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4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范安贵一眼,范安贵便想起了之前的赌注,道:“那我就再多留几天莫大小姐,我害你输了赌注,这几天我就全为你效劳了,算作赔不是了,如何?”

莫小言是不想让范安贵陪着的,可简若尘要闭关,洛凡也要忙,她瞧着碧云谷这里的事情还觉得好玩,才勉强点点头。

“大聚会结束了,现在该我们四人的小聚会了吧,”简若尘道:“洛师兄,接下来怎么安排?”

“啊?还有?”洛凡吃了一惊。

“不是应该还有一场吗?”简若尘只知道她手下那拨人有时候会换三个场地的,但通常吃完饭不是该唱歌去吗?

这里虽然没有歌厅啥的,可不代表修士一个个全是清心寡yù的,她就不信修士们就没有歌舞升平的时候。

洛凡眼珠子一转,就转向了范安贵:“范师兄,前一场是我安排的,给简师妹庆贺筑基,后一场该你了吧。”

范安贵看着面前三双眼睛道:“怎么是我?”

“三公子,你这个三公子的称谓不是假的吧,就你这时时都是纨绔的做派,连个简单的庆贺都撑不起来?”简若尘不相信道。

“我纨绔是在宗门里啊,这里我纨绔谁去?这里有歌者吗?有舞者吗?”范安贵叫道。

简若尘和洛凡互看一眼,都摇摇头。

后一场就变成了四人的对饮,纯粹的谈天说地,话题自然还是围绕着筑基之后应该注意的各种问题,然后就展开来。

范安贵好像不经意提起洛凡和简若尘对修炼的理念,对他们二人有许多共同点表示惊讶,也点评这次和洛凡的切磋,直言,若是到结丹境界上,洛凡这般理念未必行得通。

不过洛凡和简若尘的意思,也就是暂时训练出能越级挑战一层的练气修士,对未来还没有考虑那么多。

真正要算起来,洛凡和简若尘的这般合作,也就只能他们二人才会如此的,而这些修士和凡人真要全都训练出来,最后会发生什么,也都不在意料之中。

这个世界的忠诚,很大程度依靠契约,还有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的震慑,也许,简若尘和洛凡在玩火自焚。

月到正中,他们也撤了酒席,不论喝下了多少灵酒,灵力运转,很快就将酒意驱散,范安贵和洛凡回到小楼修士,简若尘和莫小言离开碧云谷回莫小言的住处,两人踏着月光而行,衣袂翩跹。

“我输了,你要我答应你什么?”在山谷入口,莫小言忽然问道。

第271章 再败一场

“我输了,你要我答应你什么?”在山谷入口,莫小言忽然问道。

简若尘脚步迟缓了下,接着向前走去:“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和你说。”

莫小言的面庞在月光下清晰地露出疑问,但简若尘向前走着,并没有看清。

接下来四五天时间,简若尘都在莫小言的洞府内闭关,梳理进阶的灵力,控制灵力的释放,熟悉外放的神识,并不知道在她接下来闭关的这几天,碧云谷内,莫小言和范安贵差点发展成见面必要jiāo手的仇人。

莫小言在第二天如约去碧云谷做陪练,开始还好,可莫小言与陪练的练气修士打了几场之后,范安贵就手痒了。

他和洛凡前一日的法术切磋几乎是一边倒地被压着打,表面上他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实际上,从独处之后,他就开始回忆这次切磋,从洛凡出手开始,除了水系法术,还有什么法术可以应对。

这一回忆,他便明白了自己的问题,其一就是,在与洛凡的jiāo手中,从最开始他就犯了一个错误,轻敌。

习惯上,修士在法术攻击的时候不会全力施发的,都要给自己留有后手,而他既然已经是筑基中期了,与筑基初期修士jiāo手的时候,更是习惯上的保留了灵力,还有就是,觉得他修为既然高出洛凡一个层次,自然无须全力。

便想起洛凡在训练那些修士的时候,几乎不留情面,上来就要压榨出修士们的全部实力,这次切磋,表面上洛凡对灵力的控制也是游刃有余,但出于这一段时间对洛凡的了解,便知道洛凡将灵力控制在一个微妙的程度。

这个程度就是,恰好可以超越他一筹。

这么一想,心里就一惊,他自忖对洛凡了解颇多,却不知道,洛凡竟然也暗中了解了他许多。

而之后,洛凡完全压着他出手也就很好解释了,火属xìng灵根的修士,必然要钻研出怎么对抗水属xìng法术的打发,从洛凡训练这些练气修士的手段上就知道,训练修士尚且如此不留手,实战上,他怎么可能不尽心专研呢。

这么一想,范安贵差点生出一身冷汗来,如果以后他的对手们个个如洛凡这般,别说同级修士,就是差一级修士,也有可能不露声色地打败他。

想到接下来要被集中到皇城之内,想到所谓的兽潮已经侵袭过数次二级文明国家,范安贵忽然无比庆幸自己遇到了洛凡,更是庆幸有机会和洛凡jiāo手。

对于这一场公开的被当做教学的失败,范安贵并无怨言,他能猜想到洛凡这么做的深意,不仅仅是为要战胜自己,也不仅仅是要给那些练气修士一个示范,而是给自己一个提点,还有给简若尘的。

这,大约就是为自己尽心尽力快两个月的报酬,而这个报酬,远超过他的付出。

范安贵从记事这百年多来,就生活在重压之下他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的出生,她的母亲不得离开黑暗静室一步,他被拒绝探视他的母亲;

他的父亲,恨不得食其ròu啖其骨,他能活下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极快地进阶,得到天道宗宗主之位,好能进入到天道宗宗主才能进入的密室里,找寻能够解救他母亲的灵yào;

他的姐姐,早已经过了待嫁的年龄,还终日闭关提升修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遇到个元婴修士好嫁过去,为母亲换得灵yào。

他不得不在所有人面前隐藏内心的想法,不得不表露出另外一个形象来,既是迷惑别人,也是迷惑自己,也从来没有人真正要关心提点他什么,不带有任何目的的。

这次离开宗门跟着简若尘到这里来,他所为的只是离开宗门,并非真正地做到了尽心尽力,但却收获了最意外的关心。

这一夜,范安贵都是在思索中度过的,后半夜的思索,便是在法术对抗上。

如此,在莫小言也参与了几场法术指点之后,就言词挑衅起来,气得莫小言当下就要和他动手。

莫小言是筑基后期修为,实力上本来就压范安贵一筹,范安贵挑衅成功,出手也不容情,二人当下就在地下训练场地大打出手。

当天被安排在这里训练的就有左毅。

左毅既然能做到炼器堂的小管事,还受到了简若尘的重视,自然是八面玲珑之人,只看了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