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5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那又怎么样呢?你还是成为你自己炼制祭炼的法器的器灵。”简若尘毫不在意地道。

“前辈!我就算是器灵,也是元婴前辈,你懂不懂规矩,你要称呼我前辈!”黑雾继续喊叫道。

“称呼你一声前辈也无妨,只是你看看你,哪一点有前辈的样?动不动就咆哮。”简若尘道。

黑雾仿佛被噎住了,忽然向后一躲,简若尘虽然在与之言语,心神却半分都没有放松,黑雾一动,她就如骨附蛆追了过去,距离并没有过近,但这反应,足以给黑雾再深一次的压迫。

简若尘的这滴被神识包裹的鲜血之所以可以追及黑雾这么容易,就是因为这半年的喂食和刚刚的那滴精血,黑雾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不再移动,而是站在原地。

“你又哪里有筑基修士的样?有这么不尊重元婴前辈的筑基修士吗?”黑雾的声音虽然还大,语气里已经不知不觉带上妥协了。

“好吧,前辈,既然我从你这里得不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祭炼了你的好,祭炼能解决的事情,还是不要口头上来来去去的了。”说着,精血极快地动了下。

“等……等等等!”黑雾急速地躲开,“我魂飞魄散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能得到什么?你不过是想要有一个强大的法器,我完全可以满足你!”

精血犹豫了下站住,“可只要前辈没有魂飞魄散,只要我祭炼成了,同样可以得到一个强大的法器,还能得到一个完全服从我的器灵。”

“你……”黑雾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简若尘又及时道:“不过,前辈在这里反正也出不去了,其实祭炼不祭炼了也没有大关系。”

“对对!”可算得到一句松口的口风,黑雾忙不迭地赞同。

“只是,我这个人吧,得不到好处的事情一贯是不想做的。”

简若尘叹了一口气,拿出实实在在的语气道:“前辈,我可以实实在在地跟你说,我今天可以拿祭炼来威胁你,明天也可以,以后也可以,如果哪一天我觉得得不偿失了,我还会祭炼你的。”

黑雾也安静下来,两个人在黑暗的空间内,以无形的视线对峙着,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先一步屈服。

第281章 虎落平阳

“你还要不要脸?”憋了好久,黑雾憋出来这么一句。

简若尘差一点被逗笑了,为了忍住笑,她只好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你到底要什么?除了祭炼我?”黑雾无法忍耐难熬的沉默,虽然他一个人寂寞已经习惯了。

“我还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前辈应该知道可以拿什么来jiāo换自由。”田雨辰终于说话了。

“啊呸!我还有自由吗?”黑雾叫道。

简若尘再次沉默。

“好好,但我要你发誓,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东西以后,你今天不可以拿祭炼威胁我,明天也不可以,以后也不可以,哪一天觉得得不偿失了,也不可以。不但不可以威胁我,也不可以祭炼我。”黑雾真是实实在在地妥协了。

“实事求是地说,我不会再威胁前辈了,但只要我觉得还是祭炼了好,一定会祭炼的,前辈可以换位思考,就知道我这么说这么做的原因了,我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拥有了前辈这般强大的法器,如果不祭炼了,不小心被抢了,上哪里哭去?”

简若尘说着,觉得黑雾又要bào发,接着再道:“并且,我也不觉得还会有修士发现前辈的秘密之后,会如我这般讲理,估计,会直接动手吧。”

黑雾跳了起来:“你讲理?你要不是日日用鲜血勾我上钩,我今天会吞下你的精血?”

简若尘诚实地道:“会。”

黑雾一下子哑口无声了。

是的,他是会吞下的,只是会小心一点。

“前辈,我有必要提醒你,我的时间很紧迫。”简若尘再说一句,这次,精血没有上前,但这时候的不动,带给黑雾的压迫却愈加强烈了。

黑雾终于长叹一声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堂堂一元婴修士,竟然沦落为被筑基修士胁迫。”

稍停留了一会,黑雾再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你问。”

简若尘沉吟了下道:“前辈隐身在黑雾中,可是不想要我知道你的真面目?”

黑雾哼了一声道:“我沦落为器灵,你认为我还愿意以真面目见人?”

简若尘理解地点点头,传递到精血中的动作就是精血上下动了动:“那我就以前辈来称呼了,眼下,我最想要知道的是这柄法器,外界叫它玄铁母刀,说的是这把母刀在吞并了五把五行飞刀后,又弑主,可有其事?”

这,其实已经涉及到黑雾元婴的隐私了,但拥有一个法器,却不了解法器的作用,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简若尘的询问也属正常。

“差不多吧,当初,我以元婴来祭炼这把母刀,母刀几乎已经算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可以独立cāo控五把飞刀,我这么给你说吧,我和修士jiāo手的时候,我的元婴还可以通过母刀指挥五把飞刀,必要的时候母刀也会上阵,我一个人就相当于两个元婴修士出手,厉害吧。”

黑雾洋洋得意地说道,看来以元婴祭炼母刀,还是他深以为自豪的事情。

简若尘点点头。

黑雾接着道:“母刀嗜血久了,越发强大,只是常年打雁,有一天也被雁啄了眼睛,有一次我遇到了强大的对手,我和母刀一起上阵,却不料那个元婴修士竟然隐藏了修为,是一个元婴中期修士。”

简若尘听到这,心里微微一动。

黑雾继续道:“我当时还是元婴初期,两个元婴初期修士也不是一个元婴中期修士的对手,尤其是那个元婴中期修士还是有意隐藏了修为,我也轻敌了,一出手,他修为忽然暴涨,当下就毁了我的五把五行飞刀,并且用我的玄铁母刀斩杀了我。”

黑雾说到这,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的恼怒,想必是这一幕给他的刺激颇深。

“也幸亏我是以元婴祭炼的飞刀,头颅被割断,我当机立断,当下元婴就遁入了飞刀之内,那时候我还可以透过飞刀看到外边,但是担心被那修士知道,再将我元婴连同飞刀一起祭炼了,还莫不如陨落,所以,进入到飞刀之内,我便收敛了所有的气息,隐匿自己。

可是那修士也非寻常,一刀斩杀我之后,没有见到元婴逃遁,肯定也是想到了我的元婴和这柄母刀之间有什么联系,收了这柄母刀之后,我就每一日都在提心吊胆中。

我也不知道他都做什么,每天里不是将刀扔到地火里焚烧,就是扔到冰火里,我连用元婴精气自保都不敢,每天都在水深火热中。

这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元婴精气也慢慢被耗尽了,最后我不得不用仅存的精气护住我的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