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4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刀尖缓缓调整,对着精血。

精血缓缓地,坚决地向玄铁母刀飞过去,穿过了五层阵法,直逼玄铁母刀。

仿佛被侵占了领地,或者是被冒犯了尊严,玄铁母刀忽然颤动了下,这一刻,刀尖与精血神识外的阵法正好相接,瞬间,阵法破碎,精血连同神识一同进入到玄铁母刀之内。

简若尘的识海内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暗的空旷所在,浓重的黑暗中,一团更为黑暗的雾气团聚在一起。

神识与雾气对峙着,雾气若是想要吞噬精血,就要连同精血外的神识一起吞噬,但显然,神识不是那么容易被吞噬的。

简若尘眼睛微微眯了眯,有一点神识忽然再从额头飞出,极快地穿过了五行阵法,然后,安静地悬浮在母刀的刀刃之上。

神识可以释放也可以收回,但简若尘这般送出去的神识,却是要祭炼这把玄铁母刀的,是不准备收回来的。

一旦祭炼成功,玄铁母刀便会收为己用,一旦失败,神识被强行割断,对简若尘也是个不小的伤害,简若尘深知,没有付出哪里来的收获,更重要的是,她在用这个方式让母刀中的灵智知道她要收服祭炼它的决心。

玄铁母刀内,黑色雾气没有动,精血动了。

精血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黑色雾气扑去,黑色雾气微微动了下,忽然一闪,在原地消失,再一出现,竟然是在黑暗空间的另一处,与精血方向完全相反。

简若尘差一点愣住,这个传说中无限恐怖的玄铁母刀,竟然在躲避她的神识。

精血与黑色雾气再对峙着,有那么一瞬间,简若尘有种感觉,她面对的不是一团雾气,而是一个人。

心念微动,母刀外的神识也没入了母刀的空间内,与精血汇合在一起。

“住手!我不是器灵,你不能祭炼我!”简若尘的神识内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声音中分辨不出说话人的年龄,只能听出是一个男子。

只要说话了,jiāo流了,简若尘就心中有数了,她传音道:“你吸收了我半年的鲜血,又刚吸收了我的精血,就该知道我喂养你,就是为了祭炼你的。”

“我都说了,我不是器灵!”那个声音咆哮着,因为愤怒,黑色雾气也颤动着。

“有什么关系?对我。”简若尘安然道。

黑雾语塞了下,然后勃然大怒,“我都和你说了,我不是器灵!我不是器灵,你就不能祭炼我!”

简若尘不由轻笑了一声,“我不介意。”说着,精血再向前飘了点。

黑雾急着后退了一步,雾气突出了一段,好像伸手阻拦般,急切道:“不,修士是不能祭炼修士的,会遭天谴的。”

简若尘再次笑了起来,“我竟然不知道道友如此为我打算,可惜,这个情我不想领。道友还是配合一些,你我也都轻松,如何?”

说着,精血再紧逼一步。

“站住!”黑雾厉声道,可是声音越大,越显示出它心中的忐忑,简若尘却随着它的声音再上前一步。

第280章 步步紧逼

色厉内荏,简若尘见过很多了,凭借声音就知道母刀空间里的黑雾是真的惧怕了,但她并没有因此放松,虽然送进去的只是两点神识。

“给我一个不祭炼你的理由,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简若尘的声音并不如何严厉,却透露出一个她的坚决。

“我是一个修士。”黑影道。

精血向前飘了一步的距离。

“我是炼制这把飞刀的修士!”黑影气急败坏地补充道。

精血站住了。

“现在可以了吗?”黑影几乎要恼羞成怒了。

精血再无声地向前了一步。

“你!”黑影怒气冲冲道:“你站住!你特么地到底要干什么?你以为你一滴精血一点神识就祭炼了我?”

精血再上前一步。

每一步缩短的距离其实不多,但却带给黑影深深的压迫感。

简若尘是做什么的?她其中的一个职业是总裁啊!总裁是做什么的?是管理人的啊!管理人要掌握什么?心理战术啊!说好听点,这个心理战术几乎成了简若尘的本能;不好听点,简直就是职业病。

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潜意识,简若尘的言谈举止中都会习惯xìng地想要掌控对方,在她决定买下这柄玄铁母刀之后,就已经决定要祭炼它了。

所以,她先让玄铁母刀一点点熟悉她鲜血的味道,然后再一点点地让母刀习惯鲜血的喂食,而忽然,这种喂食中断了。

对于一个嗜血的刀来说,习惯了每天的数滴鲜血忽然没有了,那种抓心挠肝的滋味一定可想而知,接着,忽然食物再次出现,在它刚刚觉得庆幸的时候,食物的质量忽然得到了质的提高,从普通的鲜血一跃到精血。

若是在持续的喂养中忽然出现精血,这母刀内的灵智一定会警惕的,但它毕竟已经饥饿了一个多月,且之前喂食它血液是练气期修士的,现在却是筑基修士的。

很容易的,这个灵智就会认为这滴精血是对它长久没有得到食物的补偿,也是喂食者在显示自己的修为,哪怕它心有疑惑,也会在精血的刺激下选择假装遗忘。

任何生灵都会有侥幸心理的,尤其在口腹之yù下。

简若尘就是这么一步步地将玄铁母刀的“心理”掌控住,而现在,在充分显示了决心之后,简若尘继续施加的,就是绝对的心理压迫了。

这个黑雾若不是修士,她也就无须如此了,既然是修士,就难逃这种压迫。

“你站住,站住……你特么真要祭炼我,大不了我就魂飞魄散,我告诉你,我宁肯魂飞魄散也不会被你祭炼。”黑雾的声音说不出是威胁还是绝望,抑或两者都有。

这一次,精血不但再飘了一点,简若尘也说话了:“这柄刀不过花了我十八中品灵石。”

“什么?十八中品灵石!”黑雾忽然咆哮起来,声音震得简若尘的精血都颤了下,“我一个堂堂元婴修士炼制的飞刀,只值十八中品灵石?”

“元婴?”简若尘疑惑道,“你不是结丹?”

“只有你们这些没有见识的混蛋还认为我是结丹修士!我要是结丹修士,怎么能吞噬别的结丹修士的元神?”黑雾好像要跳起来一般。

见到精血没有再动,简若尘也没有吱声,黑雾越发地气急败坏起来。

“我当初炼制这套飞刀,是要将飞刀炼制成我身体的一部分,就好像我能延伸出去的五只手臂一样,我祭炼了这柄母刀,不仅是神识,是用我的元婴直接祭炼的,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这样的飞刀,怎么只值十八中品灵石?明明应该十八上品灵石!上品灵石!”

黑雾再叫道,然后声音忽然停止,只有黑雾起起伏伏,仿佛气愤得喘着粗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