍的方砖边缘几乎和飞剑剑身一半厚度,简若尘双脚从板砖上离开,板砖急速旋转,刹那,三个身体从胸部被齐齐斩断,大片鲜血在惨叫之前涌出,接着才同时传来的三声惨叫。

板砖旋转着缩小,简若尘双脚落下,重新站在板砖之上,板砖托起她,微微倾斜,便已经调转方向,向唯一幸存的筑基中期修士飞去。

电光火石之间,剑宗四位筑基初期修士就毙于简若尘的板砖之下,那筑基中期修士惊得魂飞魄散,心里俱意升起,转身就逃。

他不逃,或可还能应战一二,转身而逃,又怎么逃过简若尘板砖的速度,简若尘飞离板砖,只双手向前虚虚一推。

板砖夹带着厚重力量向那修士撞去。

“砰!”筑基中期修士身上亮起护体灵盾,却在板砖的撞击之下瞬间破碎,修士直接被撞击倒地,连最后的惨叫都被挤压在胸腔之中。

范安贵目瞪口呆地站在当地。

第290章 人无外财不富

简若尘重新站在板砖之上,微微一笑,板砖低空转了一圈,就收了所有五把重剑和储物袋,接着弹出火弹,五具尸身刹那化为灰烬。

接着板砖扩大,简若尘示意范安贵上来,范安贵如梦如幻搬踏上,板砖飞起,他犹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回头,只见战斗过所在之处草木俱断。

再转头,发现简若尘转换了方向,不是飞向天道宗,范安贵在心里叹息简若尘的心思缜密。

板砖速度极快地飞了两刻钟,几乎将简若尘的金系灵力耗尽这才落到一处荒野隐蔽之处。

“我给你护法。”范安贵先道。

简若尘点点头,将那五个储物袋和五把重剑扔给了范安贵,却是连禁止都没有布下,直接盘膝坐下,五行法术运行,五行灵力向周身涌去。

范安贵拎着最重的那把重剑掂掂,心中喜欢,这重剑是剑宗修士专用的,拿到坊市可值不少灵石,他并不准备将这些东西jiāo给宗门。

收起来之后就检查储物袋,剑宗修士果然富裕,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储物袋内的东西,竟然就差不多赶上他这个天道宗的三公子。

说起他这个三公子,自己都觉得名头不符,这些年来,他也炼制了不少东西,可都换成自己修炼用的灵丹,说来,三公子这个名头,也就够得上做点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清点了储物袋里的东西,归了类,然后都装在其中一个储物袋里,剩下四个储物袋,范安贵还是咬咬牙,一把灵火烧了。

之后,他呆呆地靠着大树坐下,偶尔看一眼闭目修炼中的简若尘,想起所了解的简若尘的一切,却觉得一点也不了解她。

这么一场战斗,简若尘动用了风系、水系、火系灵力,驱使板砖,自己也说了是金系灵力,她是五灵根修士,这就动用了四系灵力,还说过在飞行过程中,用土系灵力补充金系灵力。

战斗中的出手,那些法术,怎么也不像是筑基初期修士施展的,尤其是刚刚筑基,他再看一眼简若尘,她安然闭目,周围灵气向她涌去。

她可以动用五系灵力,仿佛不分彼此,难道是五系灵力全都筑基?

怎么可能?

可眼前所见,又怎么不可能?

简若尘恢复灵力所用的时间,比范安贵自己筑基初期的时间要长很多,可范安贵也不知道简若尘的灵力到底消耗了多少,恢复的速度又如何。

等到简若尘终于结束了静坐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黑,简若尘转头就看到范安贵注释着她,轻笑了下:“怎么,不认识了。”

范安贵难得地老老实实说了句:“是,是不认识了。”

简若尘耸耸肩。

简若尘不打算解释自己的灵力和修为,也不想说什么请范安贵保密的话,范安贵却主动说道:“今天的事,我就当没有看到。”

简若尘顺着范安贵的话也道:“嗯,我们也没有遇到剑宗修士。”

两个人默契地笑起来。

范安贵将储物袋扔给简若尘道:“这是战利品,除了五把重剑,都在里了。”

简若尘也好奇剑宗修士的储物袋里都有什么,当下也没有客气,神识探入进去,单储物袋就有一个房间大小。

里面的东西果然都整理了,五把飞行用飞剑,倒是没有剑宗的标识,然后就是些灵石、灵丹、符,还有几本册子。

简若尘扬扬眉毛,笑道:“这几个小气鬼,若是把符扔出来,杀他们还真费点劲,这都便宜我们了。”

口里这么说着,却只将几本册子拿出来翻看了下,都是剑宗的法术,留下一份,其它又送回到储物袋里。

“这些东西我暂且用不到,变卖还是使用也没有经验,你处理吧。”简若尘道。

范安贵挑挑眉毛:“简仙子这是在济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