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3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丹放在一边,她现在还有时间思考这粒筑基丹带来的弊端,但不知为何,本来很是平静的心里却先前了波澜,迟迟无法沉静。

带有莫小言精血的筑基丹,怎么会是这种呢?服用之后,随着筑基,这滴精血必然要沉入到她的身体内,经脉里,成为灵力的一部分,或者是单独进入到丹田内。

那么,这滴精血进入到她身体的最终目的呢?

是为了十年之后莫小言的结丹?

那自己呢?莫小言会通过这滴精血控制自己的身体?

想想,似乎是不可能的,一滴精血而已,怎么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那么是控制筑基的灵力?

如果简若尘只是一个单纯的练气修士,便不会了解何为筑基,可她的记忆中还有一个元婴修士的记忆,那个记忆里,那具身体是筑基过的,就等于简若尘已经有了一次的筑基经验。

自然就知道,筑基的过程,就是将身体内气态的灵力压缩成液态的过程,气态的灵力压缩成液态,灵力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并在这个变化过程中吸收压缩更多的灵气,形成稳固的基础。

这个过程与精血应该没有任何关系。

简若尘摇摇头,莫小言的脑袋里到底想些什么?就是将她的精血想办法让自己吞下?不会这么简单的。

简若尘在静室内思考,莫小言同样在静室之外琢磨,她不担心简若尘不会服下那粒筑基丹的,因为只要她想,在修为绝对压制的条件下,想要强迫简若尘的体内种上她的精血,是很容易的。

但她就是想要知道,简若尘会不会服下这粒精血。

她还是坐在外边,等待着简若尘的筑基,等待着周围的灵气发生改变。

静室内,简若尘终于平心静气下来,拿出木系中品灵石摆在聚灵阵的阵盘上,同时拿出一粒木系的筑基丹含在嘴里,阵法启动,木系灵力缓缓汇集,简若尘合上双目,运转木系功法。

静室之外,莫小言感觉到木系灵力开始汇集,微微惊讶了下,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简若尘会是木系灵根筑基。

他们日常制符,简若尘对火系水系符颇有简介,莫小言以为她筑基也会选择火系或者水系灵根。

这般想来,莫小言恍然,简若尘从未有当她面施发过任何法术,她竟然不知道她主修的是何系灵力。

木主生发,木亦生火,如此制作火系符也未为不可。

虽然这么想着,莫小言还是觉得她似乎忽略了什么。

木主生发,在筑基丹和聚灵阵的双重保险下,简若尘自然要选择从木系灵力开始筑基。

第262章 双系筑基

压缩灵力,对简若尘来说是轻车熟路了,练气期的每一次小的突破,其中都要经历三次灵力压缩,只不过每一次都没有如今的这般灵力庞大。

好在,简若尘具备了原本就不属于她的修炼经验,也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更主要的是,她还有用中品灵石布置的聚灵阵,还有足够的筑基丹。

庞大的灵力通过聚灵阵输送到阵法内,再被简若尘吸收到经脉,经脉内灵力不断充盈,而经脉似乎就是无底洞一般怎么也充盈不满。

聚灵阵吸收进来的灵力本来足够庞大了,更还有木系中品灵石内的灵力,但练气后期巅峰的经脉也已经被扩充到一个可观的程度,且简若尘的经脉,又比寻常练气后期巅峰修士的经脉还要宽阔。

灵气进入阵法的速度实在不足,中品灵石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可经脉内的灵力还没有扩充满,更不用说压缩,简若尘微微张开眼睛,扫视了下阵盘的灵石,嘴里稍微用力,筑基丹咬开,一股热流忽然流入腹中,还没有完全进入到腹内,就化作蓬勃的灵气,被木系功法牵入到经脉中。

简若尘高估了筑基丹的威力,这一枚筑基丹的灵力进入到经脉内,经脉只微微鼓胀,远没有达到饱和,但筑基丹的作用不仅仅是带去庞大的灵力,还能推动功法的运行。

庞大的木系灵力在经脉内几乎产生呼啸而过的后果,推动木系功法加速运行,加速吸收聚灵阵带来的木系灵气,聚灵阵吸收的灵气显然不足以供给疯狂运行的木系功法,阵盘上正中那枚中品灵石内的灵力,也在急剧向简若尘的身体内涌来。

简若尘心念一动,反手拿出莫小言给她的筑基丹,毫不犹豫地扔到嘴里,立刻,又是一股庞大的灵力补充到身体内,这一枚灵丹的灵力并不如上一枚筑基丹,但对于简若尘来说却是正好的。

无属xìng的灵力迅速与木系灵力融合在一起,经脉急速鼓胀起来,灵力疯狂运行的同时更加疯狂地冲击着经脉,而经脉也诞生出极为强大的力量,反过来压缩经脉内的灵力。

这是灵力与经脉之间的竞争,灵力膨胀的强度超过经脉,便会撑bào了经脉,整个身体也会zhà成碎片。

反过来,经脉只要将灵力压缩成功了,便完成了筑基的第一道过程,就看是谁最后成功的。

灵力流转中,经脉鼓胀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如果有其他筑基过的修士在场神识探查,怕是会吃惊这般鼓胀的经脉怎么还能保持住没有破损,充满弹xìng。

但在简若尘的眼里,这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筑基了,经脉的宽度必然要超过她筑基之前,而她在练气中期的时候,经脉宽度和韧xìng就已经达到了普通筑基修士的程度。

聚灵阵吸收来的灵气仍然不断充盈着经脉,经脉内的灵力却仍然在控制之中,直到达到了一个完全不可能的程度。

就在这时,简若尘才开始控制的经脉,开始缓缓压缩经脉内的灵力。

灵力每一次循环,经脉就压缩了一层,吸收的灵气再补充进来,便再一次被压缩,就好像是经脉在呼吸一般,之前吸收灵力的过程是吸,现在便是“呼”,只是这个呼,仍然是向内发力。

时间在压缩的过程中失去了意义,有的只是无休止的压缩。

莫小言还坐在外边,静室内简若尘的筑基已经进行三天了,木系灵力仍然源源不断涌进去,似乎筑基的所在是个无底洞一般。

木系灵气涌入开始,莫小言并没有觉得奇怪,然后是第一次灵气的疯狂被吸入,应该是简若尘服下了一粒筑基丹,可不久之后就是第二股灵气狂涌,莫小言便是知道,简若尘服下了她给她的那里筑基丹了。

她应该高兴的,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觉得怎样高兴。

普通的筑基两天也该结束了,可三天了,木系灵气还在涌入,莫小言从最初的平静转为惊讶,然后将之理解为五系灵根筑基的不易。

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简若尘这次木系灵根筑基,吸收的完全都是木系灵气,虽然也有其它系的灵气被卷入进去,但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既然是纯吸收木系灵气,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