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一闪,范安贵身形微动,已经落在飞剑之上,飞剑倏地飞离,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就回到原位,停在半空,范安贵居高临下看着简若尘道:

“不仅是平时赶路,战斗的时候,有时候用在追击,有时候用在逃离,若都你那么慢条斯理,不过,”范安贵摇摇头,“你这么上你那块板砖,貌似也很合理,要像上飞剑这般……”

他侧头打量着简若尘,想象着方砖如飞剑那般飞起,简若尘纵身而上,好像还真没有刚刚这么气定神闲的好。

简若尘笑起来,“也不是做不到,就是第一次,总要适应一二。”

说着板砖徐徐升起,与范安贵并排,接着向天道宗方向飞去。

简若尘不算第一次在空中飞行,但自己御“砖”而行还是第一次,不免新奇,站在方砖之上,先逐渐调整速度,然后是高地上下停顿加速,再加上旋转倾斜,不多时间就熟悉了。

别说这板砖飞行时候还虽然看着没有飞剑拉风,还真是平稳,让简若尘有种站在阿拉伯神毯的感觉,再看着范安贵脚踏飞剑,双脚一前一后,飞剑雪亮的剑身托着他的身体,再看看自己的方砖,越发觉得方砖才是高大上的。

她不用刻意维持平衡,脚下活动范围足够,灵力消耗大小没有对比自然分辨不出来,还要进一步检测的就是速度了。

当下与范安贵招呼了一声,驱使板砖开始加速。

范安贵立刻就追上来道:“简仙子,熟悉飞行法器即可,你要测试速度,也只要一段,独自在外,不可消耗过多灵力。”

简若尘明白自身状态,但还是点头答应着:“三公子,我真要试试这个法器的速度。”

范安贵心念一动,脚下飞剑的速度立起,人与飞剑一起瞬间就在百米开外,简若尘灵力顺着脚底微微进入板砖,板砖的速度刹那提了起来。

这板砖,就属xìng而言应该算是金系的了,简若尘输入了也是金系灵力,与她想要展示给外人的火系灵力一点关系也没有,自然也不担心灵力的消耗。

板砖的速度瞬间提升,刹那就追上的范安贵,范安贵无须回头,神识微微释放就可以看到身后一切,见到简若尘追上,当下将飞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

飞行对修士来说,有两种方式,第一就是这种最普遍的御剑而飞,持久度靠得是修士的灵力维持的时间,速度就与法器的品质有关。

其实飞行法器也不仅仅只有飞剑,像简若尘脚下的方砖也是一种,但大多数修士都秉承传统使用的是飞剑。

而飞行时候的飞剑等级也很容易就被看出,就仿佛上个世界豪车与普通代步,豪车在外观、速度、内饰都远远超过了代步车,也成了身份的一种象征,作为飞行的飞剑也是如此。

在飞剑中,范安贵脚下的大概只能乘坐代步飞剑了。

还有一种飞行方式就是直接飞行。

修士筑基了,灵力得到了提纯,再运行灵力的时候,就可以抗争地心引力,直接飞行到半空。但这般飞行,却要消耗极大的灵力,且速度也远远慢于飞剑,因此只在短途行进中被使用,或者就是战斗的时候。

范安贵并不以自己的“代步”飞剑有什么难为情,他更好奇简若尘脚下的方砖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他很快就将飞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可简若尘还是紧紧跟在身边。

速度到这般,飞行中的风力就很大了,还要分出灵力在形成护罩,不然,那便是长发都要与飞剑水平,长袍都要被吹得鼓起,呼吸都成为困难。

初期飞行,往往是顾此失彼的,范安贵先前没有说,就是想要看简若尘的笑话,好要好好地笑上一场,可他身上的护罩才薄薄地贴着身体护住自己,简若尘那边,竟然也是气定神闲,长发一丝不乱。

很快,简若尘就不满足现有的速度,方砖陡然加速,箭一般向前,这一次,是将范安贵远远地落在了后边,范安贵眼瞧着简若尘如一股灰烟绝尘而去,追及不上,心里大为震惊。

简若尘脚下这方砖,一看就是防御法器,竟然还有如此的飞行速度,这真是宝器。

可很快,他就看到简若尘放慢速度,他追上去,道:“简仙子,你这法器可是件宝物,就这速度,可以与上品飞剑媲美。”

简若尘还未将板砖的速度提升到极致,闻言也只是点头。

范安贵看简若尘神色,便知道这方砖肯定是有不足之处,便问道:“可是灵力消耗很大?”

简若尘看一眼范安贵,对他察言观色分析能力很是赞叹,道:“不错,一般飞行消耗的灵力还可以,这般速度,太消耗灵力了。”

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可以超过上品飞剑飞行速度的法器,应该不会随意拿出来卖的,除了板砖本身类似鸡肋般的作用,还有就是这灵力的消耗。

如果是战斗中,灵力消耗过后,这板砖完全不可用在飞行上,这么一瞬间,就让她金系灵力消耗了一成。

第287章 共乘板砖

板砖做飞行法器,范安贵看着就新鲜,可看了一会,就觉得也蛮不错的,虽然没有飞剑闪亮那么气派,可简若尘站在上边,却觉得很般配。

看了好半天,便看明白般配的原因了,简若尘不同于一般女修的服饰,筑基了还是灰色的外门长袍,腰带松松地在腰上挽着,挂着同样简朴的储物袋,头上也没有什么装饰,连对耳环都没有,踩在这个同样低调的方砖上,可不是般配么。

简若尘见范安贵不住打量,奇怪道:“你在瞧什么?”

范安贵摸摸下巴,“我奇怪你一个仙子,怎么不打扮自己?”

简若尘笑了,点点头,从善如流,“记住了,不过咱们天道宗的修士,不都要穿宗门的长袍吗?”

范安贵眉毛挑挑道:“谁说宗门修士的长袍要千篇一律,不是正式场合,不需要一成不变的,难不曾离开宗门了,也要穿着天道宗的服饰昭告天下我是天道宗的?难道穿着这长袍的就一定是天道宗的修士?”

简若尘视线在范安贵身上落了下,这么一看,果然就看出点区别来,范安贵也是一身月白长袍,但长袍样式和天道宗内门服饰全都不同。

两个人随意说着几句,范安贵顾及简若尘的灵力,估摸着她御砖而飞消耗的灵力差不多了,就要落下休息,简若尘却摆摆手,正常飞行,只要不是有意提速,这个灵力她消耗得起。

简若尘不愿意在赶路中消耗时间,范安贵也知道简若尘不是冒险之人,当下两人继续飞行,直到天色黑下来,范安贵先受不了了。

脚下正是荒林,他们已经错过了前后住宿之处,范安贵当先落下,收了飞剑,释放出神识查看了,才不客气道:“简仙子,我需要打坐补充灵力了。”

简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