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2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作为自己修炼的目标,但,为了活着而活着,就真的是穷尽一生要做的事情吗?”

简若尘看着范安贵,并没有注意到内室的意见房门无声地打开,莫小言悄无声息走出来一步,然后又站下。

“怎么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活着,注定要做很多事情。”范安贵摇头道。

“举个例子?”简若尘问道。

“比如说制符,我知道简仙子也专研制符,简仙子不是没有想过成为高级制符师,甚至能制作出极品符吧。”范安贵道。

简若尘点头:“自然想过,那么,成为高级制符师之后呢?”

范安贵一副鄙夷的神情:“自然制作符,换得珍贵的灵丹、修炼材料,提升修为。”

简若尘笑着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可以……”范安贵忽然住口。

“然后就再提升制符高度,换来更珍贵的灵丹、修炼材料,再提升修为、实力,从结丹到元婴,甚至再更进一层,到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高度,可我只是想要知道,再然后呢?”

简若尘停顿了下,见到左毅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有不敢chā言的样子,便侧头道:“左道友,你觉得呢?”

左毅道:“修炼无止境,提高修为,增加寿元,这不是应该的吗?”

“循环往复,无穷无尽?”简若尘反问一句。

左毅怔住,他觉得简若尘说的并不是他想要表达的,可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

范安贵道:“那你呢?你所说的质量又是什么?”

“如果修士可以拥有无尽的寿元,那便无所谓质量、数量的说法了,但至少在我们现在的认知里,每个修士的寿元都是有数的,还要在有数的寿元内,去做一些必不可少要做的事情。

那么,我以为,在余下的可以由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内,便是要做些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可以在寿元结束甚至突然结束的时候,能够安心对自己说,无愧于这一次的生命。”

范安贵沉默了一会道:“无愧于自己吗?”

“这,每个人的理解自然又都不一样了,这和每个人生活的经历、环境不同而不同,也和每个人所站的高度不同而不同,就比如我刚刚所说的这些,是我对生命质量与数量的看法,但这也只是我的看法。

如果,我将我的想法强加在人的身上,让一个渴望数量生命的人一定要服从质量生命,他必然要暴跳如雷,认为我是在剥夺他的生命。

所以,每个人的看法不同,我们都应该尊重不同人对生命不同的理解,只要快乐了,甚至不是快乐而是满足了,在不危害他人的基础上,便也无须强求改变。”

范安贵听着,冷笑一声道:“这么说,简仙子为了生命中所谓的质量,宁愿放弃生命的数量了?”

站在外面的莫小言也不由上前了一步,好像生怕漏掉了简若尘的回答般。

简若尘神态安详,平静地道:“在二者只能选其一的情况下。”

说着就笑起来:“不过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也并不赞成大家都和我一样。”

范安贵沉默了一会,忽然一歪头,向内室方向道:“莫仙子,你认为呢?”

莫小言也正在暗暗想简若尘这话喻指什么,被范安贵忽然喊到名字,微微不快,沉着脸就走出去。

简若尘听到莫小言的名字,就已经站起来,上前几步,正好在客厅门口迎上莫小言,笑道:“莫小前辈。”

莫小言却盯着简若尘,一步一步走进客厅,仿佛没有看到客厅里还有两人,自顾坐下,视线还是没有离开简若尘。

“莫仙子也听了多时了,对简仙子的话,可是赞成?”范安贵追问了一句。

莫小言转头,看着范安贵道:“简师侄说了,她是个人想法,也没有想别人赞同,三公子问这话,多余了吧。”

第251章 护卫

莫小言一开口,就怼了范安贵一句,左毅心惊胆战地听着他早就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自觉地退后了几步站着。

三公子的脾气,真要是bào发起来,别人吃得消吃不消他不知道,他是说什么也不想被累及的,只是他今天是被三公子喊到这里的,没有三公子发话,不敢离开。

他努力地往下首站着,眼观鼻鼻观心,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莫仙子在门口站了多时了,不会对简仙子的话没有一点看法吧,避而不谈,可是对此看法有什么难言之隐?哦,是了,莫仙子一路追随简仙子,这半年简直形影不离,呵呵,难怪简仙子有什么质量和数量的说法。”

范安贵说到这里,坏笑了下,先前出现在眼眸深处的疾风暴雨全都不见了,替代以调笑。

“呵呵,简仙子明明很有修炼潜质的,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能筑基,那结丹的时间也不会超过百年,啊呀,怎么会那么久,三十年足以,却现在就考虑什么质量和数量,嗯……”

范安贵的坏笑转为了真正的惊讶,探究地看了简若尘一眼,又怀疑地看看莫小言。

简若尘的心不可避免地轻微躁动了下,这个男人竟然有如此敏锐的意识,谈笑间竟然几乎要涉及到了真相。一时,她竟然不知道该要做出何反应。

莫小言的城府可没有简若尘深,她狠狠地瞪了范安贵一眼,反手就抓住简若尘的手腕:“你跟我进去。”竟然丝毫不顾及范安贵在场,就要拉着简若尘进入内室。

眼前一花,范安贵已经站在了莫小言和简若尘身前,眼神忽的就凛冽起来,“莫仙子在我天道宗内,竟然就如此大张旗鼓地威胁人,哼哼,莫仙子以为,天道宗真的没有人了?连自家的练气弟子都护不住了?”

范安贵的表情还是那么吊儿郎当,可眼神里却shè出怒火来,也就是还稍微顾忌下莫小言的身份,换做其他人,怕是话都懒得多说一句就会动手。

简若尘和莫小言全都呀然了下,莫小言忽然转头看着简若尘,那眼神恨不得要将简若尘吃到肚子里,简若尘是不在意他人目光的,可也竟然在莫小言的视线下不由有些心虚。

她安抚地用另一只手拍拍莫小言抓着她的手背,这一刻完全忘记了彼此修为的差距,却也没有忽视范安贵看到她的动作时和她不相上下的惊讶。

“三公子误会了,莫小前辈大约是想要问我些事情,心急了些。”说着再拍拍莫小言的手,温和地看着莫小言。

两个人的视线全落在简若尘脸上,莫小言眼睛里的火气好像得到了忍耐,可她仍然固执地抿着嘴。

简若尘笑笑,然后看着范安贵道:“三公子,莫小前辈远来是客。”

这话虽然是微笑着劝慰的说着,却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范安贵无声地让开了路,莫小言几乎是粗鲁地抓着简若尘上前,简若尘好像全没有觉察