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3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安贵之前的态度,范长利心里不由涌出怒气来,但是他强压下去了。

顾茜茜并没有看出来,提到了范安贵,她只是有些怅然道:“我还记得有安然之后,我还看顾了她很久,她小时候的模样还记得清晰,可是安贵,生下他后我就住到这里了,都不知道他的模样。”

“你想见他,我叫他来。”范长利又一次提出来。

“你知道我不会见他的,长利,我不想他负疚,不想他有心魔。”顾茜茜强调了句。

范长利点点头,没有作声。

“这几天我感觉好很多了,前一阵你拿给我的心法也好像有些用处,我想要闭个小关。”顾茜茜停了会道。

范长利的神色先是一喜,然后沉了下,却马上笑着道:“能有用就好,你放心,你闭关的时候我进来也不打扰你。”

“可能又要错开安心出关的时间了,等我这次出关,你把安心带来,好久没有看到她了。”

两个人又说些外边的事情,顾茜茜催促了,范长利才离开静室。

范长利回到书房,布上禁制之后,沉静的面容上才露出疲惫,坐在书桌后面。

他没有任何办法了,他这一生,已经凝婴无望,唯独盼望的是自己的双修道侣有朝一日能离开那个静室。

范安贵有一句话说对了,他没有求着他们生下他。可如果能时光倒流,他说什么也不会让茜茜生下他的。

那时候他们才都结丹不久,只有一个女儿,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儿子会彻底毁了顾茜茜的身体,灵根。

到现在范安贵和顾茜茜也不明白,范安贵何以会将顾茜茜体内的火灵根夺走,让她的水灵根忽然变异成冰灵根。

顾茜茜本来是水火双灵根,是最难修炼的一种双灵根。

水火相克,顾茜茜自然要专注修炼水灵根,引气入体、筑基、结丹都是修炼的水系灵力,火系灵力被压制得死死的,如果不是怀孕生养,他们几乎都忘记了顾茜茜还有一条火灵根。

因为怀孕,顾茜茜放弃了一段时间的修炼,被压制的火灵根便慢慢地显示出来,这在上一次怀孕的时候出现过,谁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听之任之。

可渐渐的,顾茜茜却感觉到身体出现了变化,本来该冷热均衡的身体,开始渐渐发冷。

修士对身体的变化都是敏感的,怀孕之后更是注意,顾茜茜探查自己后竟然发现,她体内的火属xìng正在渐渐减弱。

虽然被压制,被水灵根克制,但火属xìng灵根一直都在,一直都保持着完整,可现在,竟然开始减弱,而随着火属xìng的减弱,水属xìng无须再压制火灵根,竟然开始躁动兴奋起来。

这是发生在身体内,不受其控制的一幕,顾茜茜惊讶之后,更是发现,减弱的这部分灵根,正在转移到腹中的胎儿内。

这般情况范长利也没有遇见过,当下几乎翻遍了藏书阁内有关的书籍,可是书籍里也没有任何记载。

最好的办法是终结受孕,可不论是范长利还是顾茜茜都舍不得,他们虽然有了一个女儿,可还没有儿子,且这个儿子如果不要了,他们就再也不能再要孩子了。

结丹之后生子,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且这个孩子在胎儿时期就已经确定了会有灵根,他们怎么也放弃不下。

火属xìng日渐稀少,水属xìng日渐增加,却因为火属xìng缺失打破了平衡,水属xìng竟然再向更冰寒的冰属xìng发展,而终于,在生产之时,这个平衡彻底被打破,顾茜茜身体的火属xìng灵根彻底消失,水属xìng灵根变异成冰灵根。

且因为生产,顾茜茜无法动用灵力,生产之后,灵力彻底不受控制反噬,身体几乎被变异的冰系灵力冻住。

顾茜茜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自己的儿子一眼,就被护在了这个本来是范长利的炼器静室内,依靠地火的热量,来平衡体内的冰冷。

如果顾茜茜体内原本就没有火灵根,原本就是水灵根或者变异冰灵根,是不会这样的,但就因为灵根的忽然缺失,造成她体内失衡,她和范长利都说不出来为什么,但就是身体完全承受不住这股冰寒的气息。

只要离开地火范围,ròu体很快就要被冻僵,越是运行灵力,冻僵的速度就越快,不得已,就在这地火静室,一呆就是百年。

因为范安贵的出生,才让顾茜茜的身体受到了重创,他怎么能喜欢得起来?所以从小,他对范安贵就是漠然,直到他想到了主意,想到如果范安贵能凝结元婴。

凝婴修士,据说可重塑ròu身,也只有凝婴修士可能有望让顾茜茜能离开地火,而之后,他便开始着手控制范安贵的人生。

范安贵配合了一段时间,可在他筑基之后,范长利就发现他对范安贵的控制在一点点失控,他要范安贵做的是洒脱不羁,范安贵却做成了纨绔子弟,在他注意到这点之后,范安贵已经完全完成了形象转变。

没有一个宗门的宗主会是一个纨绔的,他就是这么不动声色地一点一点毁灭他的计划。

第259章 同行一路

还是赵春秋的宝船,不过宝船上的成员很奇怪,看着根本不该匹配到一条宝船上的几人,赵春秋的神色都很复杂。

简若尘左边是莫小言,右边是范安贵,这两个人一个越过简若尘瞪着眼睛望着对方,脸上全是厌烦;一个满脸不在乎地斜着眼睛,神情可恶。

莫小言回到yào王谷是应该的,莫小言黏糊着简若尘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可天道宗的三公子跟过来做什么?简若尘怎么就容许这么位声名狼藉的修士跟在身边?

船舷一边还站着两位,练气的那位叫做左毅的还算正常点,上了船就老实地呆着,可另一个浑身都是ròu疙瘩的凡人小子,哪里像个凡人了?

若不是范安贵拎着他的脖领子扔到左毅一边,就能像条狼狗似的守着简若尘了,就这样,还瞪着眼睛,时刻准备着简若尘一个眼神就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

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凡人啊,飞蛾扑火准备着?

还有船舷另一侧的洛凡,你说一个天灵根的筑基修士不老实地呆在宗门内修炼,也跟着出来晃什么呢?还风淡云轻的样子,好像不将简若尘周遭看在眼里……也确实没有看在眼里。

啊对,他还带着一个练气后期的修士,显然是杂役的身份,毕恭毕敬的这船上也就这么一个毕恭毕敬的修士了。

还有在漩涡中的简若尘,仿佛习惯了似的,熟视无睹,还能顶着赵春秋的视线不时左右说上两句,连赵春秋都不得不在心里说句佩服。

冷眼瞧着,越来就越看出来这些人的不一样了,看来看去,莫小言竟然不能占上风,更觉得诧异。

莫小言,yào王谷的大小姐,平时做事是有点喜欢作弄人,但是在正经场合大事上,还从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