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天道宗的三公子,嗯,应该这么说,就算他是天道宗的三公子。

因为三公子的身份得罪天道宗得不偿失,且就算是三公子,也没有啥可抢的,再说郑国多少还是朗朗乾坤。

“不。”简若尘义正言辞否认道,可接着又道:“我只是从来不逃避。”

简直……让人无话可说,都站在同一个飞行法器上了,想说啥也说不了了。

接下来的飞行简直一帆风顺地了不得,范安贵心中终究忐忑,可也知道他保持灵力充沛才是主要的。

终于,在飞越一座山峰的时候,前方远远的,一字排开五位修士。

简若尘cāo纵着板砖速度放慢,示意一切都由范安贵应对,范安贵自然摆出了三公子的架子,双方接近,服饰上能看出是剑宗修士。

正中间是一个筑基中期修士,一只重剑斜chā身后,满脸倨傲,左右各有两个筑基初期修士,都是背负重剑。

这阵仗,是相当瞧得起简若尘的了。

不过恐怕这阵仗也是对着三公子范安贵的。

板砖停在百米之外,范安贵抬眸打量一下对方无人,皮笑ròu不笑地道:“原来是剑宗的道友了,好狗不挡路,几位道友挡着路做什么?”

反正也要打一场,范安贵连口舌的亏都不肯吃。

也是,作为一个纨绔,本就口舌不能吃亏。

“三公子可以自便,只要这位简仙子留下就可。”重剑筑基中期修士涵养极好,并不理睬范安贵的挑衅,但对简若尘竟然筑基,也微微露出吃惊。

“呦,让我三公子看看,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四个筑基初期修士,啧啧,这么大的阵仗,我是不敢留下啊,得,就让狗拦着道吧,我们走。”

范安贵说着,简若尘已经配合着cāo纵了板砖向右侧微微移动,那位剑宗筑基中期修士哼了一声:“三公子要是不想自己走,那就一并留下来吧。”

说着反手抽出后背重剑。就好像约定好了一搬,其他四人也刷地抽出了重剑。

剑宗修士修的是剑道,修为越是高,手里的重剑就越是长,厚重,从面前五人手里的重剑就能看出他们的实力,四个筑基初期修士中,有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手里的重剑,竟然与那位筑基中期修士的重剑不相上下。

范安贵神色一紧,飞剑倏地出现在眼前,寒气逼人,对面几人看着飞剑,忽然哈哈大笑,一个修士嘲笑道:“都说天道宗的修士穷,这次可亲眼所见了,堂堂三公子竟然还只有一柄下品飞剑。”

另外一人也撇着嘴道:“哎呦,这位简仙子可以鼎鼎有名的富有啊,咦,你看他们的连个正儿八经的飞剑都没有,踩的这是什么玩意?”

“说不定全买了防护法器,来来,咱们试试,看谁先劈开他们防护的乌龟壳。”另一人更是肆无忌惮道。

“你对付哪个?”范安贵侧头问简若尘。

简若尘扬扬头道:“中间那个归你,剩下的归我。”

范安贵惊讶了下,就听到对面最后一个筑基初期修士狞笑道:“好啊,简仙子,就让我们四个好好伺候伺候你。”

这话,赤果果地带着羞辱,饶是简若尘一贯淡定,也忍不住露出杀意。

范安贵也勃然色变,手指一点,人从板砖上越开,飞剑却是向那个出口不逊的修士斩去。

那筑基中期修士冷冷一笑道:“三公子筑基中期,欺侮一个筑基初期修士,不嫌失了身份。”

双手挥气重剑拦腰斩来,重剑上飞出数米长的剑气,拦住飞剑,两人一jiāo手,其他四人立刻就向简若尘围攻而来。

四把重剑高高举起,一个当头劈下,另外两个一左一右斩杀,还有一个斩向简若尘双脚,竟然一出手就封住了简若尘的前后左右。

第289章 轻松斩杀

剑宗四人的重剑举起,简若尘出手更快,双手十指连弹,数十片风刃脱手向四人飞去,每一片风刃都极薄而锋利,旋转着就如锋利的利刃一般,在重剑刚刚举起的时候,就到了四人身前。

法术与法器相比,尤其是与这种手持的重剑相比,速度上首先就占了上风,而风刃这种法术,更是所有法术中速度最快的,范安贵见简若尘出手风刃的速度,心就放下来一半来,另一半在简若尘挑了四个筑基初期修士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

简若尘施发的风刃,先发先至,而在风刃之后,脚下一晃,板砖带着她向四个修士横冲直撞过去。

数十片风刃加上板砖出其不意的速度,四个筑基中期修士高举的重剑以为封住了简若尘所有的退路,却不曾想简若尘不退反进,连防守都没有,人就向他们欺近过去。

重剑举起,剑势已发,再想收回,便需要时间,风刃是不给四人时间的,当下四人来不及变通剑势,身形下坠,避开了风刃,剑尖一抬,剑势已经稍稍改变,还是向简若尘劈开。

就算简若尘距离近了,这jiāo叉的四道剑气也会将她所有的道路全都封死。

简若尘距离四人只有五十余米,但剑尖一抬,已经给了简若尘充足的应变时间,猛然间,板砖向上一拔,几乎是冲天而起,四柄重剑堪堪落下,四道剑气从简若尘升起的板砖下掠过,而板砖在拔高的一刻倏地改变方向,向前冲去。

就在重剑剑势落下,剑气落空,四人招式使老,不及改变的时候,板砖飞到了筑基初期中实力最强那修士的头顶,向前之势猛然一变,狠狠地向下落去,而简若尘还稳稳地脚踏在板砖之上。

那修士只感觉到头顶一黑,好像一座山峰落下,疾步上前,可他的速度怎么赶上板砖的速度,轰的一声,板砖当头落下,另外三人眼看着他们的师兄被简若尘脚下的法器拍了下去。

三人目呲yù裂,大叫一声,托着重剑反手向简若尘斩来,简若尘一招得手,脚下板砖托着她冲天一飞,手指连弹,却是一片瓢泼大雨从手中激发出去。

这雨,就是真真正正的水系灵力激发的雨,没有半分威胁,可再没有威胁也是雨,也是水,兜头淋去,只要是修士,谁也不肯被这雨水淋上。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地鄙视,可就是这么一片没有威胁的雨水,真的就让那三人迟疑了。

水中没有灵力,谁都感觉得到,可问题是,筑基修士竟然对手一泼水浇到头顶,这份羞辱谁也受不了。

当下,重剑斩来,三个筑基修士却在一剑之后向后退去。

简若尘要的就是这一刻的后退,在瓢泼的水泼过去之后,她的双手一推,火系灵力化作一片火海,向三人推了过去,而在火海之后,又是数片风刃悄然追随之后。

筑基之后的简若尘,单就灵力实力,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的程度,更何况她还有五系灵力,还有脚下板砖这个速度型法器,她就像长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