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就此沉睡过去。”

黑雾说着,声音渐渐低下来,仿佛那一段时间很是不堪回首。

也确实不堪回首。

停了一会,黑雾接着道:“等我醒来之后才发现,我已经无法透过母刀看到外边了,母刀到底成了什么样子也不清楚,只是每当母刀被祭炼了后,我就可以通过母刀影响祭炼者的神魂,呵呵,我可是元婴修士,就算只剩一个元神,元神也虚弱了,想要乘虚而入,也很简单。”

黑雾说着,哈哈笑了一声,可笑声忽然戛然而止。

“大概我毁了太多祭炼了母刀的修士,很久没有修士祭炼我了,直到落到你的手里。”

如果黑雾有眼睛,那双眼睛一定是在睥睨着简若尘,“我落到你手里的时候,你还是练气修士,想也知道你不会祭炼了我,你也没有这个本事,我就等着你进阶,可你怎么知道要元神进入到母刀内?”

简若尘安静了一会,才道:“貌似,现在是我在询问前辈。”

黑雾被噎了下,显然很是气愤,却也无可奈何。

“如果,前辈再能喝到修士的鲜血,会怎么样?”简若尘继续问道。

这一次黑雾沉默了很久,才自暴自弃道:“还能怎么样,我连元婴的形态都维持不住,只有一点元神。”

显然黑雾说的是实话,但他也没有把话说完整。

简若尘想到了夺舍,她是在穿越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夺舍,若非她和洛凡都是意志坚强的人,若非那两枚元婴的精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简若尘冰冷冷地道:“我想听到完整的实话。”

第282章 天外玄铁

“你以为我还能夺舍?也是,你一个刚刚筑基的小修士,又知道什么是夺舍?”黑雾讥讽道。

“所以,还请前辈告知。”简若尘淡淡地道。

简若尘谦虚的态度取悦了黑雾,他开口道:

“夺舍,元神必须要强大,如果是我刚进入到这个母刀内的状态,夺舍自然轻而易举,可现在,我的元神连幻化出形态都不能你以为我愿意以这身模样出现在你面前所以,我哪里来的夺舍的力量?

还有,我为啥不愿意你祭炼我?我若还是原本状态,只要你祭炼我了,我反过来就可以控制了你,甚至直接夺舍。现在这个状态夺舍,除了将我元神内的记忆送给你,还能有什么?”

简若尘和脑海中的记忆对比了下,觉得这话还是真实的,接着问道:“前辈最需要的是什么?”

黑雾明显觉得意外,“我需要什么?”

“是的,前辈一直喜欢鲜血,好像更喜欢精血,但我身体内的血液是有限的,精血更是有限,不可能无限制地供给前辈,所以,可有什么可以替代的?”简若尘解释道。

“为什么?”黑雾不解地道。

简若尘想想道:“眼下我还需要前辈的帮助。”

黑雾理解了。

简若尘如此说,黑雾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任何人落到任何地步,哪怕是认命了,也不会对对方放心的,更何况原本的元婴大修士,简若尘这话,分明是有拿捏住他的心思。

黑雾不怕简若尘不提条件,但的就是怕对方不要任何条件。

“母刀吸收鲜血,我吸收的是其内微弱的灵力,你只要能把东西送进来,其内的灵力我都能吸收了。”黑雾坦诚道。

“怎么送进来?”简若尘再问道。

“你现在怎么进来的?”黑雾反问了一句。

“前辈,我不可能每次都用我自己的精血做引子。”简若尘笑了下。

黑雾也才反应过来,好像很是不满简若尘的修为低微,若是有形,一定是蹙眉鄙视着简若尘,“你尽量多用这柄母刀杀戮,修士、妖兽都可以,就算修为低微点,鲜血中也有灵力。”

简若尘气定神闲道:“前辈这是在难为我,我不喜杀戮。”

“哼哼,不喜杀戮会买下我这把凶器?我就不信你购买之前没有打听?你一个小小练气修士能拿出十八中品灵石购买它,不就是看上了它的杀气?”

“前辈还真说错了,我购买它,原因在于含有玄铁的法器是不可神识超控的,可这柄母刀却突破了这点。”简若尘悠然说道。

“什么?玄铁?哈哈,真是孤陋寡闻,这柄母刀怎么能是普通玄铁炼制的?它是用天外玄铁炼制的,当然可以神识cāo控了,蠢材蠢材,真被你捡了个便宜。”

“天外玄铁是什么?”简若尘虽然有了想法,还是问道。

“哼,你这种孤陋寡闻的修士当然不知道了,可你也看过流星吧,这种天外玄铁就是飞落下来的流星,极为稀少,我当年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块,全都炼制成了这把母刀。”

果然是陨石,简若尘暗暗点头。

“你能随手拿出十几块中品灵石,那,这些东西也都能买到。”黑雾接着说出一堆名词来,什么千年的灵果,灵yào,或者是炼器用的地火,或者是冰泉,不论哪一种,都要求简若尘先提取其精华,再用神识包裹着送进来。

简若尘只是听着,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

等到黑雾说完,简若尘才说会尽力,接着,才问下最想要知道的。

“刚刚听前辈讲述,与前辈jiāo手的元婴修士可以隐匿修为,难道每个修士修炼到元婴期之后都能做到这点?”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简若尘如此问,黑雾也觉得正常,就道:“别说是元婴期了,就是结丹修士,想要在低阶修士面前隐藏修为也有可能,只是在同级修士面前是隐瞒不了的。

那个元婴中期修士隐匿修为,是修炼了一门法术,施法之后就可以将修为隐匿一级,这等法术一般都是秘传,谁得到了也不会宣扬出去的,我也只知道有这种法术,却无缘得到。”

简若尘心里微微失望,却不表示出来,接着道:“还有一事要请教前辈,这柄玄铁母刀每到离开储物袋的时候,都有自行离开趋势,我怎么能控制它?”

黑雾沉默了。

哪里是玄铁母刀要离开,分明是他控制着母刀要嗜血,简若尘只是委婉地表达,没有直接说明而已。

黑雾长叹一声道:“你这是一定要祭炼我了?”

这一声长叹充满了落寞,连简若尘都听出其中的无奈和心酸。

简若尘心如磐石,不为所动。

她既不认识这个所谓的元婴修士,也不欠他什么,更何况,他才像一个真正的NPC,谁会对一个NPC不忍心呢?

“那么就是,这是无法控制的事情。”简若尘平静地道。

“不,可以。”黑雾立刻道:“我们可以签订一个互不伤害的契约,在契约生效的时间内,我不会让玄铁母刀伤害到你。”

“我也不可以祭炼你吗?”简若尘追问一句。

“是的。”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