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3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最蠢的做法,法术是术,任何法术便都有破解之术。

范安贵手指火弹弹起的刹那,洛凡十指指尖的火焰忽然凝集成极为细长的一束,仿佛是火焰凝结的火针,从指尖激shè而出。

范安贵“咦”了一声,这声音清晰地传到了阵法之外,而阵法之外的莫小言也正轻声地“啊”了一声,两个声音重合在一起之时,火针迎上了火弹。

“噗!”“噗!”几声轻响,火弹被火针穿透,灵力外泄下竟然zhà裂,化作朵朵火焰,一闪之下原地消失,而在这一过程中,洛凡再上前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缩短。

修士之间的战斗,除非需要手持法器的,或者是法器的攻击范围有一定距离的,哪里会如此步步紧逼,缩短彼此的距离,洛凡的做法,再一次勾起了所有人的疑惑。

火弹一灭,范安贵再次扬手,这一次直接推出了一片火海,熊熊燃烧,向洛凡推进。

二人之间的距离此刻也就四五十米,距离如此接近,火海仿佛直接就向洛凡笼罩过来。

这般的距离,才是真正的避无可避,除非是瞬移,否则修士的速度怎么能快过火海的推移。

惊呼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所有观战的人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更有人死死地攥了下拳头,恨不得将自己的灵力都借给洛凡。

惊呼声还没有停止,就转变成另一个带着欢喜的更大的惊呼,只见阵法之内的洛凡周身忽然燃起了橘色火焰,这火焰张牙舞爪地向外伸展着,护住其内洛凡的真身。

自身施发的灵火,在没有完全离体可以cāo控的范围内,是不会燃烧自身的,不但不会燃烧自身,还可以隔绝外来的火焰,前提条件,就是你自身的灵力充沛,能保证在火焰与火焰的对抗中,不先被对方的火焰燃尽。

这个道理每一个修士都懂,可真正用到战斗对抗中的却极少,除非是修为超过对方极大层次,但修为要有那么大的差异,也就无须这般了。

橘色火焰护住洛凡身体,也与洛凡一起穿过火海,阵法之外,可以清晰地看到洛凡身形从容而迅速,跨过火海之时,火焰微微减弱,露出他自信的笑容。

范安贵惊讶地看着这朵巨大的人形火焰,手掌一拍,狂风卷起,狂风之内,生出数道风刃,风刃席卷上前,他的人向后退了一大步。

且不说二人jiāo战从出手,就是洛凡一路压着范安贵,就单单是范安贵后退这一步,他已经可以说是落败了。

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被筑基初期修士压迫着打,还要后退,而双方的攻击还都只是法术,不动用法器和符。

法术攻击,纯是灵力攻击,只要修为高出一筹,便是有必胜的把握,但事实却是相反的,洛凡以逊于一层的法术,稳稳地占据了上风。

所有人的心理全是如此,哪怕是看到狂风之内的风刃,看到狂风将洛凡身上的火焰压迫到了身后。

风刃欺近洛凡,好像下一刻,就会将洛凡的身体割断成几段。

洛凡盯着风刃,视线也没有离开范安贵,他不退反进,就在风刃接近身体的那刻,右腿上前,身体一侧,风刃旋转地飞过他的身前,狂风卷起了他的长袍和长发,一缕长发被风刃割断,飘散在空中,长袍腰带飞扬,被另一个风刃轻轻切断。

可洛凡的眼眸都没有在断掉的长发和腰带上停留哪怕一点点的时间,身体倾侧上前的刹那,脚尖在地上一点,灵力流转,整个人还保持着侧身倾斜的姿势,便向范安贵滑行着飞了过去。

筑基修士就是不御剑也可以短暂飞行的,其实这般距离,就是练气修士也可以做到的,不是真的飞行,只是借助灵力流转的力道。

这一次,范安贵没有来得及施发出任何法术,并且犹豫了下,彻底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眨眼间,洛凡就贴近了范安贵。

二人轻微地一接触,洛凡便迅速后退,此刻,范安贵激发出的狂风和风刃还没有消失,而范安贵和所有观战的修士一样,怔住了。

第269章 理念渗透

接触的刹那之前,范安贵未必没有时间和机会再后退,但也就是刹那间的失神,让洛凡抓住了机会。

不论是范安贵主观没有动,还是他吃惊于洛凡的破解手法造成的客观原因,不论因为什么,结论就是,范安贵失败了。

“承让。”洛凡按照切磋的规矩,抱拳客气了一句。

范安贵这才缓过神来,挑眉道:“承让什么?我输了。”

洛凡笑了下,回头打开阵法,两人一起走出来,就见到大家赞叹的目光全望向洛凡。明明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碍于输了的范安贵在场,一句也不好说。

范安贵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气,他脸上半点不快都没有,只有懊恼,见简若尘和莫小言走过来,也没有避讳,对洛凡道:“你钻研了多久法术?”

简若尘和莫小言也正好走过来,其他人也没有散开。

范安贵问了这话,对简若尘和莫小言都点点头,继续看着洛凡,洛凡道:“从我知道有法术开始。”

范安贵不相信地摇摇头:“那也就四年时间,还有一年你是练气期。你平时还炼器,难道天灵根不用修炼,修为就自己提高?”

洛凡笑笑道:“当然不是,范师兄,这次你相信我的理念了吧。”

范安贵点头:“我以为都快两个月了,就是不能打败你,也至少是平手,我今天也轻敌了,想我比你修为高一层,就该让你个先手。”

莫小言就在一旁哼道:“筑基中期战胜不了筑基初期,亏你还好意思说轻敌。”

范安贵也不生气,道:“别说我啊,莫仙子,就洛师弟之前那几种破解方法,要是你,你能想到?我们是切磋对法术的掌控运用,又不是生死之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洛凡也解释道:“范师兄说得有道理,若不是只运用法术,我哪里是范师兄对手。”

简若尘在旁边笑着道:“三公子,你别怨莫小师姐不高兴,我和她打赌,她可是赌你赢的。”

范安贵惊讶了下,忽然正色向莫小言拱手道:“莫仙子,抱歉了。”

莫小言哼了一声,扭头不看范安贵。

简若尘圆场道:“三公子,莫小师姐输了赌注,有一半原因在你身上的,你最后怎么就怔那里了,其实你完全可以避开洛师兄的。”

莫小言虽然侧头,可显然也注意着简若尘,听到这话,自然也是竖起了耳朵,三人都看到了,脸上微笑,谁也不说破。

范安贵咳嗽了声,仿佛在掩饰他的尴尬,然后道:“我也是吃惊,洛师弟的胆子,呵呵,也太大了不是,风刃可是贴着他的头皮过的,还有。”

范安贵转向洛凡:“你完全可以再施发个法术,我不一定能躲过去的,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