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2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安贵得意洋洋地给自己抹黑,顺便也抹一下莫小言。

“三公子也知道自己名声在外,就敢留在简师侄院子内一夜不归,三公子自己名声不要就不要了,简师侄的名声可还要。”莫小言狠狠地讥讽了范安贵一句。

范安贵愕然了下,莫小言这话让他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是没有在意自己名声的,也就忽略了简若尘需要在意,就有些抱歉地看了简若尘一眼。

“莫小前辈,我要去炼器堂打铁,好久没有活动身体,都有些僵硬了,然后我再回来和你讨论下上次我们研究的符。”简若尘打断二人之间的风起云涌。

“我还没有看过你打铁,我和你一起去。”莫小言道。

简若尘略有抱歉似的拒绝道:“莫小前辈,虽然是外门的炼器堂,没有内门前辈允许,也不好请你去的,你一夜没有休息了,先休息下好吗,一个时辰之后我就回来的。”

莫小言虽然不情愿,也知道简若尘说的是实言,想到范安贵可以跟着,就很是生气。

“我昨晚还有个想法,等我回来和你说。”简若尘又安抚了一句,莫小言想到她接下来有一整天的时间和简若尘在一起,勉强点点头。

范安贵还是一点也不掩饰得意的和简若尘一起离开,出了院门,更是变本加厉起来,简若尘都有些受不住了。

“三公子,莫仙子像个孩子,你至于也这么样嘛。”简若尘真是哭笑不得。

“至于啊,我对外就是这么样的么,要时刻保持我本色。”范安贵咳嗽了声,小声接着道:“你不介意吧。”

“我介意什么。”简若尘摇摇头。

“你这个女修真和别人不一样。”范安贵总结了句。

简若尘没有理睬。

第254章 怎么做师叔的

就三天时间,简若尘却觉得比在大比内一个月还要累,心累。

范安贵和莫小言真是一对,在第N次看着他两人要在她面前分出谁更受宠之后,她嘴角都抽搐了。

至于嘛,尤其是范安贵,惹莫小言生气很好玩?

一想到范安贵还要跟到yào王谷里去,她真是后悔当初没有拒绝他,她也没有想到范安贵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她现在既不能背着莫小言和范安贵在一起,也不能撇开范安贵和莫小言单独在一起,也不知道莫小言找了谁,外门所有地方,只要简若尘能进去的,莫小言都可以大张旗鼓进去。

于是,简若尘想要和莫小言一起进入静室讨论制符,也被范安贵理直气壮地拦住了,理由就是,要说制符,他三公子要比简若尘和莫小言加起来还强。

确实,三公子虽然是炼器堂堂主的公子,在炼器堂呆的时间却不如制符堂时间长,用范安贵的话来说,作为一个纨绔子弟,必然要样样通而不用样样精。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个怪现象,除非简若尘回到房间闭关,不然,三个人就要时时在一起。

累,绝对心累。

等到洛凡来找简若尘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样子,简若尘躲在静室内修炼,客厅里范安贵和莫小言一人布着一个禁制互不打扰地制符。

洛凡站在客厅的门口,几乎以为他进错了地方,简若尘的小院虽然不大,在外门也算是难得了,不至于连几间静室都布置不出来吧。

就算只有一间静室,那客房也不少啊,至于两个筑基修士要在一个客厅里分别布置上禁制,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洛凡站了一会,还没有决定好是避开这两位找简若尘,还是先到院子里冷静冷静,这两人就都看到了洛凡,一先一后撤下禁制。

莫小言对洛凡的印象也很好,她还记得上次在宝船内洛凡讲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洛凡上前见礼,客气了几句,再与范安贵见礼,奇怪地问道:“范师兄、莫师姐,你们这是做什么?”

范安贵抬手指尖按按鼻尖,难得的有些难为情,他和莫小言在这里争没有意义的高低,没有外人,倒也不觉如何,被简若尘看到了,也不觉什么,可是在洛凡面前,就有些不自在了。

洛凡看看范安贵难得一见的赫然,又疑惑地瞧着莫小言,莫小言就扬扬头,哼了一声,不客气地教训道:“你还是简师侄的师叔吗?你师侄都被人欺负到住的地方了,也没有见你过问来,还得我这个外宗的人来给她撑腰。”

洛凡诧异了下,扭头看看范安贵,范安贵欺负简若尘?就他所知,哪一个想要欺负简若尘的都得不了好下场,瞧范安贵安安稳稳的样子,不像做出什么惹怒了简若尘事情的人。

“你也是啊,你和简仙子一起进入宗门的,你怎么进了内门,就不管外门的师侄了?外人都登堂入室了,你才过来?”范安贵也道。

洛凡眨眨眼睛,什么情况?登堂入室,范安贵是在说他自己?怎么看,这个词也用不到莫小言身上吧。

莫小言哈哈笑起来:“听到没有洛道友,都登堂入室了差点。”

范安贵瞪了莫小言一眼,终究也觉得这个词用在莫小言身上没有用在他身上合适,虽然,他就是这么认为莫小言的。

“抱歉啊,简师侄呢?”洛凡决定忽略他们的话,直接问正事。

“你找简仙子做什么?”

“你找简师侄做什么?”

两个人同时警惕地问道。

洛凡莫名其妙地看看他们。

“洛师叔,你过来了啊。”简若尘终于出现了,解救了洛凡。

洛凡“啊”了一声,然后道:“简师侄,这是……”他看看范安贵和莫小言道。

简若尘耸耸肩,做个无可奈何的动作,洛凡眨眨眼睛,还是觉得他看到的匪夷所思。

“三公子要和我们一起回yào王谷,帮我指点那些练气弟子。”简若尘直截了当地道。

“哦……嗯?”洛凡觉得从进到简若尘的院子里,除了吃惊就没有其它事情了。

“我们?洛师弟也要去?”范安贵眯了眯眼睛。

“哦……是。”洛凡莫名觉得他拉了仇恨,“我就是来问问简师侄什么时候走?”

“你也去?”

“还有你?”

又是范安贵和莫小言同时叫道。

“我说,你们两位多少有点前辈的样子吧,不说筑基前辈,年纪也都一百好几了啊。”简若尘无可奈何地道。

洛凡的视线重新回到简若尘身上,带着疑问。

简若尘叹口气道:“就是你看到的听到的,两位前辈都怕我受了对方的委屈,就这么守着我好几天了。”

洛凡看看简若尘,想象了下这几天简若尘这里的状态,再想起进来之前一幕,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莫师姐、范师兄,你们二位从哪里能看出来简师侄会受委屈了?”洛凡终于问道。

范安贵可算是有个台阶了,“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