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4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发觉莫小言和范安贵哪里是切磋,尤其是莫小言,对范安贵简直就是在拼杀,吓得他转身就去找洛凡。

洛凡也正在地面的训练场地上,见到左毅惊慌而来,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莫小言和范安贵之间发生了什么碧云谷内,范安贵无法镇压下来的,唯有莫小言了。

洛凡奔到地下这么一会时间,范安贵已经被莫小言逼到了角落里,祭出了法器苦苦支撑,练气修士们全在阵法之外,震惊地望着。

洛凡挥手赶走了所有的练气修士,才闯入了阵法,一进去,身上的防护玉符就闪亮起来,形成了一个防护护罩,却是二人灵力激扬,激发了洛凡身上的防御可见二人战斗得惨烈。

莫小言祭出的是绿如意法器,化作一条碧绿长蛇,舌信子不断吐出绿色dú雾,缠住范安贵的飞剑,同时手指打出法诀,一连串的火弹火焰扑向范安贵,分明是实力全开。

范安贵已经是苦苦支撑了,他的飞剑法器几乎完全被绿色dú雾笼罩,正在被蒙上绿气,唯有手里还能不断打出法术防御,见到洛凡进来,立刻大叫道:“洛师弟,快来帮忙!”

范安贵不喊还好,一听范安贵叫喊,莫小言手势一变,火弹忽然就加大了强度,刹那,一枚火弹就突破了范安贵的防御,直扑到身前。

范安贵脸色剧变,身上忽然亮起水蓝色护罩,却是在这危机时刻,及时祭出了护体灵盾,也就是说,他身为天道宗的三公子,竟然没有护身的防御玉符。

护体灵盾祭出,范安贵再也无力维持飞剑,飞剑最后的灵光被绿色的dú雾蒙住,刹那间失去了与范安贵的联系,被绿色长蛇卷住。

第272章 疯狂练习

“莫师姐,手下留情!”洛凡叫道,想也不想就向范安贵扑去。

莫小言手掌一合,收回了法术,接着一挥手,绿色长蛇尾巴一松,范安贵的飞剑“啪”地落在地上,绿色长蛇一晃,化作绿如意飞回到莫小言的手里。

莫小言笑吟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范安贵,范安贵的护体灵盾才收起,面色还没有完全恢复,先向洛凡拱拱手表示感谢,跟着就张手一抓这是施加了法术的一抓,并非神识召回。

雪亮的飞剑完全被蒙上了绿色的雾气,也割断了飞剑和神识的感应,眼看着飞剑是需要重新祭炼了,范安贵脸上的惋惜一闪而逝,收起飞剑抬起头的时候就笑道:“多谢莫仙子手下留情。”

竟然是半分不满、沮丧都没有。

莫小言洋洋自得地道:“你这个三公子也太名不属实了,修为你比低的打不过,比你高的也打不过,和你说,要不是洛师弟拦住,我非把你护体灵盾也打散。”

范安贵点头,颇不是滋味道:“修为不如人也就罢了,还技不如人,昨天和洛师弟一战败了,今天和莫仙子一战也败了,难道明天遇到简仙子,也会再败一次?”

这话一说,洛凡和莫小言全楞了下,洛凡是想到简若尘手里大把的符和防护玉符,莫小言想到的却是简若尘的五系灵力全都筑基了。

“怎么?和简仙子我也赢不了?”范安贵简直不敢相信这二人的表情,洛凡是筑基三年了,战斗经验丰富,莫小言是修为高他一层,法器品质也高他一层,可简若尘凭什么?

“咳咳,”洛凡手握成拳,在口唇上抵着咳嗽了声道:“范师兄,不瞒你说,你看到我身上这玉符了吧,还是简师妹送我的,她自己肯定也有,她能不能赢你我不知道,有这防护玉符,你赢她是不容易了。”

范安贵脸上有些赫然道:“洛师弟,不好意思,让你的防护玉符无端就失去了一次作用。”他是真心不好意思。

“喂,你堂堂三公子,不会连个防护玉符都没有吧,对了啊,你的飞剑竟然是中品的,咦,你们天道宗真那么穷?还是你三公子穷?”莫小言叫道。

这话一落耳,洛凡和范安贵就互相对视一眼,都不由有些苦笑。

范安贵瞧着洛凡,忽然就想起了什么似的,痞笑道:“洛师弟,我可是给你忙乎了两个月了,这两个月不能白忙乎吧。”

洛凡笑道:“自然了。”

范安贵就眉开眼笑起来,对莫小言道:“宗门是不富余,不过简仙子有灵石啊,这么多练气修士都养得起,没道理就没有我的。”

“你帮简师妹还要灵石?”莫小言叫道,“那我刚刚也做你的陪练了,要不要也付我灵石?”

“二位,我这个训练场地可还要使用,外边还有好多修士等着练习的,这个争论,咱等到休息的时候再说?”洛凡急忙在中间协调。

休息之前,洛凡先和范安贵道:“范师兄,你要是切磋,先和莫仙子说好的,咱们天道宗的法器可比不上yào王谷的大小姐,就算你自己可以修复法器,也要材料不是?切磋是切磋,不能升级为战斗。”

转头又对莫小言道:“莫师姐,范师兄虽然是炼器堂堂主的公子,手里的灵石也并不比我洛凡多,他的飞剑毁了,可还要自己重新祭炼,要是再这么与莫师姐切磋几次,等范师兄回到宗门的时候,就是两手空空的了。”

莫小言不如范安贵好劝,闻言眉毛一竖就道:“那就两手空空地让他回去,我看到他就讨厌。”

洛凡就苦着脸道:“这怎么能成,少不得我和简师妹说说,让简师妹补贴范师兄了,怎么说也在这里忙了两个月,功劳苦劳全都有。”

莫小言就舍不得简若尘拿出灵石里,不高兴地道:“这么点小事你这个做师兄的也要找师妹,大不了明天我也和他比法术,不动用法器好了,能到我把他逼出护体灵盾,就收手。”

这,勉强算作皆大欢喜了,范安贵败了两场,晚上自顾要了两个时辰的休息,专门琢磨不同属xìng之间法术的对应,等到白天的时候,对练气修士的逼迫也开始很起来,就好像另一个洛凡,让练气修士叫苦不迭。

而训练一结束,不等他找上莫小言,莫小言就先找上他,居高临下般说这次只动用法术不动用法器。

这正中范安贵下怀,他琢磨了一个晚上了,正要再尝试。

范安贵琢磨了,莫小言也没有闲着,她本来就冰雪聪明,想法还多,和范安贵jiāo手一次也知道范安贵的实力了,一出手,便又是压着范安贵打。

这一次更快,一盏茶的时间,范安贵就不得不祭出护体灵盾,而此刻,他的灵力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消耗。

然后,他二人就杠上了,范安贵不断思考怎么变化法术,甚至去和洛凡请教若是从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不是放不下身份,而是修士之间,哪怕极为熟悉了,甚至是传功弟子,也不会将自己的本事倾囊相授的。

但洛凡是不同的,对那些练气弟子尚且如此,何况是他,果然,洛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